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96章 居功首位

时间:2017-11-30作者:路人家

    事实上都不用陆缜去通知,次日上午,就有军营里的人前来探望,在得知陆县令终于醒来之后,张戴、王冰两名武官便陪着黄虎赶到了县衙。

    前两人和陆缜在经历了之前的城头血战后便已结下了过命的交情,毕竟人生四大铁他们已算是一起扛过枪了,而且还经历了几番生死,关系自然紧密了许多。至于后者,在得知陆缜之前的表现后,对这位早从胡总兵口中得闻其名的县令也是颇为佩服,故特来拜访。

    当看到陆缜居然已能自如地下地与他们见礼时,三个武人更是满面欢喜,黄虎竖起了大拇指赞道:“陆县令果然是条硬汉,我黄虎佩服!”

    王冰二人则规矩地抱拳行礼,这才问候道:“陆县令你身上的伤可无碍么?”

    “除了肩头有些不适和疼痛,倒是没什么问题了。”陆缜笑了一下:“手上不便,恕我不能回礼了。”说着,他的目光又落到了黄虎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他几眼后道:“想必这位便是黄参将了?”

    黄虎身量不高,但长得却很是结实,看着颇有威势,不过这时却笑得很是和善:“陆知县客气了,咱就是黄虎,粗人一个,所以今后说话有什么不当的地方你可莫要见怪才好。”

    “不敢。倒是在下失礼了,还未谢过几位的相救之恩呢。若非两位将军在我伤后继续奋战,恐怕陆缜早已死在鞑子之手;若非黄将军你及时带兵赶到,恐怕就是这广陵县城也将不保了。”说着他郑重其事地朝几人弯腰行礼。

    “陆老弟你太客气了,大家都是为朝廷效力,护一方百姓,这些都是咱们该当做的,用得着道什么歉?”黄虎显然并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般完全是个粗人,说起话来也是滴水不漏。

    另两人也忙回礼:“黄将军说的不错,我等不过是尽自己的职责罢了,实在当不得陆知县你如此相谢。其实真要论起来,该是我们谢你才是,这守城本就是我们这些武官的职责,最后却得靠你来主持大局。结果还累得你受了重伤,险些……”

    “我既是这广陵县令,自当守护这一方百姓。整治贪污者是如次,抵抗外敌自然也是一般了。”陆缜似是谦虚,又似是表明心迹的如是说道。

    “好!”他这话听得黄虎猛一拍手:“陆县令你果然不是一般之人,光这一句,就让老黄我想和你交个朋友了。”

    “黄将军肯折节下交,实在是我陆缜的荣幸。”陆缜忙顺势道。他知道身在边地能有个掌握兵权的朋友有多重要,至少如此一来今后就不可能再出现如萧默那样的事端了。

    黄虎见他应得痛快,心下也是一喜,对他又高看了一眼。虽然如今武官和文官间的差距并未拉开,但文人固有的清高还是让他们总自以为高了对方一头,在结交时也很难让直来直去的武人敢到舒服。可陆缜却毫无忸怩之态,虽是文官却也有一股子爽快劲儿和豪气,自然就对了黄虎的胃口。

    所以他哈哈一笑:“好,不过你我既然当了朋友,这称呼就该改改了,别老叫我黄将军,我痴长你几岁,就唤我一声老哥便好。”

    “既然黄老哥你这么说了,小弟便恭敬不如从命。”陆缜笑着又跟他略欠了个身,算是把关系给确定了下来。

    一番和乐融融的闲话之后,陆缜才入了正题:“这次鞑子来犯,咱们的伤亡很是不小吧?”

    他这一问题让本来颇为欢喜的气氛为之一变,王冰和张戴两个对视了一眼,才道:“正是。光是守城的军卒就战死了两百多人,再加上受伤的,现在能用的只有不到百人了。”

    “伤亡竟如此之大么?”陆缜有些意外地叹了一句。但想想这也是必然的结果,虽然他们有城池可依,但面对数倍之敌,还是最最善战的蒙人精锐,自然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

    “那百姓呢?”陆缜又想到了一点,紧跟着问道。

    “百姓的伤亡也是不小,大概也有近三百来人死在了这场大战之中。”张戴颇有些黯然地道。

    “哼,这些鞑子着实可恨,若是换了永乐朝时,咱们早就出兵打过去为众人报仇了。只可惜如今却……”黄虎感叹地摇了摇头,有些话却不好往深里说了。

    陆缜看了他一眼,明白他在发什么牢骚。如今大明对外敌的态度已变得很是保守,早不像永乐朝那般敢于主动出兵了。这对整个天下,尤其是百姓来说自然是好事一件,毕竟只有太平的盛世才是能让人安居乐业的前提。可是这一策略对边地将领来说就未必是件好事了,因为他们就此少了许多建功立业的机会,自然得发发牢骚了。

