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五百一十八章能吃

时间:2018-01-26作者:安懒

    “够了。”蒋蕴柔不再那么般激动,只是也不再理会卓越,转过身去无力的,带着几分乞求的:“卓越,我真的累了,我想休息。”

    三年了,成亲三年,哪怕是她最不开心的时候也会唤他一声夫君。

    卓越心中有十二万分的歉意,这个时候面对着她的背影却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她定然是恨他,怨他了吧,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卓越转身离开,走到门口时终还是忍不住的停下回身,“蕴柔,我从来没有轻视你的想法。至于其他的,等到哪一天你想听我解释了,我再解释给你听。还有,对不起……”

    关门声从身后传来,而蒋蕴柔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坐在一边的椅子上。

    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滴落下来,一滴一滴的落在她的手背上。她倔强的抬手擦试着泪水,只是越擦泪水反而越多,怎么止也止不住。本就伤心的蒋蕴柔此时更委屈了,连哭不哭都由不得自己了吗?

    她气的趴在桌上不管不顾的大哭起来,像是要将心里的那些委屈跟伤心都哭出去一般。

    门外一直未离开的卓越听到里面传来的撕心哭声,心被狠狠的纠起。恼恨自己的一时冲动,更多的却是说不出口的酸涩。

    她这般伤心是因为她心里的那个男子吗?屋里的哭声持续的传入耳中,卓越的拳头握了松,松开了又握紧,最终还是没有勇气再敲开那扇门,转身离开了。

    第二日天刚亮,韩墨卿便被饿醒,饿醒的她刚动了下身子身边的夜沧辰便醒了过来,“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韩墨卿略不好意思,“我……饿了。”

    夜沧辰看着韩墨卿,面上泛起宠溺的笑意,一边起身一边道,“你想吃什么?我去小厨房让他们给你做点。”

    韩墨卿想了想:“什么都想吃!”

    夜沧辰脸上的笑意更深了,“都说酸儿辣女,你却是酸辣不忌,可偏偏你跟成岳都说不是双生脉。真不知道我们这个孩子是男是女了。”

    听夜沧辰这般说,韩墨卿摸着隆起的腹部,“不管是男是女都是我们的孩子。”

    夜沧辰扶着韩墨卿坐起,用被子将她包的严实,“你等着,我去给你拿吃的。”

    夜沧辰出了屋子正准备向小厨房走去,刚好看到蒋蕴柔走了过来:“卓夫人。”

    蒋蕴柔见夜沧辰,对着他行了个礼,“夜王爷。”接着道,“昨日墨卿说,她最近总会在天亮时被饿醒,我想着时辰应该差不多了,做了些吃的给她送过来,不知道她有没有醒?”

    “刚醒,确也饿了,我正准备去小厨房给她拿些吃的。”夜沧辰看着她身后婢女手里拿着的食盒,淡笑道,“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更喜欢你准备的。”

    蒋蕴柔面上带着笑,“那我先给她送进去了?”

    “恩,去吧。我刚好出去转一圈。”夜沧辰说完便离开了。

    蒋蕴柔忍不住多看了眼夜沧辰的背影,以前就知道他对墨卿疼的紧,可是这会看到了,却还是忍不住的感叹,这般冷冽的一个男子竟是个宠妻狂魔。

    听到外室传来的声音,内室的韩墨卿出声抱怨:“怎么这么慢,我都快饿没了。”

    “你是绵花做的吗?还会饿没?”一声戏谑的话语,蒋蕴柔走进了内室:“我来时刚好看到夜王爷,他说出去转一圈。”

    韩墨卿看到蒋蕴柔后脸上泛起一丝惊喜,在看到她身后婢女手里的食盒后便知道了她的来意,“蕴柔,你是给我送吃的来吗?”

    看着这样的韩墨卿蒋蕴柔忍不住的边笑边往转拿过婢女手里的食盒,将里面的准备的食物一样一样的拿出来,“看你这副样子好像几天没吃饭一样。我给你熬了些粥,还做了些你平日里喜欢吃的点心。”

    韩墨卿披了件披衣便下了床走到桌边,看着蒋蕴柔准备的丰富早餐,立即感到更饿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是越来越能吃。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害怕。”

    “你现在是两个人,自然是要多吃一些的。”蒋蕴柔盛了一碗粥递到韩墨卿的面前,“这鸡丝粥是我亲手熬的,你看好不好喝。”

    韩墨卿接过粥迫不及待的喝了水,待温热的粥香在口中散发后,她忍不住的赞叹道,“太好喝了,我都好几年没喝到这么好喝的粥了。”

    蒋蕴柔刚想说哪里她说的那般夸张却又想起来,这些年她跟夜王爷他们守在边关出生入死,听卓越说,几次生死徘徊,那样的情况别说是吃饱喝足了,连睡觉都是奢侈的。

    “你要是喜欢吃,以后我天天给你做。”蒋蕴柔真心道。

    韩墨卿摇头:“那还是算了,这粥吃起来就知道熬的时间不久。”她抬着看着蒋蕴柔布满血丝的眼睛心疼道,“你什么时候起的?瞧你的眼睛里全是血丝。”

    蒋蕴柔避开韩墨卿的眼神,又夹了块糕点放到她的面前,“再吃吃这个,看看我的手艺有没有退步。”在来之前她已经敷了很久的眼睛,好不容易消肿了却没注意,眼睛里还有血丝。

    韩墨卿见蒋蕴柔这般也不再多问,尝了口她给自己夹的糕点,“恩!真好吃!”

