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五百八十章 卓蒋篇八

时间:2018-04-18作者:安懒

    ,!

    卓越一上午都心神不凝,脑子里全都是昨晚发生的事情,担心蒋蕴柔还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可是一想到她是半点也不记得昨晚的事情心里又有些莫名的失落,总觉得那样的事情只他一个人记着是什么意

    思也没有。

    想着若是蒋蕴柔记得那样的事情又会是什么样的反映呢?是讨厌,怨恨,还是说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喜欢?

    卓越已经很多年未这般为一件事而坐立不安了,下了朝后同僚叫他一起去喝茶也被他推了,他只想着早些回府,看看蒋蕴柔。

    可这会轿子在府外停下,卓越心里又有些踌躇,害怕回到府中看到她,竟也不知道见到她以后该跟她说些什么?

    荣欣府的门房见自家的大人在府外站了快一盏茶的时间,也不知道他站在那里做什么,本还打算等他进府时,告诉他,夫人今日身子不适,现下里还在屋里睡着。

    可是等了许久也不见他进府,门房想着宁儿姑娘的交待,也不站着了,走到卓越的面前,“大人怎么不进府?”

    还在纠结着的卓越听到门房的声音回过神来,“没什么,我散散步。”

    散步?站在自己的府邸门口吗?

    门房也没多问,做下人的不该问的不问,但是该说的必须说,“大人,听宁儿姑娘说,夫人今日身子有些不舒服。”

    卓越一听蒋蕴柔身子不舒服,紧张道,“哪里不舒服?可有请大夫了?”

    门房摇头,“这个小的就不知道了,不过也没见府里有大夫来。”

    卓越一听,面色突然变,“身体不舒服怎么不叫大夫。”说着疾步走进了府里。

    门房看着卓越急匆匆的背影,只道,夫人在大人心里的位置还是那般的重要。

    卓越一路小跑着来到主院中,看到宁儿与静儿守在寝室门口,“夫人身体不舒服,你们两个人怎么不进去伺候着?”

    宁儿回道,“夫人说不需要我们伺候,她睡一觉便好了。”

    听宁儿这般说,卓越便知道只怕连大夫也没有请,“也是夫人说不用请大夫的?”

    宁儿点头。

    卓越见状便也没有再说什么:“我进去看看。”宁儿跟静儿打开了门,卓越走到寝室内,只见蒋蕴柔闭着眼睛躺在就床上。 面色看起来倒还好,卓越心里也安心了些,见她在沉睡中,卓越放轻了脚步走到床边,在床边坐了下来,也不叫醒蒋蕴柔就这么

    醒醒的看着她睡觉。蒋蕴柔感觉到卓越落在她身上的目光有些不自在,其实卓越在门外与宁儿、静儿聊天时她就已经醒了过来。 本以为宁儿跟静儿会先进来告诉她一起,她也找好了拒绝他进来的理由。哪知道那两个丫头竟是

    问也不问她,便将卓越放了进来。

    虽说躺了一天,但是她还有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一时间也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卓越便准备就装睡好了。他见自己睡着,应该就离开了罢。

    但是蒋蕴柔又以为错了,卓越在看到她“睡着”也没有离开,反而在一边坐着看着她睡了。

    被人看着睡觉是极为难受的一件事,当然前提是装睡。

    蒋蕴柔动了动身子,慢慢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

    “你醒了。”见蒋蕴柔醒了过来,卓越下意识露出了个笑容。

    蒋蕴柔也回以一笑, “恩,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不叫醒我?”说完这话,蒋蕴柔觉得自己是越来越能演戏了。

    “我也是刚到,听说你的身子有些不舒服?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怎么不叫大夫?”卓越问着心里还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是因为记得昨晚的事情而难过,所以才会身体不舒服。蒋蕴柔手撑着床铺准备坐起来,卓越看到忙伸手将她扶起来,随后将枕头竖起放到她的身后,蒋蕴柔任他这般温柔的对自己,心微微刺痛,“没什么,昨晚的酒喝的有些冲了头,今早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疼

    ,便就懒了懒,没有起身躺了一天。”

    卓越听她这般说,仍是有些不放心,“那现在呢,身子可还有哪里不舒服?”

    蒋蕴柔摇头,“没有。”

    卓越闻言这才放心的点头:“没有便好。”

    蒋蕴柔也没有再搭话,两人之间一时间竟有些尴尬。关于昨晚的事情,卓越有心想要问些什么,可是又有些不敢问。

    蒋蕴柔也犹豫着,要不要问一些昨晚的事情。

    “那个……”

    一片静默以后,两个人同时出声,这样的情况倒让两人相视一向,尴尬的气氛又变的有些温馨起来。

    卓越看着蒋蕴柔道,“你先说吧。”

    蒋蕴柔状似不在意道,“其实也没什么,我就是想问我昨夜后来是不是你将我抱上床的。因为我看到床铺上有一处茶渍,我问宁儿与静儿是怎么回事,她们都说不知道。”

    果然……她不记得昨天发生了什么,卓越心中苦笑了一下,她昨晚喝醉了自然是不记得发生了什么的,他又在期盼着什么呢。

    “恩,是我讲你抱上床的。 那茶是我昨天给你喂你喝茶,你不小心打翻的。”卓越说着略带调侃般:“你喝醉以后倒还挺折磨人的。”

    蒋蕴柔听他这般说,心里‘咯噔’一跳,略带试探道,“怎么?我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吗?”