    倘若是一般的文官,在此事上或选择沉默,或会与黄虎争辩几句,但陆缜却不是这么想的:“黄老哥你说的不错,有时候我们的退让只会叫他们越发的猖狂。所以朝廷要想保境安民,必要的兵事还是免不了的。比如这一回,咱们就该借此用兵,给鞑子一个大大的教训才是。”

    “说得好!”听了这话,黄虎忍不住拍案叫好:“我说怎么就跟老弟你一见如故呢,原来咱们的脾气竟如此相合!若非你有伤在身,现在就为你这话便该痛饮三大碗好酒才是!”

    “这酒权且记下,待小弟伤愈之后,自会去大同与老哥你共谋一醉!”陆缜忙承诺道。

    “好,那我便在大同等着你。”黄虎欣然点头,同时也把陆缜之前的那几句话给记在了心里,想着到时见了胡遂后如实禀报,甚至可以拿这话报到朝廷里去,改一改现在边地沉闷保守的作风。

    陆缜可不知道自己随口附和的几句话竟会让人留了心,只是笑着点头。随后,又想起了一事:“不知刘把总他的伤势又怎么样了?”正是因为刘毅中箭晕厥,他这个县令才被顶上去的。

    “他的伤却是颇为棘手,即便能保住命恐怕今后也带不得兵了。”提起这事,黄虎的神色便是一黯。

    “竟伤得这么重么?”陆缜颇有些诧异。

    “那一箭中在心窝,差点要了他的性命,所以才如此麻烦。”黄虎叹了一声:“不提这个了。对了,我听说这次能击退鞑子你陆老弟的功劳当居于首哪。”

    “这如何敢当?若非刘把总和王、张两位带兵苦战,我一介文官怎么可能守得住这小小的广灵城呢?”陆缜忙谦虚道。

    “我说的并不是这个。”黄虎却一摆手道:“就众人所说,其实若非早在敌人杀到之前就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这广灵还真不好守。而这一切,都是因你陆老弟所发明的飞艇所致。所以论起功劳来,你自然是居首了。”

    陆缜闻言一愣,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对此他还真不好谦虚了,便只能笑了笑道:“不过是一些小把戏罢了,实在惭愧。”

    “小把戏?这飞艇我也是见过的,能让斥候身处高空将数十里外的环境尽收眼底,这可不是小把戏,而是大智慧!这东西要是能推而广之,让我边地各军镇,甚至是我大明所有城镇都用上,则再也不用怕有敌人前来偷袭了。如此,能让多少将士免除伤亡,你的功劳可是极大哪!”黄虎忙正色道。

    陆缜没想到自己之前用来应付胡遂的飞艇竟被他们如此看重,一时都有些不知该怎么说才好了,只能微微一笑。但仔细想想,这飞艇或许真有大用,毕竟这可是划时代的产物哪。

    黄虎又道:“本来总帅大人就有向朝廷推荐这飞艇的意思,只是担心某些人说三道四才有所犹豫。但这次广灵之战后,我想他应该就打定主意了,到时你陆老弟之名自然就能在朝中为人所知。若你真有朝一日飞黄腾达,可莫要忘了关照我们这些老朋友哪。”说着,哈哈笑了起来。

    陆缜忙又自谦了几句,同时也表了态。本来,他是想问问黄虎,为什么最终只是大同方面有援兵赶来,而更近的蔚县等地却不发一兵相救。但因为黄虎一直都没往这话题上提,他略一提也被其他话题给岔开了,便不再询问。

    陆缜知道,这其中必然另有隐情。而自己终究不是他们边军体系里的人,有些事情他们是不可能和自己说实话的。

    虽然心下有疑惑和不满,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也就没有深究的必要了。反正自己这一回也算是因祸得福了,这次守城的功劳一定小不了,却不知朝廷最终会怎么赏赐自己。

    就陆缜对大明历史的一些记忆,似乎文官立下战功所得的好处要远超武将,只是那些都是在中后期,不知如今这个文武地位相当的年代里,他们又会是怎样一番态度?

    不过有一点他却可以确信,此战之后,自己在边地的声望已足够高,今后做什么事应该就容易得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