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76章 罪责难逃

时间:2018-01-03作者:路人家

    ..盛世大明

    来人自然就是这座伯爵府邸的主人,这一代的广宁伯刘逊了!

    比起其他许多虽有勋爵之名,但几乎没多少实权的人来说,广宁伯虽然只是个伯爵却还是有些兵权的,领着前军都督府都督的官职,虽说只有练兵与统兵之权,却无调兵权,但终究有些兵权。

    正因如此,刘逊在京城里势力还着实不小,为人也不像名字所起的那样显得谦逊多礼,反而有些霸道。

    刚才正在都督府里处理军务呢,突然就得闻自家的伯爵府起了火灾,这让刘逊心急火燎地就赶了回来。他倒不是怕家中遭灾造成多大的损失,对京城各衙门的反应他还是颇有信心的,毕竟自家可不是普通百姓人家,兵马司和顺天府的人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拨出人马救火,叫他担心的还是藏着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正所谓做贼心虚,暗地里干下那等事情的刘逊表面上看来气势熏天,但内心还是有些不安的。也怕被人无意中发现什么问题,所以才会急急赶来坐镇,那样就算真出了什么差错,自己也能及时补救。

    可刚一进家门,他就撞上了同样惶急欲出门的家中管事,一问之下才知道居然有大兴县衙的人径直闯去了后花园,此刻老管家福伯正赶去阻止。这一消息直让他惊怒交加,没来及听对方把话说完,就带了人杀气腾腾地赶了过来。

    待来到后花园外,看到愣住的众人,以及被挖出来的大量尸骨后,刘逊顿时由惊转怒,继而杀气满盈,想也不想就下了把人拿下的命令,同时心下还已经动了杀机,这里面的人一个也别想活着出去!

    他太清楚这里的内幕被人发现后会是个什么结果了,这时候他已顾不上对方也是朝廷命官的事实,只想着杀人灭口,把这事儿给掩盖下去。

    身后的那些兵卒稍稍一愣,还是迅速答应一声,唰地拔出了腰刀,便迅速围了上去。他们自然也看到了似乎情况有些诡异,但身为广宁伯的亲兵,只有听从他的命令行事,却不可能提出其他意见的。

    浓重的杀气陡然就充满了整个后花园,配合上刚被挖出来的那些尸骨,场面显得极度诡谲可怖。林烈见此,忙抢步上前,挡在了陆缜跟前,手里虽然只是一把铁锹,但他依然坚定得如一块磐石一般。

    而陆缜,在稍一愣怔之后,便把目光落向了一旁的徐承宗身上。刚才他不帮忙也在情理之中,可现在,这位徐家大少爷恐怕是不可能再置身事外了!

    感觉到来自陆缜的目光,徐承宗的嘴角不觉抽动了一下。自己还是小瞧了这次的事情,本来只打算进来看看戏的,结果却把自己也给推到了台上。他看得出来,匆匆赶来的广宁伯那可是满怀杀机,欲把所有人都杀了灭口的,这时候自己若不出手,即便对方不敢对自己下手,恐怕事后也难逃追责。

    与惊怒交加,差不多失去理性的刘逊的看法不同,徐承宗很肯定这事已经无法隐瞒了,到时必会在朝野间形成轩然大波,自己身为魏国公府的人,是绝不能受此牵连的。

    就当是再帮那陆缜一次吧!嘴角一撇,徐承宗已作出决定,就在那些个官兵踏着整齐而冷酷的步伐进入花园,欲挥刀攻击时,他摆手让身前挡着自己的一名护卫让开路来,然后笑着打了个招呼:“广宁伯,别来无恙乎?”

    听到这声招呼,满腹杀意,眼睛都冒着凶光的刘逊先是一愣,在循声望去,看清楚徐承宗模样后,脸色陡然就变了。

    才不到半月前,刘逊就曾宴请过徐承宗,还刻意和对方攀过交情。虽然有些兵权,但广宁伯和魏国公之间的差距却实在太大了,这次有机会结交这位当今魏国公的兄弟,他当然不会放过了。

    正因为知道魏国公府在朝中是个什么地位,此刻见到这儿居然有徐承宗在列,才会叫刘逊受到极大的冲击,愣怔的同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下是彻底完了。

    别的人他还有胆子对其下杀手,即便是陆缜这样的朝廷命官,只要说一句对方私闯伯爵府,自己误会了对方身份从而格杀,纵然会惹来朝中官员的批判,甚至天子的斥责,但只要有人帮着说话,自己还是可以脱罪的。

    但现在,牵涉到了徐承宗,情况就完全不同了。若自己真敢伤了他,那么不光是天子和朝臣,就是那些同属一条阵线的勋贵们也不会放过自己。毕竟比起魏国公,自己这个广宁伯实在太不值一提了。

    而一旦真不顾后果地把徐承宗连着陆缜一道杀了,那么整个广宁伯府都得给对方陪葬,死的就不光是自己一个人了!

