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七百三十一章 有完没完

时间:2018-09-03作者:安懒

    魏夫人吓的忙拉住魏书雅的手臂:“书雅,娘带你去换衣服。wwΔw.『ksnhu『.la”魏书雅倔强的不肯动,魏夫人又担心又心急,凑到她的耳边说,“书雅,听话,再不去你姑母就要生气了。若是惹了你姑母生气,以后在这个皇宫中可就没有人替你撑腰了

    。”

    魏书雅看了眼夜后,见她果然已经动怒,这个时候也不敢再任性了,只好随着魏夫人去换衣了。看着魏书垂头丧气的离开,夜璃心是开心了的乐了花。叫她平日里就会趾高气昂的,今天终于遭到报应了吧,随后她佩服的看着夜思天。天儿真是聪明,又能稳得住气,

    要是换做是她,绝对是做不到这样的。

    魏书雅离开,夜后道,“本宫去换身衣服,你们先回御花园里再赏会花吧,待到时辰到了,本宫让齐嬷嬷领你们去清膳宫。”

    成贵妃也道,“我也去换身衣服,璃儿,你随我一起回宫。”

    众人行恭送礼,“是。”

    等夜后与成贵妃等人离开后,众人才起身,跪着的那五个宫人也都退下了。

    待只剩下自己人时,韩墨卿回头抬手轻戳夜思天的额头,“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在这个皇宫里居然也敢动起手来了?”夜思天抬手摸了摸额头,“娘亲,我今日已经忍她很久了,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麻烦,我忍不了了才动的手。再说了,我动手之间也看了,这周围没多少人的,就算

    有几个宫人也是公主叫来的,她叫来的人即便不是她的人,那也不可能是皇后的人。只要不是皇后的人,我就不用担心他们会乱说话的。”

    “你倒还有理了。”韩墨卿说,“你就不能再忍忍,又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哪里是我跟她一般见识,是她一直找我的茬,从宫门外换衣的时候她便已经看我不快了,这之后更是处处不爽。”夜思天道:“我也躲了,可是她偏偏又找了过来。”

    夜云岚看着韩墨卿道,“好了,你也不要怪天儿了,魏书雅是什么样的人我跟蕴柔都知道,这事肯定不怪天儿。”蒋蕴柔也跟着道,“是啊,那魏书雅仗着皇后是她的姑母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娇横,看谁不过眼便去找麻烦。今日也是她先招惹的天儿,又怎么能怪天儿呢,难道你愿意天儿

    任人欺负吗?”

    任人欺负?

    韩墨卿说,“她不去欺负别人就好了,怎么可能任人欺负。我这还没说她呢,你们就都为她说话了,这样是会宠坏她的。”

    夜云岚疼爱的看着夜思天道,“是有人会被宠坏,但是我们家的天儿是绝对不会被宠坏的。”

    夜思天笑看着夜云岚,“还是姑姑最懂我了。”

    韩墨卿无奈的看着夜云岚跟蒋蕴柔,这两个人真是太惯着她了。

    “要说这事还要怪娘亲。”

    韩墨卿疑惑的看着夜思天:“这件事哪里又跟我有关系了。”

    夜思天却一本正经道,“如果不是娘亲将我生的女恨男爱的,又怎么可能惹上魏书雅这样的人呢。”

    韩墨卿听后,忍不住伸手捏住夜思天的俏鼻,“以后别事没事的往长公主府跑,跟你沐舅舅呆一起时间长了,脸皮都变的跟他一般厚了。”

    蒋蕴柔笑道,“这天儿说的却也不错啊。”

    夜思天更是得意了,“看吧,蒋姨也说我说的对呢。”

    蒋蕴柔又补了句道:“不过这脸皮也是真的变厚了。”

    夜思天皱了皱鼻,撒娇的嗔道,“小姨。”

    几人边笑边往御花园的方向走去,说笑归说话,韩墨卿提醒道,“天儿,过会去清膳宫用午膳,皇后也会领着向位皇子来一同用膳的,你可不能像方才那样冲动了。”

