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85章 重担在肩

时间:2017-11-23作者:路人家

    火结的突然战事其冲击力更甚于刚才的刘毅被重伤,因为他死得实在太也古怪了些,大家都是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本以为他不可能中招的,结果却……

    刹那间,广灵北城城墙之上陷入了一片古怪的沉寂,不光是一众蒙人愣在了当场,就连明军也有些诧异地住了手,用怪异的目光看着靠墙而亡的火结,也有人小心地看着陆缜,这个并不强壮的年轻官员怎么就有如此本事了?此时是城头就仿佛重新回到了刚才陆缜刺杀火结时的一刻,一切都暂时停止了。

    陆缜的心别别地跳得飞快,胸腹间更有东西不断翻涌着,似乎随时都会呕吐出来一般。杀人的感觉实在很不好,哪怕他在草原上已杀过不止一人,但这种主动的,面对面的刺杀却还是首次。火结那双依然圆睁,死不瞑目的眼睛,直到此时依然死死地盯着他,让他直感到背心一阵发凉。

    突然,一个声音在陆缜的心中响起:“现在可不是愧疚心慌的时候,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呢!”这个声音让他猛然惊醒,随即手用力一抽,便唰地一下把刀从火结的尸体里拔了出来,然后他持刀向着城外斜指,口中大喝:

    “大明的将士们,保民杀敌!杀敌卫国!杀!”这一声大吼,陆缜用尽了全身的力量,声音大得东西两处城门上奋战的明军都听到了,附和似的发出阵阵嘶吼。

    而这一声也如炸雷般在所有北城城头上的明军将士耳边轰响,把他们从错愕中直接一把拉了回来,所有人的神情都是一变,随即呐喊声也响了起来:“保民杀敌,杀敌卫国!”

    倘若没有陆缜刚才石破天惊地刺杀火结的结果,他的呐喊或许还不会感染到这些明军将士,因为他毕竟只是个文官,与军士们之间有着天然的隔膜。但现在,情况却完全不同了,他的吼声居然就得到了所有人的响应。在刘毅生死不知的情况下,陆县令已成为这些人的主心骨,他的话便是鼓舞他们继续拼杀的底气所在!

    伴随着这一声声的呐喊,所有明军的眼睛已变得血红,杀气腾腾地挥舞着手中兵器,如凶恶的野兽般朝着跟前的蒙人狠狠扑去,他们手中的兵器,便是猛兽那尖利的爪牙。

    战斗再起,但这一回,局面已彻底逆转。蒙人因为火结之死而军心动摇,此消彼长之下,根本抵挡不住明军凶猛的进攻,顿时间,城上的蒙人被一一劈翻刺倒,被大步向前的明军推逼得不断朝后退去,最后更有人在惊恐中直接跳下了城墙。

    虽然依旧有蒙人还在继续往城上攀来,但他们的动作已明显变缓。随着之前登上城头的蒙人数量急剧减少,身在城外的他们已变得极其被动与危险了。

    军心士气是个极其古怪的东西,它看不见摸不着,但却确确实实的存在着,它能很轻易就改变一场战斗的风向。就如广灵城头的这场攻防战,随着军心的突然逆转,结果也就随之改变。

    本已在城头站稳脚跟的蒙人因为火结之死被杀得毫无还手之力,不断被挤压,最终彻底失去了辛苦拼下的落脚点,从而让后续人马无以为继,最终只能不断丧生于明军刀下。

    当看到这怪异一幕时,裕泰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心中的怒火更是熊熊燃烧,明明占据着绝对优势,破城只在旦夕间,结果却被即将崩溃的明军杀得大败亏输,这对他的打击也是极其严重的。

    但即便他再好强,也知道今日的战斗已无以为继了。军心士气已跌落到了谷底,兵马的伤亡更是巨大,再加上天色已暗了下来,继续强行下令攻城只会让更多人葬送在明军手下。终于,理智压住了愤怒,他把眼一闭,头一低下了命令:“退兵!”

