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103章 酒宴上的《精忠报国》

时间:2017-12-01作者:路人家

    面对陆缜的这一疑惑,沈天星也只能陪着一声苦笑:“这一点,就是本官也感到有些疑惑。虽然本官和那胡总兵确实据实将你的功劳都报给了朝廷,但也想不到朝廷的态度竟会如此重视,甚至传来乃是天子有见你之意。”

    “这传闻竟是真的?”陆缜颇为意外地问了一句。

    沈天星正色点头:“不错,虽然调你入京的文书上只有吏部的大印,但京来传来的消息就是如此。不但天子,就是内阁的几位阁老,也对你多有褒奖。”

    “这……实在是叫下官受宠若惊,有些汗颜了。”陆缜自谦了一句:“可这事依然叫人疑惑哪。”

    “许是朝中某人看重了你陆县令的能力吧。所以本官在此就要提早恭贺你一句了,去了京城,高升已是指日可待。”沈天星呵呵笑道。

    陆缜忙道不敢,但心里的疑惑反而更重了些。自己的功劳放在朝廷里实在不够看哪,至于会让某位高官赏识自己就更为困难了,那些人个个日理万机,谁会来在意他这么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呢?恐怕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隐情是自己所看不透的,让陆缜心里平添了一分心事。

    沈天星却不像他这么心事重重,反而觉着这是件天大的好事,便笑道:“陆县令,虽然这回的调令上没有给你限定时日入京,但朝廷里的事情可马虎不得,既然你已动身,那就尽快赶去吧。本官也不多留你,待今日为你接风顺带着送行后,明日你便直接出发赴京吧。”

    “下官怎当得起大人你设宴接风……”陆缜忙欲推辞,但沈天星却截断了他的话道:“你为大同立有功勋,本官自当犒赏,怎么你连这点面子都不肯给么?还有,这次胡总兵也将列席,你就是不给本官面子,胡总兵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吧,他可算是你的救命恩人呢。”

    陆缜见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如何还敢不从,苦笑一声:“既如此,下官恭敬不如从命,但心中委实惶恐。”

    “哎,这都是你应得的。记住,今日酉时二刻,我等在天香阁里等你前来。”说着才端起茶杯,轻轻地啜了一口,那是端茶送客的意思了。

    陆缜忙站起身来,朝对方再一施礼,便告退了出来。

    知府大人对他的态度还是很亲切友善的,这对陆缜来说是件好事。不过,心中的疑团未能因此而解,却还是叫他略感不安。现在看来,只有等进了北京城后,才能知道确切的原委了。

    @@@@@

    既然是上司宴请,陆缜自然不敢懈怠,提早了一会儿,在酉时刚过一会儿,便带了李现赶到了离馆驿不过一条街距离的天香阁赴宴。

    不想居然已有不少比他到得还早的官员等在里面了,一互通身份,才知道这些都是知府衙门里的佐官,以及军中的数名参将副将,其中黄虎也赫然在场。

    既然是文武两位大人所看重的客人,这些官员对陆缜的态度自然很是客气,再加上他本身就有的名望,所以在绅胡二人抵达之前,一群人倒也处得和乐融融,说了好一堆互相吹捧的闲话。

    待过了酉时二刻,外边才传来了酒店老板巴结似的问候声:“沈大人,胡总帅,二位大人能驾临小店,实在是叫小的这儿蓬荜生辉哪。”

    里面坐着的这些官员听到这话,当即就纷纷站起了身来,随后一起往外迎去。陆缜见了,也不敢落后,随着他们一道而去,同时心里暗暗称道:“这两位对时间的把握还真有一套,居然同时抵达此地,如此也就分不出谁高谁低了。”

    这官场上的道道实在太多,光是赴宴抵达的时间,就有许多的讲究。身份越高,自然到得越晚,而就目前大同城里的情况来看,胡遂和沈天星二人还真不好说谁的位置能更高些呢,所以一起出现是最合适的结果。

    接到两人,众人又是好一阵的寒暄奉承,这才入了宽大的酒厅之中。因为早有准备,所以这次的座位有了两个左右的主位,倒省了一番计较,就按文左武右的规矩让两人各自落座了。

    然后接下来的位置,就是好一阵的推让,最后陆缜这个客人还是坐在了主客的位置上。一个小小的七品县令居然坐得比那些通判、参将什么的都要高,若非他现在的身份特殊,恐怕这就要得罪一大片人了。

