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五百八十六章 卓蒋篇十四

时间:2018-04-18作者:安懒

    ,!

    宁儿看了看蒋蕴柔的背影犹豫了会,低声对静儿道,“你过来,我跟你说。”

    静儿见她神色凝重,心里也有些担心,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蒋蕴柔,随后放下手里的刺绣起身跟宁儿准备出去。

    “有什么就在这里说吧。”在两人聂手聂脚准备离开时,床上的蒋蕴柔已经出声说话了。

    宁儿与静儿同时回头看着蒋蕴柔,“夫人,我吵醒你了吗?”

    蒋蕴柔坐起身子看着两人,“没有,我没睡。山泉这么晚了来找你什么事?”

    宁儿犹豫的看着蒋蕴柔,虽然山泉要她将这件事告诉夫人,是有意让夫人去阻止的,但是她总觉得, 夫人要是知道了,不一定是什么反映。无论是什么样的反映,她觉得以夫人的性格是不会去阻止的。

    见宁儿这般神色,蒋蕴柔淡淡道,“说吧。”现在还有什么事是她不能接受的呢。

    宁儿想了想道,“山泉方才来说,大人让他明日去一趟赵府。”说着偷偷的观察着蒋蕴柔的神情,犹豫着那句话要不要说出。

    “去做什么?”蒋蕴柔问。

    “去……去……”

    “去做什么!”蒋蕴柔微怒的看着宁儿,宁儿犹豫的时候,她像是在等着被判刑一般。

    宁儿见状忙道,“去问表小姐是否有意为大人的妾室,若是有,那么后日便一顶花轿抬入府中。”

    静儿闻言脸色大变,半点也不相信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呢?山泉当真是这样说?大人怎么可能会纳妾呢?宁儿,你是不是听错了?”

    宁儿看着静儿道,“我也不信,可是山泉就是这般说的。”

    宁儿说完急急的对蒋蕴柔道,“夫人,你快去劝大人,说不定事情还有转机。”

    “劝?”屋里的碳火是不是灭了?为何她觉得这般的冷:“他既然已经决定了,还有什么好劝的呢。”

    说着眼泪顺着眼眶落下,宁儿与静儿看的心里直心疼。

    她们自小跟在夫人的身边,夫人可不是那轻易落泪的。静儿走到床边,担心的看着蒋蕴柔,“夫人,大人对你一向很好,卓老爷与卓大爷想让大人纳妾也早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现下大人突然要纳妾是不是因为你跟大人之间有什么误会?你去找大人好好的谈

    一谈吧。”

    蒋蕴柔转过头来,无助的看着静儿,早已经没了平日里的淡然跟倨傲,眼睛里满含泪水,“没用的,静儿,没用的,他已经决定了。”

    “夫人……”

    蒋蕴柔搂住静儿,忍不住的轻泣了起来。

    这般情况,静儿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抬头看着宁儿,宁儿也是一脸忧心的看着静儿,却也是没有一点办法。这样的事情,她们两个做下人的又有什么办法呢。

    另一边,书房里,卓越一直在等。他知道以山泉的性格,他必会偷偷的将这个消息告诉蒋蕴柔去。想着蒋蕴柔能来改变他的主意,只要她来,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哪怕只是担心这个荣欣府里多一个女人多一份麻烦,她只是想少一点麻烦

    他也无所谓,只要她来,他便让山泉明日不要去了。

    只是卓越等了整整一夜,从黑夜等到天亮,书房的门都未响一下,等的,期待慢慢变成失望,等的……凉了心。

    不过一会儿,山泉来服侍卓越更换朝服,做上朝的准备。山泉边帮卓越换衣服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今日我还去赵府吗?”

    卓越只是冷冷的看了眼山泉,山泉便不敢再说说话了,心道, 大人这是没有改变主意啊,难不成昨日宁儿姑娘没有将这件事告诉夫人?

    赵府赵婉听到这个消息后一阵狂喜,昨天卓老爷也不知道跟爹说了什么,爹竟是直接将她领回了家,任她再怎么说也只说让她不要再想那件事。 任她苦苦哀求都没有办法,最后爹不耐烦甚至还打了她一个耳光

    。原来她也已经死心了,可是山泉带来的消息,对她来说,是天大的喜事。

    赵德与秦氏听后,心里也是很开心,毕竟能攀上卓越这个女婿对他们来说,是一件美事。

    听到山泉说,明日便一顶轿子将她抬入荣欣府,赵婉面色不快,“一顶轿子?”只是一个小小的妾吗?连姨娘都不是?

