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91章 男女纷争

时间:2017-11-26作者:路人家

    广灵城头此刻一片熙攘,既有战后吃力,想要靠墙歇息一会儿的军士,也有长舒了口气,满脸兴奋之色的百姓,再加上那些担了饭菜送上城头犒劳大家的城中妇人,似乎入眼所见那都是人。

    但陆缜在人群里只扫了一眼,便已看到了她——一个蓝布包头,只着一身简单衣裙,正笑吟吟地将简单的饭菜分发到军士百姓手里的女子——楚云容!

    其实不光陆缜看着他,不少男人的目光也都在她的身上脸上徘徊不去,因为比起其他女子来,她长得实在太过美丽,就如那红日升起,便会让夜晚的群星隐去一般,她的存在,也让周围的所有女子都黯然失色。

    正忙着分发饭食的楚云容似乎也有感应一般,察觉到了陆缜对自己的注视,抬起头来循着目光回望,眼中既有关切,又带了几许的欣赏和欢喜。没有多作犹豫,她便从随同的翠眉手里接过一只陶碗,然后朝着陆缜走来。

    本来打算从美人手里接到食物男子们见她突然离去,顿时露出惋惜之色,但随后见她是朝着陆县令而去,便又不敢有任何想法了,因为陆缜如今在他们心目中的地位实在是太高了,没人敢有半点对他不敬。

    笑着把碗递过去,楚云容轻轻地道:“你在这儿没遇到什么危险吧?”说这话时,脸上又现出了一丝红晕。

    陆缜接过伸手接过陶碗,却不吃也不谢,只是沉着脸:“你怎么跑这儿来了?这儿可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语气里颇为严肃与不快。

    本来想温言几句的,没想到等到的却是如此硬梆梆的回答,甚至还有些嫌弃的样子,这让楚云容一阵发愣,继而也有些生气了:“我为什么不能来这儿?你做县令守城有责,我既是县令的妻子,自然也该和百姓一道慰劳大家了!”

    因为心里有气,楚云容的声音颇为不小,顿时就让周围的其他人都听了个清楚。众人这才知道她的身份,一时间原来还有些觊觎之心的家伙立刻就把念头给绝了,而更多的人,则是对陆缜更加的钦佩敬服。

    也只有陆县令这样的英雄人物,才配有这等贤良的妻子!一般城中稍有地位之人的家中妻妾也都不会冒着风险上城头来给大家送吃的,她作为县令夫人居然就不计安危地来了,这让大家心里很是感激和佩服。

    不过楚云容现在心里却是有些委屈,又有些羞涩。当众承认自己是县令夫人,那就是当众说自己是陆缜的妻子了,可事实上两人却根本没那关系哪。更可恶的是,自己好心送饭,这几日里更是担心他在城上有什么危险,他倒好,见了面不但不感到高兴,反而直接就指责起自己来了,真真是岂有此理。

    看着面前的女人眼中晶莹一片,似乎随时都可能流下泪来,陆缜心里也有些头疼。她对自己的一片心意,他自然能清晰地感觉到,但是如今城头的情况毕竟不安全,蒙人虽暂时退却,但谁也不知道他们何时会再次发起进攻,多在此处耽搁一会,就多一分危险哪。

    为了楚云容的安全考虑,陆缜只能辜负美人的一片心意了。哪怕她看着很是委屈,却还是硬起了心来,挥手道:“这儿不是你待的地方,你赶紧回去,莫要成为咱们的负累。还有……”陆缜又扫了那些女子一眼:“你们也是一般,守城是城里男人的事情,你们都快些回去。以后要送吃的,送到城下便可,本官自会叫人下去取!”

    “你……”见他竟如此不留情面,这让楚云容更感恼火。但最终,却还是闷闷地应了一声,转身离去。在这么多人面前,她还是清楚要给陆缜留着面子的。

    而连县令夫人都只能乖乖听令了,其他女子自然更不敢不从,很快地,这些女人便陆续离开。城上男人们在稍作交流后,也明白了陆县令的一片苦心,便也没人说什么。

    事实上,他们也没心思谈这些小事,城外的蒙人虽然受挫,可危险远未解除,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发起下一拨的进攻。现在大家的注意力还是聚集在敌人的身上。

    不过显然这一回他们是真把蒙人给打疼了,打怕了。从中午直到天色暗下来,蒙人也再未发起过进攻,甚至连城下的尸首也没人敢去收拾,似乎已有了怯战之意。

    但陆缜却知道,这或许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和蓄势。一旦他们不退兵,决定再次攻城,其攻势一定将远超之前的任何一次!