    一旦明白这点,他心中的杀意顿时就消散得干干净净,转而化作了一片绝望,刘逊只能把眼一闭,又喝了一声:“住手!”

    那些兵卒都已逼近到了众人跟前,就要攻击了,一听自家伯爷这句话,虽然心下犯疑,却还是依令停下了动作,只是目光依然警惕地望着前方。刚才,他们已发现挡在开口说话那名青年前的十来名汉子都是极其厉害的人物,虽然他们没有动作,但隐隐然已有与自己对抗的实力。

    只一句问候,就阻止了一场即将展开的战斗与杀戮,这让陆缜对徐承宗,或者说是其背后的徐家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同时心里也是暗道一声侥幸,若非有他陪着一道进来,恐怕查出问题的自己就得和这些尸骨做伴了。

    眼见局面已被控制,陆缜便开口了:“广宁伯,本官大兴县令陆缜,不知你能否解释一下这里是个什么情况?为何你伯爵府的后花园内竟会埋有这许多的尸骨?你总不会告诉下官,说你并不知情吧?”

    广宁伯脸上怒意一闪而过,他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官竟如此大胆,敢用这话来挤兑自己。确实,他是不可能如此混赖的,这儿可是伯爵府的后院,谁能有那么大的神通在自己这个主人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陆续埋下这么多的尸骨呢?

    这话他就是敢说,天下间也没人会信哪!

    按下了汹涌的杀意,刘逊才冷声道:“我伯爵府的事情还轮不到你一个小小的大兴县来指手画脚!”

    陆缜并没有针锋相对地道一声这儿是大兴县的境内,自己身为县令自然有权力过问。他不是个意气用事的冲动之人,看得出来对方只是碍于徐承宗在场才按下了杀机,现在可不敢激怒对方。所以便只是一笑:“既然如此,那下官自会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报与朝廷,到时候由朝廷派有资格与广宁伯说话的人来问案吧。不过,这里的一切还望广宁伯莫要再动,不然你的罪名可就完全坐实,而且还得再加一条销毁罪证了。”

    徐承宗略一思索,突然开口道:“陆县令,那你这就去报信吧,这儿有本公子看着,想来广宁伯是不会当着我这个外人之面销毁这些尸体的。”

    陆缜没想到这位徐大少会如此相助,但这时候已顾不上分析其动机了,便冲他一拱手:“那下官就谢过徐公子仗义出手了。黎达,你留在此处帮徐公子一把,我们先回去。”说着,举步便往外走,根本无视面前虎视眈眈,拔刀在手的那些兵卒,就这么从他们身边擦身而过。

    那些兵卒对陆缜的这一举动是既感敬佩又有些恼怒,但连自家伯爷都只是黑着张脸没有发话,而且眼前的一切对他们的冲击也是不小,所以最终只能像石像般站着,没一个敢做阻拦的。

    待陆缜走出花园,来到自己面前时,刘逊才在深吸了口气,稳住心神后冷声问道:“陆县令,你还真是处心积虑,敢想敢干哪。恐怕我府上的这把火也是你使人放的吧?你到底为何要做这一切?难道本伯与你有什么怨仇么?”

    听着他带着怨毒和无奈的话语,陆缜的脚步微微一顿,看了对方一眼:“广宁伯言重了,下官可没这本事。只是听说这儿有些问题,这才趁机过来找找线索而已。有句话说的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既然这儿埋了这许多的冤魂尸骨,总会被人查出来的。”

    “哼!”刘逊还想说什么,但最终只能化作一声冷哼,随即目送陆缜安然离开。同时他的心已彻底沉了下去,自己是真个完了么。

    “徐公子,我刘逊与你虽算不上有什么交情,但也没有什么仇怨,你为何要帮他?”沉默之后,他又突然问了徐承宗一句。

    徐承宗却是一愣,这个问题他还真没好好想过呢,但最终还是给出一个模糊的答案:“广宁伯不是我针对你呀,实在是这事儿太严重了。既然我身在此间,就不可能视而不见。这些死者的尸骨都在此,我怎么也得为他们做些什么吧?”说这话时,这位平时看着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也现出了一丝不忍来。

    还在找”盛世大明”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