    卓越想着昨日发生的那些,心想说,何止是出格的事情,只是看着蒋蕴柔疑惑的眼神,他却又说不出口,只反问道,“你什么也不记得了吗?”

    蒋蕴柔看着卓越小心翼翼的神情,心中一阵痛意,他是那般的害怕她记得吗?他是不是害怕,她清醒时也会这般的纠缠着他?不会了,她又怎么还有那般的勇气呢。

    蒋蕴柔摇头:“不记得了。”

    一股浓浓的失落自卓越的心里升起,面上却不见任何苦涩,他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一直叫着还要喝,跟个小酒鬼一般。”

    蒋蕴柔也跟着笑了起来,“看来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酒量了,下次是不能再这般喝了。”

    卓越点头应声,“酒不是什么好的,确实不能多喝。”

    蒋蕴柔也点了点头,两人之间也再无人说话,又一次安静了下来。

    这般的安静蒋蕴柔只觉得难受极了,人也只能没话找话般的开口,“今日怎么回来这般的早?”

    卓越看着蒋蕴柔,犹豫了下倒也顺从了心里的想法,“昨日见你醉的不轻,有些不放心便早些回来了。”

    蒋蕴柔闻言低头不去看他关心的眼神:“我没事。”

    两人双无言,蒋蕴柔再一次准备说话时,宁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大人,夫人, 门房来说,外面有两个自称是大夫舅舅与舅妈的人求见。”

    卓越听道,略疑惑:“他们怎么来了?”

    蒋蕴柔道,“他们应该是来接表妹的,上次你不是让我想办法的吗?”

    蒋蕴柔这么一提醒,卓越好似刚想起来似的:“哦,是有这么一回事。”其实卓越当真是忘记这件事情了,赵婉还没有重要到被他放在心里。

    “他们来了也好,赵婉也该回去了。”卓越说着起了身。

    蒋蕴柔也掀开了被子,“我与你一起去。”

    卓越关心道:“你若是身子不舒服就不用去了,他们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他们再怎么说也是你的舅舅与舅母,来到府里我怎么能不见呢,况且我的身子也没有不舒服了。”蒋蕴柔说着叫外面的静儿与宁儿替她更衣。

    卓越见她坚持也只道,“那我在外面等你一起。”

    蒋蕴柔点头,卓越出门后,蒋蕴柔说,“宁儿,你去告诉表小姐,她的父母来接她了。”

    宁儿一脸的开心,“好的!夫人,我这就去告诉表小姐,赵府来人接她来了。”

    静儿见宁儿一脸得意的离开,笑道,“夫人是真的了解宁儿呢,知道她最喜欢看那表少姐不舒服模样。”

    “那个丫头喜欢谁,讨厌谁都表现在脸上,稍关注她一些也就知道了。”

    东院客房,当宁儿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赵婉与丁香后, 便见赵婉脸上瞬间失了血色,脚下一晃若不是丁香及时扶住,只怕已经摔了下去。

    宁儿看着赵婉这副模样心里别提有多开心,在这里住了一段时间便找不着北了,连自己姓甚名谁都不知道了,还妄想嫁给大人?异想天开,夫人就动动口便能打破你们的美梦。

    “表小姐, 还站在这里做什么,你的父母在前厅等着你呢,你与我一起去吧。”宁儿说着便转身向大厅的方向走去。

    走了几步看见赵婉与丁香还留原地,忍不住催促道,“表小姐?”

    宁儿眼里的嫌弃赵琬看的真真的,可是这会却没有时间去管了。 她有想过爹爹与娘亲会找上门来,可却没想到他们会来的这般的快,快到她还没来得及成为表哥的人。

    赵婉跟在宁儿的身后,心里盘算着,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留在这里。这会已经晌午了,今日回去是不可能的了,那她就还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想想,要怎么留下来。

    大厅中赵德与秦氏手里端着刚奉上的茶,两双眼睛四下打量着厅里一切。

    “老爷,你看,那柱子上竟镶了玉,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秦氏感叹着。

    “这是先帝赐给卓越的府邸自然是真的。”赵德厉声说。秦氏对于赵德的厉声早已经习以为常,低头喝了口茶,“这茶可真好喝中了,我这辈子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茶。 老爷,我一直听说你那个死去的妹妹儿子出息,可没想到出息到这个样子,听说在朝中还是

    个大官呢。”“他可是余氏一族里最出息的后辈子。”赵德其实也没想到他这个外甥出息成这样,要是早知道当时妹妹死后,卓太医在朝中失势他也不会与他们这般疏远不来往了。后来卓太医再次被重用,他也没脸贴过

    来了。想想他那个妹妹命不好,好不容易嫁了个好人家,心眼太好, 自己的男人娶了妾室竟在月子里就郁郁寡欢的死了,要是活着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