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大明 第81章 广灵攻防战 上

时间:2017-11-21作者:路人家

    陆缜作为一个穿越者从后世的影视剧以及史书中都曾见识过两军对垒的场面。但史书中对战争的描写总是那么的简略,更多只是作一个概括,而影视剧,即便投入再大的大片,其实也不过给个模糊的场面罢了,放近了也就百十来人的争夺罢了。而眼前亲眼所见的战场,可就比他心目中的要可怕得多了。

    无数的蒙人如浪潮般汹涌冲来,人未到,那摄人的气势已铺天盖地地冲了上来。随后便是无数绳索高高飞起,准确地套上了城头垛口,那些蒙人就跟人猿泰山似的,攀援而来,速度之快,让人都觉着他们身下还有阶梯可以登着借力呢。

    只一会儿工夫,这三丈许的城墙已被他们登上了过半,眼看着这些凶残嚎叫的鞑子都快要彻底跨上城来了。这让陆缜的心猛然揪紧,都要下意识握紧拳头以求自保了。他甚至都想问一问那边岿然未动的刘毅,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他还不下令攻击,把这些登城的敌人给杀落回去。

    但最终,陆缜还是忍住了这一冲动的想法。论指挥作战,他是个彻底的门外汉,连所谓的兵书都不曾读过半本,所以连纸上谈兵的能力都没有,对此只能做一个安静的旁观者。他相信,刘毅绝不是会被这么点动静就吓得完全不知该怎么办的人,不然这广灵城也不可能是由他来带兵守了。

    陆缜的看法显然是正确的,虽然站在城头没有任何的言语和举动,但刘毅整个人的神色却很是淡然,只有握紧了腰间刀柄的手指关节有些发白。

    将是兵之胆!当一个将领在面临如此变故依然能稳如泰山时,他所率领的手下也就能沉得住气了。就是刚才愤怒发泄的兵卒这时候也显得格外镇定,只是用目光死死盯着下方,没有半点慌乱,也没有人随意出手。

    直到看见敌人上到两丈许高,很快就能翻身上墙时,刘毅方才猛地拔出随身的刀来,用力向前一挥:“弓弩手,上前!”

    轰地一声,上百名弓手已整齐向前,居高临下地把弓箭对准了下方不断接近的敌人。伴随着刘毅大喝一声:“放!”后,他们早拉满了弦的弓弩就迅速回位,上面所搭的箭矢迅速朝着底下的敌人激射而去。

    一刹那间,惨叫声便从下方不断传了上来,同时还伴有重物落地的啪嗒声,那是有些蒙人在中箭后身子一松,从绳索上掉了下去。

    一批弓手射出箭后,迅速退下,第二批百名弓手便随之上前。这一回不必刘毅再下令放箭了,他们便再次向下攒射。然后第一批便已再次顶了上来……

    如此交替着射出两三轮后,城墙上的情况便已完全改变了——

    那些蒙人身在半空,根本无法躲避不断射来的箭矢,即便能单臂擎住绳索,再挥舞手中兵器挡架,却也无法把角度刁钻且数量繁多的箭矢全部拨开,于是不断有人中箭掉落,最终他们的气势一弱,便有人开始顺着绳索往下走了,更有甚者,心慌之下把手一松,直接就掉落城去。

    这两丈多高的距离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砸落在地,却也要受上些伤的。尤其是那些运气差的,若是背或头着了地,就是送命也是可能的。一时间,城下哀叫一片,蒙军的第一波攻击就这么生生被几轮箭矢给击退了。

    虽然这次的攻城真正抛绳登城的不过两三百人,但其失败对整支蒙军士气的打击依然不小。直到这时,他们才知道自己想要攻陷的可不是一座软弱可欺的小城,这是一块铁板哪!

    陆缜在旁看着这一切,在敬佩之余也有了自己的看法,终于明白了刘毅之前沉默静等敌人攀城过半后再发起反击的目的所在了。

    因为只有等敌人上到这一高度,他们想要从容退兵的可能性才会变小。而且在两丈许的高度中箭跌落,是可以对敌人造成巨大损伤的。不然若低一些,或许他们只是稍有伤亡而已了。

    另外,让这些蒙人攀上来也起到了一个保护自身的作用。因为后面的蒙人是不可能在不伤到自己人前提下放箭对城上明军构成威胁的。一旦蒙人的弓箭失去了作用,守城明军自然就安全得多了。

    想明白这一些后,陆缜对刘毅以及那些守军是打心眼里的佩服,这便是如今这个时代大明最精锐的将领和军士的素养能力了。即便在如此危险的关头,他们依然能冷静地对事情做出最合理的判断,从而掌控战场上的胜败。

    这是土木堡后,大明锐气和精英尽丧后的明军所完全无法相比的,是大明百来年在与蒙人的几番大战却占据着绝对优势而培养出来的底气与信心。这就是军心士气,虽然看不到摸不着,但却实实在在地存在,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每一个大明的将士内心!