    之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那就是互相吹捧,外加不断觥筹交错地敬酒。

    本来,这天香阁里是有美人作陪的,不过这次毕竟是半正式的场合,这些官员可不敢做得太过分,便只能清淡些,只简单地喝喝酒,吃吃菜了。

    但就是这简单的喝酒,陆缜也有些招架不住。他本就是南方人,并不善饮,而这山西虽然不以好酒著称,但毕竟地处北方,就是文人也能喝上个八两半斤的,更别提这里还以后许多的武将了。他现在又是众人招呼的主要宾客,于是乎陆缜可就倒霉了。

    如今可已是大明朝了,若是宋之前,在没有蒸馏酒出现时,寻常粮米-果酒还不怎么醉人。但如今的白酒度数虽比不得后世,也一样劲道十足,几杯下肚,陆缜便觉着浑身发热,头都晕乎乎了。而后,甚至连他们在说些什么都不是太清楚,只能勉强保持个清醒。

    那些官员却并未因此就放过了他,而是继续不断敬酒,很快地,他便有些飘飘然,连自己身在何处,都有些搞不清了。

    “陆县令……”这时身边一名官员又叫了他一声,让陆缜下意识地拿起酒杯就欲与之碰一下,直到发现对方手上无杯后,方才有些尴尬地一笑:“却是有何见教?”

    “额,是胡总帅与你说话呢。”那官员忙解释了一句。

    陆缜这才有些吃力地抬头看向上边的胡遂,眼里看去,却发现这位总兵大人此时成了三四个虚影在那儿晃荡,差点就把自己给晃吐了。

    对他的这一表现,胡遂倒也不在意,只是笑道:“适才黄虎提到陆县令你在与鞑子作战时曾带了手下将士唱了一首曲儿,很是提振了军心,可有此事?”

    “确……确有那么回事。”陆缜大着舌头点头道:“那首叫《水手》的歌,确实挺对将士们胃口的。”

    “此曲本官也听人唱过,确实朗朗上口,气势也自不凡,可是陆县令你亲自所作么?”胡遂又问道。

    “这个……”陆缜有心否认,但头脑发昏之下又找不出什么借口来,只得点头:“确是下官一时的游戏之作,倒叫大人见笑了。”

    “想不到陆县令居然还有这等本事,真是多才多艺,叫人刮目相看哪。”一旁官员似是夸赞地道:“那飞艇已惊得我们目瞪口呆了,如今你又连曲子都会做了,实在不知还有什么是你陆县令做不了的。”

    “这个嘛,生孩子我却是一定不会的。还有绣花……”陆缜打了个酒嗝,随口笑了说道。这话惹得众人一阵哄笑,但那名官员的脸色却是微微一变。

    其实这位的言下之意是在质疑陆缜是否说谎了,不料反被他如此戏弄。

    与此人有些交情的另一名官员见了,便是嘿地一声:“这歌曲之道可不简单,跟诗文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陆县令可有什么诗作么?能否拿出来让我等见识一二?”

    虽然喝多了,陆缜却还是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怀疑之意,神色便是微微一沉:“下官对诗文一道确实不是太了解,不过说起歌曲儿嘛,倒是还作过一些的。其实真要放到军伍之中,这首《水手》并不是太好,我曾有另一首歌,今日倒是可以献与胡总帅。”

    胡总兵见这两个官员如此刁难陆缜本就不快,现在见他这么说,便凑趣似地接了一句:“竟还有更好的?你且唱来听听,若是真得用,本帅便让麾下将士将之传唱起来,倒也未必比那些什么诗文要弱了。”

    陆缜趁着几分酒意,也没什么顾虑的,便跟以往和同学喝酒后去ktv唱歌时那样,一下就站起了身来,拿筷子在身前的杯碟上一敲,轻唱了起来:“狼烟起,江山北望。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赫然正是屠洪刚的《精忠报国》。

    这歌可比《水手》更像军中歌曲,只一个起头,就让胡遂等武将一愣,继而都屏息凝神地听了起来,脸上很快更是露出了几分激动之色来。

    无论是词还是曲,这首歌都比此时流传在军中的歌曲要强上太多倍了,那种豪气,那种叫人一听就能记住的旋律,再加上热血的歌词,顿时就攫住了所有人的心。

    待陆缜唱到:“我愿守土复开疆,堂堂大明(这里自然是要改上一改了)要让四方来贺!”时,无论胡遂还是其他将领,都忍不住叫起好了,不少人更是一口干掉了杯中酒,面色赤红,却不知是酒意上了头,还是兴奋所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