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45章 连消带打

时间:2017-12-19作者:路人家

    见陆缜这么说来,曾光的脸上顿时露出了一丝怯意,但吕途却立刻就叫起了屈来:“大人,你这就太冤枉下官几个了,实在是因为事情重大,下官几个又都只是佐贰官,并无实权可处置如此大事,这才耽搁了下来。”

    他一开口,曾光也很快反应了过来,配合着道:“是啊大人,这三起案子桩桩都关系重大,我们县衙本就感到棘手,之前又没有正堂县令主持大局,所以只有暂且搁置,还望大人明鉴!”

    “这么说来,是本官想岔了?”陆缜冷笑一声:“可无论你们怎么说,这差事还是得着落到我这个县令身上。你们身为本官僚属,就只能看着,连个主意都拿不出来么?”

    吕途目光一垂,眼中闪过一丝得色,嘴角也弯出了一丝细不可察的弧度。但这表情却是一闪即逝,随后才跟曾光打了个眼色,这事都是他出的面,自然还是得由他来说了。

    曾光心下发苦,看来这得罪县令的话还是要由自己说出来了,可在吕县丞面前,他又怎敢不从呢:“大人,下官之前就提过一个拖字诀,这已是最稳妥的法子了。”

    “稳妥么?若这么做真个稳妥,恐怕前任李县令也不会丢官离开京城了。我说的不错吧,吕县丞?”陆缜却再次把话头递到了吕途的面前。

    吕途只能勉强一笑:“这个……下官也说不上来,或许因为李县令已走,所以不会再有人揪着此事不放了吧。”

    陆缜又嘿地一笑:“你还真够乐观的。不过也是,毕竟出了差错也有我这个县令在前头顶着,与你们几位倒也没什么关系。”

    这话可就有些诛心了,但这一回吕途却根本不接这个话茬,只是低着头来了个默认。他认定陆缜在此事上已走投无路,或许很快就会因此步前任的后尘,所以倒也不惧他什么。

    陆缜见他这个态度,心里的恼怒是越发强盛了几分,目光灼灼地盯了他片刻,这才缓和下了语气来:“果然,这世上的许多事都不能靠人,只能靠自己呀。这一回我算是真正明白这句话的道理了。这三起棘手的案子,也只有靠自己来解决了。”

    听出他似乎已有了决断,这让吕途心生疑惑,忍不住问了一句:“大人对此到底是何打算?”

    “厂卫我们惹不起,拖着却又恐有人在背后递刀子,那就只有一个法子了。”陆缜已有所致地盯了吕途一眼:“把一切查到的线索证据全部封存,然后交给顺天府,由他们来处置吧!”

    他终于道出了自己的解决之道,而身前的两名下属在听到这一主意后,明显愣在了当场,尤其是吕途更是面色一变,心知自己的图谋怕是要落空了。

    话说在处理难办的事情时,官场中除了拖字诀外,尚有一招叫推字诀的,那就是把自己办不了,或办了会有后患的事情给推出去,让别人去办。

    而一般来说,用这一招都是上司衙门把难处推给下属衙门,比如顺天府把烫手的案子推给大兴县,让他们最后背锅得罪人。谁也没有想到,这一回陆缜居然会反其道而行,把自己办不了的案子给报去顺天府,交给他们来处置!

    这得有多大的胆子,又会得罪多少人哪!官场中一向都有下属为上司背锅的传统,一旦反过来,下属今后恐怕日子就不好过了。陆缜把案子往上一报,他是轻松了,可顺天府的麻烦可就大了。这以后,对他大有意见的顺天府少不了给他小鞋穿,甚至今后在官场上,也会有人对他处处为难,实在不是什么好主意。

    可是相比起另一个结果来,这却是最好的选择了。因为若不这么做,他很可能就会因此丢官。前者还有挽回的余地,后者可就彻底没以后了。相信任何一个头脑清醒之人,在面对这两者的选择时,都会洋者,包括之前的那位李县令。

    他所以没有做这一手,只因为身在官场多年的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能如此化解危局。因为他们早就习惯了官场里的各种规则,哪怕只是潜规则。在他心里,不给上司添麻烦早成了行事的准则,又怎么可能会想到这一招呢?

