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94章 人赃并获

时间:2018-01-16作者:路人家

    “掌柜的,来瞧瞧咱这些东西,能当多少?”面容凶悍的曲平走进纪家当铺,便冲柜台那边喊了一声。同时,跟着他一起进来的两名同伴便把那从马车上卸下的大木箱子搁到边上的桌子上,让还算结实的桌子都摇晃了一下。

    听到招呼,刘朝奉和两名伙计就赶忙迎了出来。一看这几位的模样,就知道不是好招惹的,所以他们的态度很是友善,不像对上一般客人般给人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看官要当的是什么东西?”

    “东西可不少,就看你们出得起什么价了。而且全是死当,咱也不打算再拿回去了。”曲平说着便一把掀起了箱盖,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刘朝奉的脸上本来还有些讨好似的笑着,可是当其目光落到那几件东西上时,脸上的肌肉就是一僵:“这些……”

    “怎么,这几件宝物还都不错吧?你给个数吧,要是合适,东西就是你们当铺的了。”曲平大咧咧地说道:“别磨蹭,咱们兄弟还有别的事儿忙呢。”

    “是是是,不过可否容小老儿先看看这些货物的成色再估价?”刘朝奉到底是有些见识阅历之人,很快就镇定下来,轻声问道。

    “你看便是,不过可别看花了眼把宝贝给磕坏了。”曲平点头道。

    刘朝奉赶紧凑上了一些,伸手抓过一件通体晶莹,几乎看不到半点瑕疵的玉雕仔细地打量了起来。这是雕的太白醉酒的形象,无论刀工还是材质,都是极上等的存在,李太白的神情动作看着都是那么的栩栩如生,算得上一件珍品了。

    不过刘朝奉的眼里除了欣赏之色外,却还包含了几许的惊忧。因为他已看出来了,那箱子里的几件东西,赫然都是前两日徐承宗交给他的纸上所罗列的失窃之物。现在看了这太白醉酒的玉雕后,他便越发肯定自己的判断了。

    可是看这几位可都不是善茬,一旦真动手拿人,恐怕自己这小当铺又得遭殃了。另外,更叫刘朝奉感到心惊的是,从对方的举止间,他甚至能看出曲平不像是寻常百姓,竟有官府中人的模样,如此一来事情就更加难为了。

    正当他犹豫间,曲平再次开口:“如何?这玉雕看着不赖吧?要不是老子几个缺钱,也不会便宜你们当铺了,赶紧开个价吧。”

    “五百两,这玉雕我们当铺就收下了。”最终,刘朝奉还是稳住了心神说道。

    “什么?你这是在欺我不懂这些门道么?五百两就想拿下这么大一座玉雕?”曲平顿时把脸一沉怒道。他身边三名同伴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开始不怀好意地盯着刘朝奉,似乎随时有翻脸动手的意思。

    刘朝奉心里打鼓,口中却道:“客官有所不知,这玉雕虽然不凡,但因为雕的只是太白醉酒,所以价值便要逊上不少了。若雕的是观音或是佛陀,就是一千两小老儿也是肯出的。可这太白,恐怕真卖不太出去。”他到底是多年的当铺老朝奉,论起贬低货物的价值来,那真是一把好手了。

    曲平对这门道也是不熟的,听他这么道来,倒也信了几分。确实,他见过一些玉雕,但也都是神佛之类的,从未有这等以诗人为人物的雕塑。

    沉吟片刻,曲平终于点头:“罢了,就当交你个朋友,那其他的呢?若是别的依然不能让我满意,哼哼!”

    好家伙,这位还是真跋扈得够可以的,拿东西来当铺典当,居然反过来威胁起对方来了。但刘朝奉他们却不敢回嘴,只能唯唯称是,然后把箱子里的几件东西都一一取出来过目,评断其价值。

    而在看了几件之后,刘朝奉又给身后的小李打了个眼色,后者会意,悄悄地退往一边,去了后面。对此,曲平几个也没太当回子事儿,他们可不认为在此地会出什么差错。

    刘朝奉继续提着小心,凭着自己多年的经验和面前的几人做着讨价还价的事情,其目的自然就是为了稳住他们几个了。不过为了不吃眼前亏,这回刘朝奉给的价却比以往要高上不少,这也就让曲平几个感到满意了。

    箱子里共放了八件宝物,在其一一验看之后,都给了个不错的价格,加一起,竟足有五千三百两之多,虽然若是真能脱手的话,这几件能给当铺带来成倍的收益,但这已让当铺比以往多给出三成叫价了。

    听到这个数字后,曲平几个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来:“那就成交,一手交钱,一手提货。”说着,他还拍了拍身边的箱子。

    “那且等小老儿去后面取了银票来。”刘朝奉有些可惜地看了那箱子一眼。要是这桩买卖真能做成,倒能让当铺赚上一笔,只可惜这些东西全被官府的人给盯上了。

    就在他退回到柜台里面后,阿虎从侧门走了进来,目光在几人身上一扫道:“几位,你们的事发了,跟我去县衙说说吧。”说话间,便踏上了一步。

    “嗯?”曲平几个先是一愣,随即便明白了过来,顿时就脸色一变,唰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你是什么人?”

