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83章 结案之后(上)

时间:2018-01-09作者:路人家

    一起案子让两名朝臣和一个世袭的伯爵抵罪,虽然有数十条无辜的性命因此丧生,但百姓们对此却还是颇为欢欣鼓舞的。要知道在如今这个时代,想要定一个官员的罪可不容易,更别说定一名伯爵的命了。

    只此结果,就足以让百姓们称颂天子英明,认为大明如今确实不愧盛世之名,光秉公而断这一点就不比任何一个朝代要差了。为此,不少人对揭发此案的大兴县令陆缜也是广为颂扬,差些要把他捧作前朝包公、狄公一样的人物了。

    只是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所颂扬的对象如今却觉着十分憋闷,因为他明明看出了事情另有问题,却因身在官场而无能为力。这种情绪直到再次登门拜访胡濙时依然能明显地看出来。

    因为之前的交往,陆缜在胡府早已混了个脸熟,很快就被下人引进门去,随即还由一名老管家带着直接就去了位于中院的胡濙书房里见他。

    这一待遇可不简单。此时官场中人与人相交可以从几个方面看出双方间的亲疏来。其一便是称呼,一般关系互称官职或直接某某大人,关系近了才会以表字相称;其二便是在互相拜访时见客的地方了,若是关系寻常,一般都只在客堂相见,只有引为心腹好友,才会被请到书房见面说话。

    当然,关系也是可以更近一步的,到那时,就可以去拜见各自的夫人或父母了。不过这种关系在朝中实在太少,一般只有真正的亲眷关系才会用到。

    现在陆缜能被引进书房谈话,已足可见胡濙对他的重视,是真把他当成弟子一般看待了。

    知道这一规则的陆缜也不觉有些受宠若惊,所以进门之后,不觉有些拘谨起来:“见过老大人。”

    “善思来了?我就料定你这两日必会来找老夫,你果然这么急着就赶来了。”胡濙呵呵笑了一下,命人给陆缜送上茶水后,才把手一挥,让那些下人们都退了出去。

    见胡濙居然亲切地称呼自己的表字,这让陆缜又是一愣,随后才低头道:“下官确实心中有些疑问,只有请教老大人你了。”

    “私下里就不必如此生份了,以后你就叫我一声先生吧,我就叫你善思,你以为如何?”胡濙却不急着说事,而是提出了这么个建议来。

    陆缜自然不会不从了。这先生虽然比不得老师,但也算成了这位胡部堂的门下了,这是多少朝中官员巴结都巴结不来的关系哪。想不到今日他居然主动开口要收陆缜这个年轻县令入门,足可见对其有多么重视了。

    没有太多的犹豫,陆缜已站起身来,恭恭敬敬地施了个长揖之礼,口中则说道:“见过胡先生。”

    “免礼,你我都是干实事的人,一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就都免了吧。”胡濙虚扶了一把,笑道:“老夫到老了还能把你收入门下,也算是大有所获了。”

    “先生谬赞了,陆缜惭愧。”

    “这可不是假话,你的心性和能力都算上佳,除了出身稍显不足,其他都无可挑剔。尤其是这次的事情上,你的表现更是叫老夫刮目相看,所以我才动了把你收入门下的心思。”胡濙神色肃然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忧,觉着老夫是为了平息你的怒火才做出的这一决定,事实上早在那日皇宫出来后,我便已定下主意了。”

    一顿之后,他又苦笑一声:“不过说起来老夫确实让你失望了,这次食言了,没能把这案子一查到底,将该抵罪的人一一定罪。想必你今日来见老夫也是为的此事吧?”

    陆缜整理了一下心绪,随后才正视着对方,点头道:“先生说的是,这两日里我一直都想不明白,你为何在堂上制止我说话。”

    “你是看出了这案子背后另有问题,所以想当场提出来?”得到陆缜肯定的点头后,胡濙轻轻叹了口气:“其实不光是你,恐怕在场许多人都看出了些端倪来,但却没一人因此站出来,你说这是为何?难道真像某些人说的那般,是官官相护,在保护那真正的犯人么?”

    “难道不是?”陆缜忍不住问了一句。

    胡濙神色有些古怪地道:“是,也不是。他们确实是因为要保住一些人才草草把案子给了结了,但真正的目的却不在此。”

    “那他们的目的是?”

    “为了朝廷的颜面!这案子看着似乎大是太大,但要是真往下挖就不一样了。一个顺天府推官,一个刑部郎中真有胆子干出这等欺上瞒下的事情来?若没有后面之人点头,给他们再大的胆子他们也是不敢的。要知道,这儿可是北京,有多少眼睛在盯着他们呢。”

    听他这么一分析,陆缜才明白过来。显然这案子要是追查下去,一定会牵连到无数官员,到那时,朝廷恐怕就真要如洪武朝时那样再起一番血雨腥风了,这肯定不是胡濙这样的人希望看到的结果。

    见他若有所思,胡濙又道:“还有那刘逊,所以会这么容易就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痛快认罪你觉着只因为证据确凿的缘故么?不是的,是因为有人需要他出来顶下所有罪名,不然将会牵连到其他人身上了。”

    “让一个伯爵把罪名都顶下来?”陆缜是彻底愣住了,纵然他的想法再多,也不敢相信这案子的水会如此之深。抛弃一个伯爵来保的,恐怕身份要远高过刘逊了,那会是谁?国公,还是更上面的王爷们?

    一生出这个念头,陆缜的身子都有些发冷了。他这才知道,胡濙制止自己的做法除了维护朝廷尊严外,更是在保护自己。若一旦案子真继续查下去,牵出那些家伙来,自己这个县令的处境可就很危险了。

    看出他的心思,胡濙又是一笑:“你也不必太过担心,这儿终究是北京城,在帝辇之下,他们还不敢太过撒野。而且这一遭已给了他们教训,想必接下来一段时日里他们会收敛许多了。”

    都说官场黑暗,陆缜以前还不觉着。但现在,虽胡濙只是隐晦地提了几句,却还是让他感到了一阵心惊。不过在惊过之后,他又有些不忿了:“难道这些人就因为朝局需要稳定,所以便可以逍遥法外了么?那些被残杀的无辜之人……”

    “事情当然不会就这么算了,不然老夫还有何面目继续留在此地。”胡濙毫不犹豫地打断了陆缜的话头,正色道。

    “老大人的意思是?”陆缜有些疑惑了,案子都已经结束了,该审的审了,该流放的流放了,难道还能再重新审过不成?

    “拿这个案子来定一些人的罪已不可得,所以只有用些别的法子。翻过年去就是京察,我这个吏部尚书还是有些话语权的。”胡濙轻描淡写地解释了一句。

    陆缜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原来胡濙早做好了准备,那些与此案相关之人,一定会因此付出代价的。

    京察,这可算是大明北京京官们三年都要遇上一遭的大难关了。

    每到京察年,在春节之后,京中百官就得把自己这几年来的工作得失都写成文字递交上去,然后再由吏部来进行核查。但有犯下严重错误的,那不好意思,只能请你早些回家了。

    而这里最坑爹的地方在,官员们是把自己的问题主动报上去的。换句话说,是你自己揭发自己的短处给人吏部,然后把最终的决定权交给对方,真正的授人以柄。

    或许有人要说了,那我不写自己的短处行不行?答案是不行,这也会给人留下把柄,说你自大狂妄,光这一条就足以罢黜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