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79章 入宫面君(下)

时间:2018-01-05作者:路人家

    ,!

    “微臣北京大兴县令陆缜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在得准进入文华殿后,陆缜又如前番大朝会时一般大礼参拜正板着长脸,高坐于御案之后的当今天子朱祁镇。

    看到这个熟悉的场面,听到这颇显阿谀的说辞,朱祁镇很快就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一幕:“你就是当日朝会之上说话的那名从北地来的县令?”若非陆缜当日留给他的印象着实挺深,皇帝还真记不起他来了。不过这时要是王振在侧,一定会庆幸自己之前的决定,没有去找陆缜的麻烦,毕竟这是被天子留下印象之人哪。

    陆缜依旧跪伏在地,口中却道:“正是微臣,陛下还能记得臣当日之事,实在叫臣受宠若惊。”

    “罢了,你且平身起来回话。”对陆缜的第一印象还是不错的,所以正统并未当场发作,反而叫他站起身来。随后,才目光定定地落在其身上,问道:“陆缜,刚才就是你在宫外敲响的登闻鼓?”

    “正是微臣斗胆敲响了它。”陆缜没有半点犹豫地点头应道。

    “你好大的胆子,这鼓也是你随便就能敲响的么?”皇帝当即哼了一声:“朕问你,你到底有何要事,竟需要如此大费周章?”

    被天子的目光笼罩着,感受着传说中的王者之气,陆缜却不见半点惶恐紧张,只是再次弯腰道:“回陛下,臣所以敲响登闻鼓,只因有一桩天大的案情要直禀驾前。而臣因为身微言轻,寻常途径都不得见陛下之面,故只有出此下策了,还望陛下恕罪!”

    “案情?可是有冤?”正统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随即又想起了什么,说道:“既然有冤案,你自当报与朝廷衙门处断才是!无论顺天府还是刑部,甚至是大理寺都察院都可受理,为何你却要报到朕这儿来?”

    “只因臣这案子干系重大,担心这些衙门里的大人们有包庇犯人之嫌,故只有直奏天子,让圣天子烛照明断!”陆缜没有半点掩饰地说道,顺带有拍了正统皇帝一记马屁。

    正统刚想说他胡闹,怎么可能这些衙门都包庇凶犯呢,但后一句话却又让他心中暗喜。少年心性的他如何会不喜被人如此吹捧奉承呢?所以便把到嘴的斥责一转,说道:“到底是什么案子,竟能让你不惜冒此大不韪?你若不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朕定严惩不贷。”

    “回陛下,此案关系到数十名被害的无辜死者,而害死他们的,却是朝廷的广宁伯刘逊!因事涉朝中勋贵,又和顺天府、刑部有所牵连,臣只有直奏天子了。”

    “你说什么?”正统听他这么说来,整个人都有些懵了,下意识地叫了一句:“此话当真?”

    “臣不敢欺君!”陆缜说了一句后,才又道:“要说起来,此事还得从刑部把一桩今年三月时发生在京城的悬案交回我大兴县衙审断开始……”见自己已挑起了皇帝的好奇心,陆缜这才把事情原原本本地道了出来。

    他从自己接下冯长春被杀一案开始,一路往下讲,直说到自己拿住唐千川盘问内情,之后又遇到袭击,及从唐千川临死前的口中得到了直指广宁伯府的线索,最后说到刚才从广宁伯府挖出大批尸骨作结。

    这一番话说下来,直听得正统以及周围那些內侍都目瞪口呆。若非知道陆缜是不敢在天子跟前信口胡说的,他们都要认为这是他臆造出来的东西了。

    北京城,帝辇之下竟发生这等丧心病狂的屠戮之事?居然有人胆大到敢夜袭官衙,刺杀朝廷命官!这哪一件事情都足以震动天下了,再加上最后居然让所有矛头都直指朝廷钦封的伯爵,这一连串的事情都太过耸人听闻了些,叫人万难接受。

    可陆缜却是能拿出实证来的,而且那些从广宁伯府上挖出来的尸骨可做不得假,就是有人想为其申辩两句,怕也拿不出任何的理由来了。

    愣怔了好半晌后,天子的脸色才急剧地变化起来,先变得有些铁青,随后又泛起了一丝潮红,身子也跟着颤抖了一阵,这才重重一拍御案:“岂有此理!”

