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七百一十三章 卖 惨

时间:2018-08-14作者:安懒

    夜后面色略难看,“母后,现下天气这般的寒冷,在外面跪上一个时辰,琛儿的身子又哪里受得了?”

    夜太后看着夜后道,“怎么,你的儿子是儿子,别人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若是你的孩子被近十个侍卫同时殴打,你会是什么反映?洛寒的身体就受得了了?”

    这件事夜后自然也都查的清清楚楚的了,只恨自己的儿子心思还是不够深。以她调查到的,分明就是夜琅在旁边煽风点火。

    “母后,那洛寒他还好吗?”见夜太后这般的模样,夜后不得不佯装一下关心夜洛寒的模样。“若是不好,哀家便也不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了琛儿。”夜太后略有些不满的看着夜后,“你是皇后,是夜玺国的国母,教出来的儿子应该成为夜玺国的楷模,而不是一味的护

    着他,宠着他,让他变的目无尊长。洛寒与他虽然性格相仿,可怎么说也是他的皇叔,他不仅半点尊敬没有,甚至连最起码的礼貌都没了。”

    夜后本来是为夜琛求情的哪里知道反而受了夜太后的一通教育,面色也有些不好看,却也不得不遵从的应声:“母后教训的是。”

    “哀家老了,这后宫的事情也管不了了。但是洛寒既然住在了哀家的行宫里,哀家自然是要护好的。你是皇后,这宫里宫外的孩子都是你的孩子, 你都要照顾好。”

    “是。”太后这是在告诉她,别只管着自己亲生的儿子,也要帮忙照顾好夜洛寒呢。

    “好了,这时候也不早了,哀家也还要再去看看洛寒,你就先去忙你的去吧。”夜太后说完后但下了逐客令。

    “那,母后,琛儿……”让她的孩在外面跪上一个时辰,她心里又怎么忍心。

    夜太后不容拒绝的看着夜后道,“一个时辰后,让他回去。”这些年夜太后从未管过后宫的事情,也不会管她的皇孙们,可这会分明就是要为夜洛寒出头。夜后知道,夜太后也是想借着这件事在告诉宫里的其他的人,夜洛寒这个人

    别人是碰不得的。

    纵然这些年,整个后宫都在她的掌握下,可是夜太后的命令她终是不违背的。

    夜后离开夜太后的行宫后便来到夜琛的跪着的地方看他,只见夜琛早已经冻的脸色发青,见到夜后来时,开心的露出笑来便准备起身,“母后,你 终于来了!”

    夜后见琛要起来,上次扶住他的身子便将他又压了回去。

    夜琛愕然抬头,“母后,你这是做什么?”

    夜后即心疼又为难的看着夜琛道,“琛儿,你皇祖母罚你跪一个时辰才让你起身,你便认罚吧。”

    一个时辰!

    夜琛抓住夜后的手,“母后,这天气这么冷,我怎么能跪一个时辰呢!母后,你去帮我跟皇祖母求求情啊。”

    这才刚跪了一柱香的时间,他的膝盖就疼的不行,更何况一个时辰呢。

    夜后握住夜琛的手,“琛儿乖,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母后已经让人回宫去给你多拿起个蒲团了,过会你垫着跪便没有那般冷了。”

    听夜后这么说,夜琛更惊讶了,母后这是真的让他跪一个时辰?

    “琛儿,你忍忍,一个时辰很快就去了。”夜后在心里给夜琅狠狠记了一笔,若不是他在一边挑拨琛儿又怎么会这么冲动呢。果然,成妃还是按耐不住了!

    夜琛又气又急,没想到连母后去求情都没有用!他可是皇祖母的亲孙子啊!没想到她不护着自己的亲孙子,反而护着别人。

    看着偶尔路过的奴才,或有意无意投过来的视线,夜琛气的被冻的发青的脸都有了些红晕。他看不用等到明日,他因为让人打了夜洛寒而被皇祖母罚跪的事情就已经传遍整个皇宫了,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偷偷的笑他呢。夜洛寒!不仅害得他被罚跪,还让

    他成为了别人的笑资,他不会让他好过的!

    他就不信,皇祖母能时时刻刻的护着他!

    看着夜琛怨恨的眼神,夜后心里也带了些怨意,再怎么说这个夜洛寒也不过是个质子,可是母后竟这般的护着,甚至不惜惩罚琛儿未免也有些过份了。

    成妃行宫中

    成妃在听到夜琛还跪在太后行宫外的石子路上时,面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不管这件事谁对谁错, 太后即罚了夜琛,那么就是打了皇后的脸,这般她心里也好受了些。

    一边的夜琅道:“母妃,你说父皇会不会因为这件事而责怪三哥?”