    还有一件事情也一直横亘在陆缜的心中,那就是援军。这都一天半时间了,可周围的州县居然到现在都未见出一兵一卒前来救援,这其中的问题可就严重了。

    他可不知道是因为自己之前的作为导致其他驻军见死不救,只道是其他州县也出了什么状况。这也是可以想见的,毕竟蒙人这些年来从未正式攻打过大明边城,或许这一回是草原各部一场有针对性的进犯呢。

    虽然陆缜不记得在土木堡之变前曾有过这样一场大战,但他可不敢保证就一定没有。毕竟历史是由许多细节所组成,而自己在草原已闹出了极大的事端,难保不会因此促成这么一场兵乱。

    倘若真是如此,以如今大明的边境兵力足以抵挡像也先这样的强人率军来攻么?又或者,土木堡的悲剧会提前数年上演?

    越想之下,陆缜心里越是感到不安。但很快地,他又失笑了起来,自己怎么又想这么多了。如今自己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令而已,能做的也就帮着守城,至于其他的,即便真发生了,也不是自己所能应付的。

    呼地吐出一口浊气,再次望向城外的蒙人军营,陆缜的眉头又皱了起来:“城外之敌依然不去,主动权又全在他们之手,事情可不好办哪。只可惜可用的兵马实在太少,不然之前就该趁着胜势出城反击一回的,或许能就此将他们给击退了。”

    当天色彻底暗下来时,城上提心吊胆了大半日的军民都大大地松了口气。有了昨天的经验,他们知道这一天总算是撑过来了,因为晚上蒙人是不可能再发起进攻了。

    而且,即便附近州县的援军未到,大同的援兵也该在明天赶来了。到时这广灵城才算是真正的守住了。这个想法,让不少人的脸上都开始洋溢出了喜悦之色,在他们心里,战斗已就此结束,再不用和蒙人拼死作战了。

    这一情绪,随着晚上的饭食再次送来时,达到了最高点。只可惜无酒,不然他们都要痛饮一番以为庆祝了。而陆缜见此也是颇为满意,经白日的一场教训后,那些女人这回总算没有再送饭上来,这说明自己的威信还是很高的嘛。

    但他也就得意了没一会儿工夫,因为很快地,一个熟悉的窈窕身影便款款地朝自己走来。周围的将士见此,纷纷走开,就是林烈也默然地走到了另一头去,把一大段城上空间让了出来。

    来到陆缜跟前,楚云容把手上的一只大碗狠狠地往他手里一塞,看去时,却是一碗喷香的面条。随后,她的一双眼睛又狠狠地瞪着面前的男人,一副挑衅的模样。

    陆缜有些尴尬地一笑:“你怎么就硬是喜欢冒这样的险呢?这儿随时可能有战事发生,到时候大家还要照顾你……”

    “我不用你照顾。”楚云容迅速打断了他的话头:“我之前说了,我既是县令夫人,自当作为表率。男人在前头保护着我们和这座城池,我们这些女人难道就只能躲在后面,连一点小事都无法为你们做么?”说着,还气鼓鼓地白了他一眼。

    陆缜算是领教这位大小姐的脾气了,也有些后悔自己之前话语间的莽撞,似乎真伤到了她。倘若放在后世,楚云容绝对会是一个坚定的女权主义者,毕竟在这个女子地位低下的时代里,她居然敢把自己丈夫赶到一边去,而且那位还是有头有脸的七品县令,自己是有多大胆子才敢那么和她说话呀。

    想明白这点,陆缜只能低头:“好了,是我说错话了,我向你道歉。希望你楚大小姐大人大量,莫要再怪我了。”若非手上捧着面条,他都要打躬作揖了。

    见他服软,楚云容才哼的一声,面色缓和了下来:“这面条是我和翠眉一道做的,你赶紧趁热吃了吧。”

    “你居然还会做饭了?”陆缜下意识地说了一句,随即想到什么,又忙低头大吃起来。

    楚云容本想发作,见他如此模样,却有些乐了:“喂,我真有那么可怕么?”

    “那个……差不多吧。”陆缜含糊道:“这个面味道还可以,若是能多放点糖,就更好了……”

    就在两人说着闲话,气氛变得更加柔和的当口,突然,后面的城下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呼啸声,一支利箭突兀地自下飞射了上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