    看着韩墨卿的模样,蒋蕴柔忍不住笑道,“我看你现在是吃什么都觉得好吃,我也不问了。”

    接着蒋蕴柔便眼睁睁的看着韩墨卿将自己准备好的粥糕点吃的干干净净,蒋蕴柔惊讶的看着韩墨卿吃下最后一块糕点,要知道她准备的可是两个成人的份量啊。她居然这般轻易的就都吃了?

    再看看韩墨卿的肚子,蒋蕴柔说,“墨卿,你真的确定不是双生子?我记得当时凌先生有身孕,五个月的肚子跟你好像也是差不多大。你这要不是双子生,这孩子是不是也太大了?”

    韩墨卿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其实我也一直怀疑,可是我、雪阡还有白成岳都把过脉,确实不是双生脉。不过夫君也有些不放心,只是军营之中没有精通妇症的,想着等回到京中找个精通妇症的太医再看看。但是现在情况,你也看到了。”

    是啊,现在的情况别说是找太医了,连正大光明入京都不行。

    “不过你放心,除了肚子稍微大一些,其他的一切正常。我天天给自己诊脉,孩子的一切也正常。”韩墨卿说。

    蒋蕴柔点头,“可惜爷爷近年来身子不太好,不然可以让他帮忙牵个线,找个精通妇症的太医回来帮你诊诊了。”

    虽没在京中,因为沐影的关系韩墨卿也知道卓老太医近来年身子不好,早已经不在太医院了。

    “放心吧,无碍的。”韩墨卿拉着蒋蕴柔的手,“倒是你,这三年,可好。”

    蒋蕴柔回道,“我挺好的啊。”

    韩墨卿认真的看着蒋蕴柔,“我指的不是这个。”

    蒋蕴柔微愣了下,随后面上泛起一丝苦笑,接着道:“哪有什么好不好的,这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罢了。”

    听着蒋蕴柔这般说,韩墨卿眉头微皱,昨日她见到两人的相处明明感觉到他们的不一样,怎么在蕴柔这里却好似不是那般的情况?难道是她想多了?韩墨卿有意说些什么,却又想到这是她跟卓越的事呢,因为三年前卓越对她的感情,她说多了也不适合。

    见韩墨卿忧心的看着自己,蒋蕴柔笑道,“你这般看着我做什么,你放心,我其实挺好的。比我当初所想像的生活要好很多,我已经很满足了。”其实只要她不那么贪心,现在的一切真的挺好的。

    “其实,他对你挺好的,昨日发现你受伤,他很担心你。”韩墨卿最终还是忍不住的说了句。

    只是,韩墨卿提到受伤的事情,蒋蕴柔便想到昨晚的情况。心又忍不住的剧痛起来,起身道,“时候也不早了,卓越也该下朝了,我去看看他的早膳有没有准备好。”

    韩墨卿心里微叹了口气,然后道,“恩,好的,那我们过会再见。”

    蒋蕴柔方才已经让婢女先回去了,这会便自己收拾了食盒离开。

    蒋蕴柔走出了韩墨卿房间疾步向自己的院子走去,出院门时与刚好进来的凌崎撞上。

    “啊!”蒋蕴柔一心想着自己的事情与凌崎直直的撞上,一个重心不稳整个人竟这么直直的这被撞倒在地。

    凌崎只觉自己的胸膛一疼,还没反应过发生什么,就看到蒋蕴柔摔倒在地了。

    “卓夫人……”凌崎反应过来,刚想上前扶起,那边屋子里听到声音的韩墨卿已经走了出来,看到蒋蕴柔摔倒在地而凌崎站在她的面前。想也没想的走了过来,“凌崎,你做什么了?”

    凌崎委屈的看向韩墨卿,“我……我没做什么啊?”

    韩墨卿走过来扶着想要起身的蒋蕴柔,“你没做什么蕴柔怎么摔倒了?”

    凌崎很委屈!

    蒋蕴柔起身,看着韩墨卿道,“不是凌公子的错,是我走太快,没看路撞到凌公子了。”

    凌崎弯身将打翻的食盒收拾好,却是半个字也不敢为自己解释,“卓夫人,有没有撞到哪里?”

    “我没事……啊……”蒋蕴柔刚动了动自己的脚,一股刺痛传来,她忍不住的低哼了声。

    韩墨卿见状关心道:“怎么了,是摔着脚了吗?”

    蒋蕴柔眉头紧锁,忍着痛意,“应该是。”

    韩墨卿闻言很是不悦的瞪了眼凌崎,凌崎心里有委屈却也不敢说。

    看着凌崎有苦不能言的模样,蒋蕴柔反而觉得好玩,笑道,“我没事,应该只是扭了下,我回去擦擦药休息会就没事了。墨卿你回去吧,这外面冷。”

    凌崎深知这件事不管怎么说,现在错的就是他。

    “王妃你回去休息着吧,我送卓夫人回去。”

    韩墨卿见凌崎这认错态度极好,也不多说,“那行,你送蕴柔回去,顺便再帮她叫个大夫,看看她的脚。”

    “恩,我到时候叫雪阡去看看。”凌崎看着蒋蕴柔道,“卓夫人,那就得罪了。”

    蒋蕴柔摇头,“凌公子言重了。”

    凌崎说完便一手拿着食盒一手扶着蒋蕴柔离开,韩墨卿见状也转身回屋子去。

    卓越从朝中回来后便向他们的院子走去,昨夜他一夜未睡,都在想着该如何向蒋蕴柔道歉,才能让她不生自己的气。为了这个,就连早上太子在朝中的有意为难,他都忍着气没反驳,也不知道昨夜蕴柔有没有休息好,她额上的伤后来她有没有处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