    夜思天见韩墨卿担心,也不再开玩笑,“娘亲,我明白了。你放心吧,到时候就算是魏书雅再怎么挑衅我也就把她当一只嗡嗡的苍蝇不理会她。”

    韩墨卿听她这么说略放心了些,可又有些不舍的说道,“也不必一直忍着,她要是过份了你私下里给她使些绊子就可以了,不要闹出像刚才那般大的动静。”夜思天闻言心里也是暖暖的,娘亲让她一直忍着也不过是不想她太过引人注目而已,“好了,娘亲我知道的,你就不要担心了,就像你方才说的,你的女儿怎么可能任人欺

    负呢。”

    几人正说着话便看到夜后身边的齐嬷嬷向这边走来,夜云岚自问了句,“这还没到用午膳的时辰,怎么齐嬷嬷就来叫人了。”

    说着齐嬷嬷已经走了过来,“老奴见过几位主子,皇后娘娘让老奴来请各位主子去惠禧宫,等时辰到了再一起去清膳宫。”

    夜云岚会意,这皇后娘娘是回了宫中发现,就这么晾着她们委实小气了。现下冷静一下,便叫齐嬷嬷让人来请了。

    “我们自然都是听皇后娘娘安排的。”夜云岚说。

    接着齐嬷嬷便领着几人往惠禧宫的方向去,只是还未走几步便看到四公主也走了过来,见到齐嬷嬷也是一脸的惊讶:“齐嬷嬷也是来请皇姑奶奶跟夜王妃们的?”

    齐嬷嬷向夜璃见了个礼:“皇后娘娘派老奴来请长公主几人过去的。”夜璃想着先前母妃所说的,若是母后的人来请她也不必争,正准备离开的她看到了夜思天,想了想道,“既然母后先请了,那我便也不跟母后抢人了,反正到了时辰母妃也

    要去母后的宫里与母后一起去清膳宴。只是,天儿,你跟着我去母妃的宫里玩会可好,等时间带了再与我跟母妃一起去母后的宫里。”听到夜璃的邀请,夜思天看向韩墨卿,夜璃见她这般,直拉对韩墨卿道,“夜王妃,你便让天儿跟我一起去吧,我保证过会一定还将天儿完好无缺的带到母后的宫中跟你会

    和。”

    韩墨卿被夜璃的话逗笑了,她看着夜思天道,“既然公主都来请你了,你便去陪着她吧。”

    夜璃倒是比夜思天还要开心,立即道,“谢谢夜王妃!”目送走韩墨卿以及齐嬷嬷等人,夜璃便迫不及待的拉住夜思天的手,“天儿,你真是太了不起了。你刚才居然就那么把魏书雅推下了荷花池,还让她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

    出。”

    “嘘!”

    夜思天食指置于唇边:“公主,小声一些,若是被有心人听到可就不好了。”夜璃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见没有什么异样才又开口,声音也比方才小了不少,“天儿,我是真的佩服你。你都不知道我讨厌这个魏有雅讨厌多久了,可是却又一直拿她没

    办法,今天看她灰溜溜的不知道有多开心呢。”

    夜思天笑道:“那只是你一直不屑于跟她计较罢了,今日我那般做也是实在气不过了。不过我确实要谢谢你今天为我出头说话。”

    其实她的本意并没有想着她为自己出手,只要她不站在魏书雅那边对她来说便已经是帮助了。

    夜璃不在意道,“不必客气,我本来就讨厌她,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好机会还不趁机赶紧落井下石一下。”

    能讲落井下石说的这般光明磊落又可爱的也只有她了。

    “天儿,母妃的宫中有可吃的零嘴了,过会我让母后都拿出来你,给你尝尝。”夜璃喜欢一个人便是如此,对方喜欢的便都想着给她。

    夜思天听了眼睛里浮现异样的光芒:“那好啊。”

    一边的沅儿提醒道:“小姐,再过不到半个时辰就要用午膳了,还是少吃一些零嘴吧。”

    “放心放心,我也就是都尝尝,不会吃很多的。”夜思天说着已经催促起了夜璃,“公主,我们快些去成贵妃的宫中吧。”