    “你去跟表哥说,若是真心想要我,便要娶我,哪怕是做姨娘。”这会可是他求娶自己,她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就答应的。山泉听到赵婉所说,面色不变心里却忍不住嘲讽,还真是会顺杆往上爬啊,竟然还想做姨娘?姨娘虽然比不上正妻,但是也需要简单的办个婚事的, 心还真大,看来大人也知道她是什么了,“我们家大人说

    了,若是表小姐不愿为妾,他便也不勉强。这京城里,想做大人的妾,没有上百也有几十。表小姐竟然不愿意,那小的就不打扰。”赵婉本以为这会是卓越要她,她是可以耍些小性子的。况且她也是真的看不上小妾这个身份,哪里知道自己刚一提这个要求,山泉竟是要走,看他方才说那话,也不似假装。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小妾

    就小妾,这也是她求了很久的,“等等。”

    刚转过头的山泉,听到赵婉声音,忍不住的便露出一脸的嘲讽,收好脸上的表情,山泉回过头看着赵婉,“表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妾便妾吧,只要表哥的心里有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赵婉说着,问道,“明日便来迎我是吗?”

    山泉点头,“是的。”

    一边的赵德面带笑意的看着山泉,“那,那聘礼呢?”

    不是迎娶又哪里来的聘礼?山泉心里冷嘲,面上却也是半点不显的回道,“大人说了,一切都按该有的礼数来办。”赵德闻言心里有些不快,纳妾也就是给娘家一笔银子,跟正经迎娶给的嫁妆哪里能比啊。赵婉见赵德表情不善,凑到他的耳边道,“爹,你别光看着眼下,等我在荣欣府里站稳了脚,以后每个人孝敬你不都

    是看我吗?”

    赵德听她这样说,心里也舒服了很多,看着山泉道,“既然是这样,那么你们明日便来抬人吧。帮我跟越儿说一起,舅舅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他可要好好的对她。”

    “是。”山泉面上答应,心里却暗“呸”,就他那样还宝贝女儿?要真是心疼女儿,会同意她为妾?山泉从赵府出来,长呼了口气,这赵府里一府的小人,呆在里面真是难受的让人受不了。再一想,那个赵婉入了荣欣府后,怕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忍不住又叹了口气,只怕以后府里就没有安静的日子过

    了。

    “夫人,你还吃吗?”看着一桌未动已经凉了的饭菜,静儿出声问,“要不要我拿去热一热?”

    蒋蕴柔回过神来看了眼面前桌上的菜,摇了摇头,“不吃了,我没胃口,都撤了下去吧。”

    “夫人,我拿去热一热,你再吃点吧。”这些东西可都是动也没动,今日早膳夫人也是什么没吃,这样下去,夫人的身体怎么行呢?

    蒋蕴柔摇头,“都拿下去吧,我实在吃不下。”

    听蒋蕴柔这般说,静儿也没办法了,只好招手让一边的婢女将饭菜撤了下去。

    “山泉出去回来了吗?”蒋蕴柔终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一边的宁儿道,“方才奴婢便已经去问了问,还没回来。”

    蒋蕴柔点头,以示明白了,一时间又觉得自己当真是有些无药可救了,山泉回没回来,又有什么区别呢,赵婉明日终是要进府的。

    宁儿犹豫了会,轻声道,“夫人,听山泉说,昨日大夫在书房时呆了一夜,烛灯也点了一夜,一早他进去伺候,发现大夫的脸色很不好,好似一夜未睡的模样。”

    一夜未睡,明日他便迎妾入门了,是开心的撤夜未眠吗?

    蒋蕴柔起身,“已经入冬快一个月了,怎么还未下雪。”

    宁儿走到蒋蕴柔的身边,为她披上一个披风,“虽然还没下雪,可是天气也已经很冷了。”

    是啊,是很冷了,冷的穿再多衣服,烧再多的碳火,她也不觉得暖和了。

    第二日,山泉再次领命,抬着轿子去赵府领人,当看到赵婉一身大红色喜服等着的时候,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表小姐,你是妾室入府,可不是能穿大红的。”

    赵婉身边的丁香看着山泉,不客气道,“我们主子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你管得了吗?”

    虽说妾室的身份比他们这些正经的奴才是高一些,但是她还未门就这样张狂若是入了门还不知道要怎么做耀武扬威呢。而这会,山泉必须让她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山泉也冷着脸,“荣欣府不似赵府这般随心而为便可,府里的规距都必须遵守,不论是主子还是奴才,都不可破例。表小姐,今日若是这般进了府,不仅是你自己一个人的问题,也是大人的管教不善的后果

    ,还妄表小姐能换了这身衣服与我去荣欣府,可别耽误了时辰。”

    赵婉没想到一个下人竟也敢这样的对她说话,“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管我!我今日便就要这样穿着进府!”说着便已经上前一步,准备入轿。山泉已经快他一步拦住了她的去路,“表小姐,别说你现在还没进荣欣府,就算是你进了荣欣府,我是大人身边的人,在荣欣府里,除了大人与夫人以外,也没人能这般辱骂于我。表小姐如果今日不换,那

    今天这轿子你也便别想上了。”

    赵婉听到山泉的话,气的直跺脚,“你最好快点给我让开,如果耽误了时辰,表哥到时候怪罪下来,你可承受不起。”山泉淡淡一笑,“若是大人到时候真的怪罪下来,我将这件事讲与他听,他自不会怪我的。倒是表小姐,若是再不换, 过了时辰,我便就让人抬 着这顶空轿子再回去。表小姐也不用担心大人会怪罪我,因