    天子龙颜震怒,下面的那些内侍顿时吓得变成了一只只的鹌鹑,纷纷跪了一地,连大气都不敢喘上半口。倒是陆缜这个始作俑者,却依旧弯腰站在那儿,没有半点惶恐的模样,大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了。

    这就是身为文官和太监最大的不同了。前者不完全依附于天子,所以有时候不必太在意天子的好恶;而后者,却是靠着皇权才能存在的,所以天子一有喜怒,他们的反应往往是最大的。

    在愤怒地快速喘息了几下后,正统才深深地看了陆缜一眼,随后开口:“传朕旨意,让司礼监王振,内阁几名阁臣,英国公张辅,还有六部尚书,都察院左都御史都进宫议事!”

    身边的太监看了一眼已有些西斜的太阳,本来想说一句时候不早了,这时请这些大人入宫似乎有些不妥。但在打量了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的皇帝一眼后,却立马换作一声:“遵旨!”这便急匆匆地出去了。

    “陆缜,你……先留在此地,待众卿到了之后你再把详情说与他们知晓!”略一迟疑后,正统又开口道。

    陆缜自然只有答应的份,随即便躬身退到了一旁。

    @@@@@

    大明朝早就立有规矩,天黑之后宫门就要落锁,任何人都不得进出,除非遇到什么天大的变故。所以一般来说,申时之后臣子是不可能再入宫了,因为那会让他最后出不得宫,那就只能在皇宫前面过夜了。

    但今日,这一规矩却被破了,虽已是酉牌时分,却还是有许多官员神色严肃地陆续赶进皇宫,而且来的都是朝中地位最是尊崇的那些位。这一异样,也再次惊动了无数人,大家都开始纷纷猜测起此事是否与刚才突然响起的登闻鼓有关。

    这一场君臣间的奏对持续了有两个多时辰,但没有一个人觉着时间有多长。因为他们完全被陆缜说出的案情给震惊到了。

    若这个大兴县令所言非虚,此案之恶劣,可能牵连之广,可就是这些年来少有,若是天子一定要查个明白,恐怕会酿成如当初洪武朝胡蓝案一般的大案!

    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就是胡濙和杨溥这样的正直官员都觉着有些心慌了,更别提刑部尚书王质这样与此案难脱干系的人了——牵出如此大案的冯长春被杀一案可是差点被刑部当成死案结案封存的,要说刑部里没人动手脚,恐怕谁都不会相信了。

    现在摆在群臣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天子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他会不会因为一时的愤怒而兴起大狱来?要真是这样,他们是一定要极力阻止的!

    有几双不满的眼睛更是盯向了陆缜,一个小小的县令居然惹出这么大的事端来,他想做什么?只是为了标榜自己的清正,还是另有所图?这些人已不禁生出了阴暗的想法来。

    终于,在当着群臣好一通发泄之后,正统的神色才恢复了一些,这才问出一句:“对此案,众位爱卿以为该如何处置?”一顿之后,他的目光落到了英国公张辅的身上:“英国公,你身为武臣勋贵之首,你来说说吧。”

    他这一说,让所有人都把目光落到了这个德高望重的老将军的身上,这让张辅的身子都不觉佝偻了一下。在稍稍叹了口气后,张辅才缓声说道:“此案若确有其事,确实骇人听闻。臣以为,该当彻查,无论牵扯到了哪个人,无论他是朝中官员还是军中将领,又或是勋贵国戚都不得姑息!”

    他这一表态,让正统的脸色稍微好看了些。皇帝显然是有些怕这事因为牵涉到勋贵而遭来其他勋爵的反对,现在张辅这个资历最老的英国公表了态,朝廷的压力也就小了许多。

    这么一想,他又觉着刚才自己对张辅的态度有些过份了,便颜色稍缓道:“那依英国公之意,此案该交由何人来审断呢?”

    这一问,众人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其中原因很是简单,若是这案子被天子交给厂卫来办,牵连之人可就不好控了,而且很可能重走当初永乐朝纪纲祸乱朝纲的老路。可是要他们提议交由刑部衙门来断,恐怕也不现实,毕竟现在刑部自身也不干净哪。

    张辅也皱起了眉头来,这话可不好说呀。但天子既然问了,他就不可能回避,所以在沉吟之后,给出了一个自认为比较中肯的回答:“陛下,臣以为如此大案,只让一个衙门来审断已不可能。所以朝廷只有派三法司一道来审,如此案件真相才能做到不偏不倚,取信天下人!”

    “三司会审么?”陆缜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不觉心里点头,这确实是如今最好的选择了。

    而其他官员也明白过来,在松了口气的同时纷纷附和:“陛下,臣以为英国公此言甚善,乃老成谋国之论!”确实,没有比三司会审更叫人信服和放心的处理办法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