    夜璃点头,也加快了些步伐。

    正走到路口拐弯处,另一条路上也有两个人向这边走了过来。

    看清楚迎面走过来的人,夜思天眉头微皱,真是冤家路窄,在这里居然还会遇到他。成兰亭看到对面的夜思天时,整个人微愣了下,自从那日父亲跟祖母训斥并再三警告他,不许再惹夜思天的麻烦时,成兰亭看到夜思天的第一反应就想逃。只是这会他调

    头就走,又会显得他好似怕她了一样。而且这路也不是她的,他也不是不能走。

    夜思天看着与成兰亭的距离越来越近,心里只想着就这样擦肩而过就行了,她实在是不想再招惹任何的是非了,就这么安安稳稳度过今天就行了。

    夜璃看到成兰亭本想问声表哥好,可是见对方低着头看也不看她的一直往走前,想着他大概有事便也就算了。

    成兰亭与夜思天路过,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他居然流汗了?一定是太热的原因。

    “少爷,方才路过夜小郡主的时候,她瞪了您呢。”张格说。

    成兰亭停下了脚步,方才他只想快走点,倒没看到夜思天瞪自己:“你说的是真的?她瞪我了?”

    张格点头:“可不是,不仅瞪了少爷,那双眼睛里分明还有瞧不起。”

    瞧不起?

    成兰亭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瞧不起他了,他其实也知道,身边没有谁瞧得起他,谁都在暗地里嘲笑他胖,笑他笨,笑他连字都认不全。

    听到张格说夜思天瞧不起他,他心中便起了怒意,转过身去:“夜思天!”正与夜璃走着的夜思天听到身后叫声,无奈叹气,有完没完了,就这么路过不行吗?她跟他也不熟,并不觉得有什么要说的,而且他生气的声音又是为何,见夜璃要停下

    脚步,夜思天牵着夜璃的继续走:“公主,我们继续走。”“少爷你看,这夜小郡主分明就是无视你,你叫她,她都装做没听到一般。”张格在成兰亭身边添油加醋道,“现下相信奴才没有看错了吧,方才夜小郡主瞪你的时候分明还

    有瞧不起。”

    成兰亭本就是易怒的,被张格这么一说就更生气了:“夜思天!”

    成兰亭的声音高到夜思天想要无视也没办法无视了,她只好停了下来转身,很是无奈的看着成兰亭,“请问成公子有何指教吗?”

    夜璃也转过身,“表哥,你认识天儿?”

    “天儿?”成兰亭反问,“璃儿表妹,你跟她很熟吗?”

    夜璃笑道,“ 今日天儿入宫刚认识的,但是天儿长的好看,人又好,我很喜欢所以想与她亲近。”

    这人美倒是美,好不好他就不知道了,成兰亭感觉到身后的张格推了推他,才反应过来他叫住夜思天的原因,看着夜思天置问道,“夜思天,你方才是不是瞪我了?”

    夜思天一脸诧异的看着成兰亭,他说什么?瞪他?她方才明明看都没有看他好吗?这个人找茬这么随便的吗?

    “成公子误会了,我方才并没有瞪你。”夜思天耐着性子说。

    成兰亭却不是那般容易放弃的,“你若是没有瞪我,你心虚什么?”

    夜思天真的是一脸的不可思会议:“我哪里心虚了?”“你若是不是心虚,我方才叫你,你为什么不理我。”成兰亭又道,“别说你没听到,我刚才那样的声音,除非是聋子,否则不可能听不到的。你说说,你这不是心虚又是什

    么。”有时候比起仗势欺人更可怕的是胡搅蛮缠,夜思天也是奇怪了,这皇后的魏氏一族跟成贵妃的成氏一族不是京城中势力最为强势的两方吗?怎么就有魏书雅跟成兰亭这两

    种人。

    “你现在怎么不说话,你不说话是不是就代表……”看着成兰亭还一副很有道理的自说自话着,夜思天便没了耐心,“有完没完,瞪什么瞪,我连看你一眼都不想看,谁还花那个时间瞪你啊!”说完便拉着夜璃转身离开,留下刚被吼完没回过神来的成兰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