    苍凉的号角声再次响起,与之前悠长有力的声音不同,这一回却是两声短促的号角声,然后才是长长的,如叹息般的一声长号。

    还在硬着头皮冲上去的蒙人顿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因为这是退兵的信号。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些人立马就转身往回撤去,挂在城墙上的蒙人也赶紧往下落,生怕走慢了就要留在这儿了。

    就如潮起总有潮落,蒙军气势逼人的冲击终于退却,只在城头城下留下了一片疮痍和尸体,还有那仅剩的几十名来不及从城头逃生的蒙人。

    这些人的下场不言可知,愤怒的明军根本不会容他们继续活着,冲上去一顿刀枪并举,就把残留的蒙人全数杀光。

    此时,夕阳最后的一道余晖业已隐去,晚霞的红与城头鲜血所染就的红色似乎已彻底融为了一体。今日的战斗,终于以明军的惨胜而告终。

    @@@@@

    看着仓皇退去的蒙人,陆缜只觉一阵心促气短,双脚更是一阵发软,人也跟着摇摇欲倒。

    经历了这一场战斗,不但局势乍起乍落,而且还亲手杀了一名敌军主将,让他整个人都感到了一阵兴奋后的虚脱。在压力骤去之下,人就有些站不稳了。

    这时,一双手及时扶住了他:“大人,还请小心!”正是林烈看出了他的不妥,立刻出了手。

    与此同时,所有明军将士也把目光投到了他的身上,炽热、崇敬……他们的目光里闪烁着叫人心悸的光芒,看陆缜就跟看神佛或救世主一般。

    不知什么时候,有人突然单膝跪了下来:“见过陆县令!”

    随后城头所有人都照此向陆缜行下礼去:“拜见陆县令。大人,我们终于胜了!”

    这一句话,让陆缜感觉到了肩头沉甸甸的都是份量,他看得出来,这些人已把自己当成了主心骨。只因这一战,自己这个文弱书生居然成为了他们可以依靠的主心骨!

    但他显然没有心思去感受这种异样的感觉,而是迅速转头看向另一边的刘毅:“快,去看看刘把总的伤势如何!”

    众人这才醒过味来,赶忙纷纷上前,却发现刘毅因为失血过多彻底失去了知觉。唯一的利好是,至少他还有一口气在,尚未彻底死去。

    呼地吐出一口气,陆缜知道自己这一回是非要担这个这个重任了。因为在发现这一结果后,所有人都拿目光看向他,等着他做出下一步的指示。就是从东西两城门处赶来的王冰和张戴二人也都眼巴巴地看着他。

    这便是如今大明军队的局限性所在了,一旦主将重伤或是战死,就没有人能够顶上来。所以一场战斗的胜负往往与主将个人的能力大有关系,这广灵的一营五百来人如是,十万大军亦如是。

    好在这一回有陆缜突然打旁边杀出,重新凝聚了全军斗志,不然恐怕在刘毅倒下的同时,明军就要彻底崩溃,广灵也将完全失守了。

    “暂且就地歇息,把鞑子的尸体都抛下城去,咱们军中兄弟的尸体则好生收敛,先送下城去吧。”陆缜下达了他取代刘毅后的第一个命令。

    “是!”众将士答应一声,便立刻开始动起手来。

    那些蒙人尸体被他们扔麻袋般直接从城头扔下,有侥幸未死的,也被人冷酷的在胸口扎上一刀,然后再被抛尸城下。

    对此一幕,陆缜没有半点反应。在经历过刚才的惨烈战斗后,谁会去怜悯这些敌人呢?因为倘若胜负异位,只怕蒙人只会比明军更加凶残,就是城里那些无辜的百姓也将被残杀殆尽了。

    陆缜只在那些垂死的蒙人身上一扫,便收回了目光,随即下令:“把受伤的兄弟和刘把总都送回城里,交由医馆中的大夫诊治。”

    “是。”这些粗心的将士这才想起善后之事来,赶紧抬起刘毅等人,急匆匆地就往下而去。

    “还有……”陆缜看了看城头只剩不到三百人的队伍,倘若明日蒙人再次大举攻城,这点人马还能抵挡住一浪高过一浪的攻击么?对此,陆缜可没有什么把握,他虽然已得明军将士的心,但却压根不懂得怎么指挥军队守城哪。

    在沉吟了一下后,他才在众将士的注视下说道:“去县衙找申主簿和候县丞,让他们以县衙的名义招募城中青壮男子上城共同守我家园。”虽然寻常百姓在战场上的作用不是太大,但多些人手总是好的。

    众人再次领命,这才匆匆跑下城去。

    而陆缜,则有些脚步蹒跚地走到了城墙边,远眺着已渐渐看不清具体情况的蒙人军营,一抹无奈的苦笑浮上了他的嘴角:“千斤重担都落到了我的肩上,这么多百姓和军卒的命都由我一人而定。我真能守住这广灵城么?”

    听着不断从城下传来的重物落地的砰响声,陆缜长长地吐出了一大口气来,告诉自己:“即便力有未逮,也只能勉力而为了,撑得一刻是一刻。只望周边的援军能尽快赶到,这广灵小城可支撑不了太长时候哪……”

    只是,这援军会如他所期盼的那般及时赶到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