    当陆缜心生感慨,并学习到这一手时,刘毅也深深地看了陆缜一眼:“这位陆县令果然不一般,刚才居然能忍得住没有说什么话。”

    在刘毅的认知里,那些文官虽然不懂兵事,却最是喜欢指手划脚。在面对危险时,更会惊慌失措,甚至大有越俎代庖的做法。这也正是他一开始不希望陆缜留在城头的原因,他怕这位会影响了自己指挥作战。

    但陆缜的表现却大大地出乎了他的意料,虽然一开始有所慌乱,但很快又忍住了。而且看他的神色,绝对不是被眼前的局面所吓住的模样,这是个真正有胆色的年轻官员哪!

    想着这些,刘毅看陆缜的目光又温和了几分。原来还只因为陆缜受到胡遂的看重才对其有所恭敬,现在却是发自内心地把他当成可交的朋友了。

    不过此时却不是交心的时候,目光一闪间,刘毅已大声喝道:“全军后退!盾牌兵上前,竖!”

    伴随着他这一句话,刚刚射完手中箭矢的弓箭兵立刻就退了回来,同时百来名手提巨大的,足有桌子大小木制盾牌的兵卒便冲上前去,在城上筑起了一道盾墙。

    陆缜见此,心里陡然一动,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与此同时,城下已响起了一阵更加凄厉的号角声,随即呜呜的呼啸声就从前方由低而高地响了起来,密密麻麻的利箭便带着蒙人复仇的怒火如雨点,如飞蝗般地直朝城头扑来。

    倘若这时那些弓箭兵还在城头,恐怕这一下就能把他们全射成了刺猬。可是现在,广灵城头已换成了一批手持巨盾的强壮汉子,那些箭矢多半都被那坚实的盾牌给挡了下来,只听得一片笃笃之声,那是箭矢钉进盾牌表面的动静。

    也有一些箭矢还是从盾牌间的缝隙里射了进来,把几名倒霉的兵卒射伤。更有两名盾牌兵也中了箭。可就在他们一晃间,身后就有兵卒快速补上,顶住了他们的位置,继续与那似乎无休无止的箭矢作着抗争。

    陆缜只觉着头顶一片天都是烟压压的,这种战争时所产生的强大压力,让他的呼吸都有些不那么顺畅了。而这,还只是两千敌人的来犯罢了,要是换成上万,甚至几万人马的攻伐,又将是怎样一番光景呢?这一点,任陆缜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此乃鞑子攻城时惯用的几招而已,咱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不知何时,刘毅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神色轻松地说道:“当初他们就是这么与我太宗皇帝的大军作战的。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他们却是没有任何的长进。”

    “呵呵,他们不长进也是好事,不然我们的将士们的死伤可就多了。”陆缜有些勉强地笑了一下道,只是这笑容实在很不好看。

    “陆县令这是首次见识如此阵仗吧?”刘毅由瞥了他一眼。

    陆缜点头,算是默认了。随后又问道:“不知接下来鞑子又会怎么做?”

    “接下来嘛,我们可能就会有麻烦了。”刘毅神色凝重地道:“他们毕竟兵力是咱们的数倍,在强攻一门而不得其法后,恐怕会分兵攻打我其他三面城门了。而我们兵力有限,必然会限于被动。”

    陆缜一听这话,面色也是一变。直到这时,他才想到这广灵城可不止一面城墙面对着蒙人的威胁,这座孤悬在此的县城还有东南西三面可作为敌人攻击的目标呢。只要蒙人的兵力足够,一旦分兵防御,守城明军的力量就势必要捉襟见肘了。

    刘毅神色严肃地看着前方,那里的箭矢密度已然迅速下降,显然是蒙人也知道这么攒射对城上的威胁有限,所以不再浪费箭矢了。

    见此,陆缜的神色也是一变:“那咱们怎么办?”

    “即便明知道分兵不利,也只有分兵一途了。只希望援兵能早些赶来吧,不然我广灵城真坚持不了多少时间。”说着,刘毅有些忧虑地看了看那渐渐往西去的日头,这才不过两个时辰而已,战事也才刚刚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