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52章 掌握县衙

时间:2017-12-28作者:路人家

    一个消息的传来在官场上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关注,但却让大兴县衙门上下人等惊讶不已,他们的县丞大人吕途居然跟吏部提出了辞官的请求。

    这要是摆在一个多月前,他们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相信的。吕县丞在县衙多年,权势完全盖过了历任县令,并因此获取了无数好处,像他这样的人会辞去官职?恐怕就是给他一个别处的县令来换,他都未必会肯答应哪。

    不过最近县衙里的一连串变故,却让大家看出了一些变化来。这位新上任的县令大人看着虽然年轻,但手腕却着实高明,而且为人强硬,一番手脚之下,居然生生地把吕县丞给挤兑得只能告病在家了。

    虽然大家都认为吕县丞应该不会就这么忍气吞声,应该还会作出某种反击。可在得到他辞官的消息后,不少人也是可以接受的。因为如今的县衙里陆县令已完全掌握了主动,不但把亲近吕县丞的人手都开革了出去,换上了一批新人,而且还拉拢了曾主簿和岳典史两个佐贰官,如此让吕县丞都找不到可用的帮手了。

    所以,在听说应丁他们闹事被擒后不久得知吕途辞官的消息,众人也就可以接受了。而且大家在听到这消息后对陆县令那是更加的感到敬畏了,不动声色间,他居然就把吕县丞这么个厉害人物都逼得只有离开这一条路可选,足可见自家县令是有多么的厉害了。

    而且,这一切是在陆缜上任后不到一个月就完成的,恐怕对付吕县丞还没能让他把真正的实力完全展露出来呢!这说法一起,衙门众人更不敢轻视这个年轻的县令,个个都显得规规矩矩的。

    当陆缜在八月初第一次排衙时,瞧见的便是众人敬畏非常的模样,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

    所谓排衙,便是县衙里的一种正规仪式了。仔细说来,与天子早朝十分相似,只是人数和规模上小了许多,只在县衙大堂召集衙门上下人等进行奏报各种事宜。这也是一衙正堂向手下人展现自己威风的关键时刻。

    官场里一向都有个说法,说是地方官总是羡慕京官的,因为他们总能面见天子,获得晋升的机会自然要大得多,而且京官每年还有大笔的计划外收入,比如冰敬炭敬什么的,可比寻常地方官只守着那一点俸禄苦巴巴地过日子要滋润多了。

    可真要说起来,有一样却也是京官远不如地方官的,那就是他们的排场了。身在北京城,自当谨言慎行,为防人说闲话,有些事情还是低调为好。这种各衙门里的排衙仪式,就是六部堂官都不敢摆,可到了外地,一个小县令就能把全衙门的人都聚集了起来排衙,甚至有的人还会上瘾,几天就排衙一次。

    陆缜身为京官本来自然也要低调做人,但为了把县衙众人人心都拢到一块儿,他便也破了个例。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们这次的排衙也是关起门来搞的,免得被外人知道了惹来非议。

    高居大堂之上,看着下面一批人敛眉弯腰一副听教的模样,陆缜心里还是颇感得意的,脸上甚至还露出了一丝笑容来。他确实感到高兴,因为这儿将完全由自己说了算,下面众人接下来也将完全听从自己的意思行事。这种掌控一切的滋味儿实在很是美妙哪。

    不过很快地,他便收住了心神,得意之色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郑重:“各位不必多礼。咱们今后就要在衙门里共事了,本官还有许多事情要仰仗各位呢,你们可都是本官的得力下属哪。”

    “我等自当遵从县尊大人之令行事!”众人忙齐声应道,声势倒也不小。

    陆缜点头表示赞赏,这才继续道:“在说其他事情之前,本官先有一事要宣布。吕县丞在此为官多年,确实劳苦功高,但其毕竟年岁不小,身上又多有布,所以这次便主动跟朝廷请辞。不过我县衙却不能少了县丞,故而本官跟吏部那边请了命,升曾主簿为县丞。曾兄,今后大家都要叫你一声曾县丞了!”