    自小父皇对三哥就多一丝偏爱,他心里也总是觉得不公,就不知道三哥做下这件事后父皇对他的喜欢会不会改变一些。 “太后虽然罚了夜琛,但你父皇不见得就会觉得这件事是你三哥的错。”毕竟皇上对夜王爷不喜,那么连带着对他的孩子自然也是不喜欢的,夜琛是他最喜欢的孩子,这样两个人有了冲突,无论谁对谁错,在皇上的心里错的那个人终是他讨厌的那个人:“他甚至还会心疼你三哥被罚的重了些,当然,他表面上还是会表现成支持你皇祖母的态

    度。”

    毕竟这件事,谁对谁错,大家都有目共睹。

    夜琅很是失望,“那真是可惜了。”早知道他也不在一边推波助澜了,被夜后查出来他做的事情,只怕也会记恨于他。成妃看着自己的儿子,明白他的心思:“你也不必这般的心急,他是你父皇的长子,自小跟你父皇也最为亲近,你父皇自然要看中他一些。想让你父皇对他的偏爱变成讨厌

    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就算他现在做错什么,你父皇也不可能立即就讨厌他了,这件事要慢慢来,徐徐图之才行。”

    夜琅看着成妃道, “母妃的意思是,要一件接着一件的事情,慢慢的累积起来才行?”成妃见夜琅这般便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很是满意的点头,“是的,虽然你舅舅现在兵马大将军,手握兵权,但是我们成氏一族的实力跟声望与皇后的沈氏一族还是有很大的

    差距。即便是你现在得到了你父皇的喜欢,你舅舅脚步也是跟不上的。我们只是前朝与后宫一起慢慢的发展起来才行。”

    夜琅点头,“我知道了,是我心急了。”“今日这件事若是真的计较起来,与你也有些干系,你确实有些心急了。这般不仅是皇后只怕连夜洛寒对你应该也有了些注意。”成妃看着夜琅道,“虽然夜洛寒不过是一个

    质子,但是能少树敌便不树敌。就算是你要借夜洛寒来助你打击夜琛,也不要这么明显了。”“我懂了。”夜琅又道,“不过母妃,皇后亲自去皇祖母那里求情也没有成功,看来皇祖母是真的很看中这个小皇叔了。那我这般会不会被夜洛寒记仇?我需不需要去向他示

    示好?”“不必了,他左不过是一个质子。你皇祖母再看重他,终究也不过是对夜王爷的亏欠心理罢了。这个皇宫,做主的是你父皇,他不喜的人你不必害怕更不必讨好。”成妃说

    :“你要注意只有夜琛,以后够资格跟你抢位置的人也只是他而已。”

    夜琅闻言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而被成妃与夜琅轻视的夜洛寒此时也已经写好了信,交到了沅儿的手中,“你让皇伯母亲自让人将这信送出去吧。”

    沅儿接过信:“是。”刚转身向门口走了两步,夜太后便从外面走了进来,看着沅儿手里的信道,“这信也不必送去了。”

    沅儿忙向夜太后行了礼。

    夜洛寒则是不解的看着夜太后,“为何?”夜太后道,“这皇宫里的院墙啊都是长耳朵的,这件事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这个时候只怕已经传出宫去了。只怕你的信还没送到你沐舅舅的手里,这件事已经传遍整个京

    城了。”

    夜洛寒闻言微扬眉,这个皇宫竟是这般藏不住事情的地方?

    “这会天色已晚,宫门很快就要落钥了,他们就算是听到了消息这个时候也是入不了宫的。”夜太后淡笑着道,“明日一早,你沐舅舅只怕就要入宫来看你了。”

    “入宫来看我?”夜洛寒是知道自己脸上的伤的,虽然伤的不重但是看着却有些触目惊心,若真被沐舅舅看到了只怕免不了担心的,“皇伯母可有办法让沐舅舅不来看我?”

    夜太后知道夜洛寒这是不想让沐影看到他的伤呢,而夜洛寒的懂事则让她更是心疼了,不过她摇了摇头道,“这个皇伯母倒真的没有办法了。”夜洛寒听了心里不免有些后悔,当时不该故意让自己伤的这么严重的。实力确实需要隐藏,但真不该让自己看起来这么惨的。本来只想着一来在皇宫里卖个惨,让大家觉得他这个质子可怜,无助,少找他的麻烦,二来他惨一些也能显得他无能一点,皇宫里的人也不会对他有过多的关注跟小心了,可他却不想让沐舅舅知道他的‘惨’,若是他

    再跟爹娘知道了,他们定然就更担心了。夜洛寒这般想着,略无奈,也只能等明日沐舅舅来时,自己跟他说的清楚一些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