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四百六十二章 好玩又有趣

时间:2017-12-23作者:安懒

    这本就是韩墨卿猜得到的结果,这会听他答应了倒也没有什么意外,半点客气也没有看着向天道,“那么现在就请你们先收拾一下自己弄出来的残局吧。”

    陈阳听着韩墨卿半吩咐口吻,心里十二万分的不服,可是见向天的反应自己也不敢再出头。他今日这做法本就惹怒了老大,再随便开口只怕情况会更糟糕。

    韩墨卿见向天没有反映,扬眉看着他:“怎么?反悔了?”

    在一旁的雪阡冷嘲热讽的开口,“公子,人家可是自称君子的,这出尔反尔的事情可是不会做的。”

    向天看向雪阡,眼神微冷,“自然不会反悔,一个大男人阴阳怪气的,真像个娘们。”说完向天便转身,带着他的手下开始去安抚跟整理翻倒的马车。

    被说了的雪纤面色铁青,气的直咬牙,一转头看着自家王妃露在面纱外的眼里竟然还带着笑意,这下心里便更是不爽了,“公子!那个臭男人说我!说我像个娘们!”

    韩墨卿眼里的笑意深了些,而后向前两步与她贴近了些道,“虽然话是糙了些,但是你确实是个女子不是?”

    雪阡听韩墨卿这般说,脸上微错愕,在看到她一点也不掩示的笑后,气的一跺脚转身就走,“我去安顿百姓!”

    看着雪阡气急败坏的背景,韩墨卿嘴角一直上扬着。这丫头,不管过了多少年还是这么容易被逗。

    雪阡拿着药箱给在方才打斗中的百姓们一个接一个的上着药,再给一个百姓包扎完后,她交待道,“这几天注意不要让伤口碰到水,我明日再给你换一次药就好了。”

    百姓客气道,“谢谢雪阡公子。”

    “不客气。”

    雪阡收拾着药箱,陈阳走到了她身边,有些别扭的道:“那个……我,我们有人兄弟受伤了,你,你去帮忙看一下。”

    雪阡抬眼看陈阳,陈阳心里就想,若是这个男人说一句阴阳怪气的话,他转头就走。这种求人的感觉简直太憋屈了,更何况方才他们还争锋相对过。

    然而雪阡却只问了一句,“人在哪里?”

    陈阳略讶异的看着雪阡,一点为难都没有?

    雪阡见状眉头微皱,“人在哪里?”

    陈阳回过神来忙道,“就在那里,我现在就带你过去。”边说着边往受伤的兄弟那边去。

    雪阡背着药箱跟在陈阳的身后,走到地方后才发现向天也在,面色登时就变了却也不好现在转身离开。

    陈阳指着一名靠在树边休息的人道,“这位公子,就是,就是他。”他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只听别人叫他什么公子来着。

    “叫我雪阡就行了。”雪阡在受伤的人面前蹲下,见这人右手捂着左手臂,左手臂的外衣上染满了血,“你把手拿开,我看看。”

    雪阡说这话时,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语气轻柔了好些。

    向天见雪阡明明在看到自己后,面上露出不喜之色,但是对待他受伤的兄弟时却也没带一点偏私。就连方才两个交打这样的怒气也没有带一份,虽然觉得他有些女气,却也对雪阡有了些好感。

    雪阡?恩,这个名字也挺娘的。

    受伤的兄弟慢慢的移开右手,雪阡从药箱里拿出剪刀,轻轻的将被血染湿的衣服都剪掉,然后找到了伤口处。

    看着血肉模糊的伤口,雪阡微皱眉头,转头刚好看到正在看自己的向天。四目相对,雪阡突然就有些不自在,“看什么看,去找个盆打点水来。”

    向天虽说只是个山贼,可也是一寨之主,被好几百号兄弟叫着老大的人。突然被这么一命令,有些转不过弯来。

    雪阡见他没反映,又道,“愣着做什么,叫你呢,还是你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

    一边的李阳跟几名兄弟见到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笑还是该笑。要知道,这么些年,他们跟在老大的面前,还没见他这样吃瘪。

    李阳憋着笑道,“打盆水是吧,我去。”

    向天伸手拦着李阳,“不用,我去。”说着转身离去。

    李阳看着向天离去的背影,倒是有些惊讶,再看看雪阡,突然觉得,更顺眼了。

    离开的向天回过头来看了眼正在认真处理伤口的雪阡,嘴角一扬,有意思!

    “水来了。”

    雪阡头抬也没抬:“真慢。”然后便用纱布浸湿了开始清理伤口。

    向天突然有种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憋屈,这个男人还真是一点也不客气。

    过了好一会儿,雪阡帮忙清洗完伤口,上了药包扎好以后,才开口道,“可以了,这两天稍微满意一下就行。到时候记得叫我来给你换药。”

    被照顾的伤者,看着雪阡笑道,“谢谢雪阡公子,你这下手可真轻,不像平日里兄弟们,下手没个轻重。有时候上药比受伤的时候还难受。”

    “不用客气。”雪阡说着起身,只是因为长时间蹲着突然起身,眼前突然一黑,身子一个不稳摇晃着就要摔下去。

    一边的几个人见状皆微担心呼道,“雪阡公子。”

    向天则眼急手快的一个伸手将人拉住,微一用力,雪阡便被向天环在了怀中。雪阡本就瘦小,比起向天更是矮了一头多,这样一来倒形成雪阡靠在向天怀中的局面。

    向天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个男人……怎么跟个女人一样瘦弱。

    雪阡一手抚着微昏的额头,一手扶着向天的胸脯,微靠着他,闭着眼睛等那股难受的晕眩过去。

    而另一边的韩墨卿听到声音跟韩子歌也走了过来,“雪阡哥,你怎么样?”

    “雪阡?”看着雪阡微白的唇色,韩墨卿很是担心。

    待令人难受的晕眩感消失后,雪阡才睁开眼睛摇头,“没事,就是蹲的时候太久了,没注意,一下子起的太猛了。”

    向天心里的想法是,起个身都能晕成这样,真的是……太弱了。

    雪阡抬头刚好看到向天眼里一点也没有隐藏的意思,心下里一气,伸手就推了向天一把,“谁让你碰我了!”

    向天一时没注意竟让雪阡的连退两步:“唉,你这人怎么不识好人心呢。”一抬头,看到雪阡满脸愠色的看着自己,心下里也有些不舒服,“你这个怎么说阴晴不定的,跟个女人似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