    其实就是陆缜,也没有想到这一对策,还得靠着楚云容的提醒才回过味来。而且他比起前任有更大的优势,那就是他还有胡濙这个大靠山,想必顺天府在事后也不敢对他太下狠手。

    吕途在想明白其中利弊后,脸色变得很有些难看。他知道,自己的算计是彻底失败了,这么看来眼前这个年轻的县令还真是个人物了,行事还不拘成法,今后再下手时得要小心些了。好在,现在县衙里还是自己做主,也有的是时间再另寻机会。

    曾光则低着头,再不敢说什么了。因为他发现,这位县令大人极其精明,远不是自己能招惹的。他甚至产生了一个念头,今后还是保持中立为好,别到时候被身边的吕县丞给连累了。

    见二人不再说话,陆缜却又开口了:“吕县丞,今日把你叫来为的便是此事了。这三起案子毕竟关系重大,咱们县衙即便报去顺天府也得照足了规矩来。所以就由你去一趟吧!”

    “啊……”吕途闻言面色再次一变,却是真有些慌了:“大人,这……”他可是知道把麻烦送去顺天府会给自己带来什么的,自然下意识就想拒绝。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出口,陆缜已冷然地打断了:“怎么,你想抗命么?”说话的同时,面色已经沉了下来。

    反击来得好快!吕途的脑子里首先就闪过了这么个念头,心却跟着一沉,知道自己这回是躲不了了。

    虽然他吕县丞在县衙里一手遮天,但真论身份,却依然是陆缜这个刚到任的县令的下属。这儿可不是别的州县,而是天子脚下,一旦真把事情说开了,他一个佐贰官,一个举人出身的县丞敢违抗县令的意思,只怕登时就能让他丢了官。

    所以,当陆缜这句话一说后,吕途便只能闭嘴低头,半晌后抱拳道:“下官领命便是。”

    陆缜盯着他,眼中甚至带了一丝遗憾。这位倒也是个能伸能缩的人物,看出情况不妙就服软了。倘若他真个强硬拒绝,自己便可用县令的身份把他从县衙踢出去,想必吏部那边是会配合自己的。

    这是陆缜在有了对策后就想到的连消带打的策略。因为他已弄明白了,大兴县衙里现在就这个吕途最是一手遮天,若要掌握实权,就必须将他拿掉。而现在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来做,陆缜实在没有兴趣和工夫跟在广灵时那般一点点地找证据,寻机会,直接拿势压了便算。

    可结果自己的算盘还是落了空,吕途居然明智地选择了从命。好在,这多少也算是进步,也好叫衙门里的人知道自己这个县令到底是个什么人,对吕途又是个什么态度。更好让这位有些膨胀的吕县丞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他不过就是个举人出身的佐贰官罢了,居然还想压自己这个正牌县令一头?也不想想在这大明官场里的举人一般都是做什么的,他们一向都只做脏活累活,而一旦出了岔子还得为自己的上司顶罪,典型的背黑锅你来,送死也你去的悲剧人物,现在居然还想反过来坑自己了!

    陆缜可不是那些胆小怕事,总把以德报怨之类的说法挂在嘴边的小官员。只要是敢和他为敌的,他就一定会用最迅速,最凶狠的招数还击回去。之前草原,在广灵他都是这么做的。这次到了京城,他也不打算改变!

    看了两个脸色阴晴不定的下属两眼后,陆缜便一挥手:“你们都下去吧。记住,把事情给我办好了,不然即便本官想放你,朝廷的制度也不会饶你!”

    曾光忙唯唯称是地退了出去,而吕途则在又看了陆缜一眼后,才神色阴沉地往后走去。这时,陆缜又说了一句:“吕县丞,此事你必须亲自去办,若叫别人去,恐怕顺天府会认为咱们县衙不懂规矩,你明白了么?”

    “下官知道了。”恨恨地应了一声,吕途这才出了公房。出来时,他脸上的肌肉都已彻底扭曲了,而更叫他愤怒的是,曾光居然没在外边等着他,而是自顾离开了,这是以前都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就在吕途还在考虑该如何应付眼前的难处时,他们三个在里面的对话就已在县衙里火速传了开来。在明白县令大人的强势,以及吕县丞将面临的困难后,本来坚定站在他这边的上下人等已开始动摇了。

    这正是官场里的人情冷暖了,你以势兴,一旦势去,也就要接受被人抛弃的结果。而这也是陆缜希望看到的结果,不然还真不好对付吕途这个县衙老人了。

    不过这只是他反击的开始,其他的后招还陆续有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