    曾光明显愣了一下,他可不知道陆缜会有此安排,随即脸上就满是惊喜之色,赶紧上前拜见,口中连道:“多谢大人提拔之德,下官铭记在心,今后一定全力配合大人为县衙办差。”

    曾光确实有理由感到惊喜,这可是大大的提拔哪,像他这样监生出身的官员,一辈子混到头了也只能是个小小的,背黑锅的三把手,甚至是四把手,现在能一下被提拔为县丞这个县衙二把手,已是破格了。

    之前他还考虑过帮着吕途坐上县令的位置,那样对方或许会投桃报李地帮自己也谋个上升空间,但这一点连他自己也不是太有把握。毕竟大明官场里自有其规矩,想要破例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而现在,陆缜居然转眼就帮自己提为了梦寐以求的县丞,光这一点,就足以让曾主簿,不,现在该称他曾县丞了,足以让他感激不尽了。

    陆缜见他惊喜的模样,只是一笑:“你今后好好办差,有功劳了本官自不会忘了你的。”说着,又转头看向了一旁眼巴巴看着自己的岳离秋:“岳典史,这主簿的位置你可愿意担当哪?”

    “下官……愿听从大人之意!”岳离秋吞了下唾沫,忙说道。虽然这一晋升稍微差了些,但好歹也进了一步不是?

    陆缜点了点头,随后又把一名在县衙多年,老实本份的班头给提到了典史的位置上,又让林烈顶了他的位置。其他人等,也各有好处,一时所有人脸上都布满了欢喜之色。

    一般人或许只是为自己得了好处而感到兴奋,可像曾光和岳离秋这样的明白人却对陆缜能做到这一切的能力感到了震惊。

    县衙虽说是以他为主,但几名佐贰官的任命之权却并不在他这个县令的手中,这是朝廷用来制衡地方官的手段,也是多年下来的规矩。不然若是把如此人事大权都交给一个县令,那很可能形成尾大不掉的局面,这摆在京城里就显得尤其重要了。

    可陆缜他居然就在不动声色间把一切都办成了,要知道这可不是暂代,而是直接的任命,是由吏部衙门发文的正式任命。也就是说,陆县令居然能让吏部通过破格提拔两人!

    而且,这一切都是在短短时日里完成的,这就更叫人惊叹不已了。

    天下的读书人无数,可官职却只有这么几个,所有人都巴望着吏部能选中自己做官,为此,多少人用尽了各种办法在吏部衙门疏通关系,都还得等上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才能轮到。可陆县令倒好,轻描淡写间就为他们争取到了这空出来的职位,这是不是说明其背后有着一座强大的靠山呢?

    再想想之前他斗吕途时的强硬态度,几人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吕县丞真是自己作死了,居然敢和背后有如此靠山的陆县令斗,即便他之前真能斗得过陆县令,只怕下场也不会比现在更好吧。

    当然,他们可不知道陆缜所以能办成这些,还是因为他这次把吕途斗掉很让胡濙感到满意的缘故。这次准了他的请求,不过是胡部堂的一份反劳嘉奖而已。若是陆缜连吕途都斗不过,胡濙是绝对不会出手相助的,因为他要的可不是一个无能的包袱。

    无论看没看出来陆缜背后的强大势力,反正县衙里上下人等对陆县令是彻底服气了,这表现在他们之后的态度上,向陆缜禀报县衙里的诸多事务时都是详详细细的不敢有半点的隐瞒。

    对此,陆缜也表现得很是得体。虽然他们确实曾做过一些不怎么光彩的事情,但陆缜也没有追究之意,只是正色道:“你们之前做下的勾当本官并不打算追究,不过再今日之后,我大兴县衙上下人等就不得再做出欺压良善,以权谋私的事情来了。若有再犯者,就别怪本官不讲情面。”

    这话的效果自然很不错,吕途前车可鉴,他们自问远没有吕县丞的权势,自然更不敢违背陆县令的意思了。

    见他们唯唯称是,陆缜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接下来本官就来说说对外之事吧。咱们大兴县衙既然身在京城,职责自然是要远比别处县衙要重得多的。以往,就是因为太过软弱可欺,所以才使得我们县衙被所有人无视,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员,在有事时也几乎不会想起我们。可一旦出了差错,罪过却都由我们来背。李县令所以最终黯然罢官,这也是极关键的一个原因。”

    听他这么道来,不少人都是一愣,咱们的县令大人这是要做什么?我们大兴县衙处在京城确实位卑权小,难道还能跟那许多的权贵高官对抗不成?

    看出他们的心思,陆缜坐正了身子,郑重地道:“本官已列出了从今日开始我治下人等都必须遵守的三十条法令,你们在这几日里就把它宣于县治境内,务必让所有人都知道本官所立下的规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