    “你们这些都是贼赃,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跟我去大兴县衙,也免得吃苦头。”阿虎依然是一副轻描淡写的模样,但步子却不见停,已迅速逼了上去。

    “娘的,县衙的人也敢招惹咱们!”一名壮汉见此,终于忍不住了,骂了一声后,便一个箭步冲来,挥拳便轰向阿虎的面门。

    阿虎见此面露不屑的笑容,连步子都没停,只一偏身,便已让过对方迎面一拳,同时身子骤然发力向前一靠,狠狠地撞在了对方因为出拳攻击而中门大开的前胸处。

    那壮汉当即一声闷哼,身子便被这一下撞得向后退去,最后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半天起不得身。

    与此同时,另两名壮汉也已扑杀过来,不知什么时候,他们手里已多了两把短刀,吞吐间,闪烁着叫人心悸的寒芒。同时他们的口中还叫嚣道:“小小的大兴县衙也敢管老子的事情,我看你是活腻歪了!”

    看着直刺向自己胸前要害的短刃,阿虎也不见半点慌乱,甚至都不见躲闪的,只见他双手突然挥出,在一片寒光中就叼住了那两只握刀的手,然后就在面前二人急忙用力回拉,想要抽回拿刀的手时,突然改握为推,把两条壮汉都给推得横跌了出去。

    曲平一直都坐在那儿,直到见三名同伴都被来人打倒,他才缓缓起身,同时眼睛也眯了起来:“借力打力,你是武当内家拳的传人?”

    阿虎一笑:“好说,不过是雕虫小技罢了,还请你们随我去大兴县衙走一趟。”

    “你可知道我们到底是什么身份,就敢拿我们去县衙领功?”曲平不屑地一笑,同时手一抖,一件东西便已飞射阿虎。

    阿虎依旧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伸手一抓,便把东西抓到手里。但随即,他的脸色就是微微一变,因为他认出了手里到底是什么东西,居然是一块腰牌,上面赫然刻了“锦衣卫千户,曲平”的字样。

    “你是锦衣卫的人?”阿虎又打量了那腰牌几眼,确认其不是伪造的。

    “这天下间还没有人敢伪冒我锦衣卫的人。现在你还想拿我们去大兴县么?”看出其举动的目的,曲平又问了一句。

    “我领下的命令就是将你们拿下,其他的一概不问!”不想阿虎却给出了出乎对方意料的回答。声音一落,人已再次靠了上去。

    曲平脸上的笑容顿时变作了勃然的怒意,当即喝了一声:“找死!”便已把随身的一口短刀给抽在了手中,然后迅速扑上,一刀斫向阿虎的面门。

    阿虎只一偏头,再伸手一架,便挡下了这气势十足的一刀。同时脚上发力向前一跨,直撞对方的膝盖。

    砰的一下,曲平被他撞了个趔趄,只好先往后退去,脸色却终于变得有些不安起来。眼前此人看着平淡,但身手却是高得叫人心里发寒,这么个会内家拳的高手怎么会为大兴县办事?

    但此时却不是细想这些的时候了,曲平当即大喝一声:“一起上!”便再次狠狠扑上。同时,另外三人也从刚才的扑跌中站起身来,也抽刀在手,恶狠狠地围杀过来。刀光闪处,都是照着阿虎的要害招呼过去的。

    就在这时,当铺大门被人一下就撞了开来,一条人影飞快扑上,砰地一下就撞在了刚挥刀砍向阿虎胸口的那名壮汉的前胸,将他撞得动作一顿。

    然后,紧跟着又是一人扑来,寒光一闪,一刀便砍在了他的脖子侧面,将他打得立扑在地。

    “什么人,竟敢伤我锦衣卫!”曲平等几人见状,顿时大怒,暴吼道。随即,他们才看清楚,那撞进来的,正是自己留在外面的兄弟,而中刀的也只是昏厥过去,并无鲜血喷出,原来对方是拿刀背砍的人。

    而这个砸人扑击的,正是林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