    为我们大人若是知道表小姐这般不守规距,也是会赞同我这般做法的。”“你!”赵婉还准备说话,她身边的丁香拉住了她的衣角,“小姐,还是先上轿吧。这个人一直跟在表少爷的身边,肯定是了解表少爷的脾气,他这样做表少爷肯定是允许的,还是先换了衣服,等到进荣欣府

    ,以后收拾他的机会不是没有。”

    赵婉听着丁香所说,想了想,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大红喜服,心里也知道,今天看来是不脱不行了。只是心里还是咽不下那口气,回头瞪视着山泉,“你给我等着,他日我不会让你好过。”

    山泉对于她的挑衅是半点也不在意,荣欣府,还不可能到她做主的时候。她的美梦做的未免也太早了,以为进了荣欣府的府,便能做主子了?待赵婉换好了衣服出来,也早已经过了所谓的“吉”时,赵婉也不敢再有任何的耽误了,这误了吉时,可是一件大事,预示着以后的命运呢,“让轿夫走快一些,已经误了出府的吉时,可一定要赶上进府的吉

    时。”

    山泉只看了一眼轿夫,不咸不淡的说了句,“表小姐说的听到没,走一些。”

    “是。”四个轿夫应声,抬起了轿子,脚步的步子却是仍是平时的脚速,这些轿夫也是自打荣欣府开府便开始在里面的,一个个都是人精,哪里听不出山泉他真正话里的意思。

    丁香在轿外跟着,见轿夫的脚步竟是跟她平日里的速度一般,“你们倒是快一些啊。”

    山泉看着丁香淡淡道,“丁香姑娘,轿夫们已经走的很快了,你还要他们怎么走?”

    丁香气的瞪视着山泉,“这哪里是很快了,这般的脚速跟我平日里一样,这也叫快了?”

    “若是丁香姑娘觉得不快,不如你换了轿夫抬?”说着山泉脸上带着一丝不怀好意思。

    “你!”丁香气的说不出话,这个山泉明显是故意的,可是此时她又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气指着山泉道,“你给我等着!”

    山泉却也不再理会丁香,跟她这样的人计较简直是浪费自己的时间。

    轿子里的赵婉听到轿外传来的声音,气的撕扯着手里的手帕,可也是不能出声理论。方才出门前,娘亲便交待了,这一路上一定不能开口说话,否则那般是会不吉利的,想来这吉时也是赶不上了。

    只是这一切,她都记在了心里,她一定要想尽办法,让表哥扶她做姨娘,做平妻,最后就是唯一的妻。到时候,今日所受到的屈辱,她要一并都讨回来!

    赵婉进府时果真早已经过了吉时,只是此时也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了。

    山泉将人送到西院后便准备离开,赵婉见状忙道,“表哥呢?他怎么不在这里?”

    山泉忍不住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你以为你谁啊,大人还在府里等着迎接你,“大人近日朝中政务繁忙,已经上朝去了。你若是有什么事跟我说便行,等大人回来了,我自会帮你转告。”转告有什么用,她要的是表哥回来,今日怎么说也是她入府的第一天,她一定要想办法留住表哥在她的房间,这样一来,也让这些下人们看看,在表哥的心里她也是重要的,也好叫他们不能小看了自己,

    特别是眼前的这个奴才。

    “表哥什么时候回来?”山泉摇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再说了,主子什么时候回来,那是主子的事情,我们做下人的又哪里有资格过问。”山泉说时,特意在‘下人’两个字上加了音量,这也是提醒赵婉的身份,她是一个姨娘都

    不是的妾室,只是个奴才而已。

    赵婉却是一点也没听出他话里的意思,“那既然这样,等表哥回来你就让人来告诉我吧。”

    山泉离开过,赵婉身边的丁香走上前来道,“小姐……”

    “我已经不是赵府的小姐了,以后你就叫我主子吧。”赵婉出声提醒。

    丁香闻言立即改口,“主子,这个山泉太不识相了,这一路上你看他对我们的脸色。”

    赵婉轻笑一声:“他不过是仗着自己是夫君身边的人而已,等我得到夫君的心以后,看他还敢用这样的态度对我不。”

    丁香附和道:“那自然是不敢的,卓老爷之前都跟老爷说好,我们也已经回府了,可是卓大人还是派人去迎了主子,说明卓大夫心里是有小姐的。”

    “自然是的。”赵婉见天色还早,听山泉的话音,卓越应该一时半会也回不来,便道,“今日是我第一天到府里,应该好好去跟蒋蕴柔打声招呼才是。”

    丁香看着赵婉道,“主子要去见卓夫人?”

    “以后我与她便同侍一夫了,自然要相见的。我怎么说也是妹妹,自然也是我该去看她的。”赵婉看着自己一身桃红,想了想道,“这身衣服倒也无法突显我的诚意,我得换一身衣服再去见她。”

    丁香道,“主子可真是给她面子,还特意换一身衣服去,按我说,你刚入府就去看她已经是给她面子了。”赵婉笑说,“正是因为已经算是给她面子了,才要给足她面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