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四百四十三章 怪病

时间:2017-12-23作者:安懒

    韩子歌知道韩墨卿回来了, 也知道她正在整理东西。 他知道……她要去边境找姐夫去了。

    韩子歌看着还不灵活的断腿,看着空矿的屋子,看着外面又圆又亮的月亮,看着院地孤落的影子。

    韩子歌慢慢起身,走到院的树。

    那个喜欢爬树的女孩已经被他弄丢了,而现在,姐姐也要离开了。

    不管是夜王府还是韩府,都好大啊。

    大的仿佛只剩下他一个人一般。

    姐姐明天便要走了,可不是他一个人了吗?从明天开始,他也要像姐姐一般,每个月期盼着他的家书吗?

    若是,若是他已经成年多好。那他便可以去参军了,便可以跟姐姐一起去边境了。

    一阵微风袭来,吹在人的身暖暖的,韩子歌却觉得异常的冷。

    真的很冷呢。

    “少爷,还好你还没睡。”雪阡走到院子里便看到站在树的韩子歌,小小的他站在那里,眼里浸满了悲伤与无助。一个八岁的孩子的眼,为何会有这般深沉的痛,她前两步出声,打断韩子歌的沉思。

    韩子歌听到声音回过身来,眼里的情绪在一瞬间消逝。

    这孩子……

    雪阡走前去,面带着笑道,“还好你还没睡,若是睡了,我只怕还要吵醒你了。”

    韩子歌问道,“雪阡姐姐这是有什么事吗?”

    雪阡前扶着韩子歌一边回屋一边道,“明日一早出发了,王妃要忙的事情还有很多,所以便让我来跟你一起收拾行李。”

    韩子歌停下脚步,心跳陡然加速,他告诉自己不要有所期待,不要有所期待,他努力的抑制住心里激动,“行李?姐姐是要,带我一起……去吗?”

    不敢期待却又忍不住期待,害怕失望却又害怕被丢下。

    看着韩子歌小心翼翼即期待又害怕眼神,雪阡是真的很心疼:“当然了,王妃怎么会丢下你一个人呢?王妃说了,这次去很赶时间,行李也不能带太多,以免太多耽误了路程。带几身换洗的衣物行了,对了,少爷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也是会一起跟着去的,对了还有周大夫。这次是我们四个人……”

    雪阡转头看向一直不说话的韩子歌,却发现他的双眼早已经红的像是只兔子一般。

    韩子歌连忙转过头去不让雪阡看到他窘迫的模样,哽咽的声音却隐藏不了他的情绪,“我……我以为,我以为,我以为我会被丢下。”

    看着韩子歌发抖的双肩,雪阡前,慢慢将人拥在怀。

    这个时候雪阡才发现,少爷竟然已经高到她的肩了,这样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要她还高了。

    “王妃怎么会丢下你呢。”雪阡拍着韩墨卿的后背,“王爷是王妃的命,你又何偿不是。”

    韩子歌靠着雪阡,再也忍不住的轻声啜泣起来,太好了,太好了,姐姐并没有想过要丢下他。

    *****************************************

    “听说没,夜王府的夜王妃昨晚突生怪病,用膳时候莫名其妙的晕过去了。皇得知后,忙连夜让卓太医去诊治。可竟连卓太医都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这么晕着,用尽了办法也醒不过来。”

    “怎么可能呢,前天我家那口子街的时候还看到夜王妃带着婢女出来买东西呢。”

    被质疑的人忙道,“这怎么不可能呢,我那兄弟可是在宫里当差的,这件事可是他亲耳所听的。”

    这时从旁边的一桌走进来一个人,“这件事千真万确,我有个远房亲戚在韩府里当差。她当里正在身边伺候着,亲眼看到夜王妃这么直直的倒地。而且到现在还没有醒呢,据说,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呢。”

    周围听到的人都慢慢的聚了过来,“当真当真?!”

    “千真万确。”

    其一人叹气道,“唉,这夜王妃的命真不好,唯一的亲人韩老相爷也走了,这妹子前几天也不见了, 现在自己居然也得了这种命。要说红颜薄命呢, 这命数是真的太浅了。”

    “可不是,虽说绝艳天下,可是这命是当真不好。”

    人群的叹息声此起彼伏, “听说在边境的夜王爷也身受重伤,还没醒来呢。 你说这叫什么事啊,怎么好人没有好报呢。”

    “唉。”

    轿子里的卓越听到外面的议论眉头越皱越紧,对着外面道,“回府。”

    “大人,齐大人他们不是已经在永芳斋等着了吗?时辰也差不多到了。”外面的小厮提醒道。

    卓越却不为所动,“回府。”

    “是。”轿外的小厮回道。

    卓越回了卓府后,直接问了门房,卓太医是否还在府。 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便径直向卓太医的院子走去。

    正准备出门的蒋蕴柔刚好看到回府的卓越,他不是约了人议事吗?怎么回来了,蒋蕴柔刚想迎前去问明情况,卓越已经向卓太医院子的方向走去了。

    蒋蕴柔停下了脚步,看着卓越慢慢走去,她方才离他也不过百米远的距离,他却没有看到她。

    他的眼,何时才能看到她的存在?

    原来,人真的会越来越贪心,以为在身边好了,却还是忍不住的想要更多。

    “夫人!”宁儿一进府,便看到蒋蕴柔忙迎了去,“夫人,不好了,外面都传夜王妃得了怪病,昏迷不醒了。”

    “什么?”蒋蕴柔担心道,“得了怪病?我前几日去找她的时候,明明还好好的。”

    “是啊,可是整个京城里都已经传开了,听说是昨晚的事情。皇因此还特地让卓老太医诊治了,可是连卓老太医都说没办法。”

    爷爷昨晚去了吗?

    那么卓越突然去而复返,是因为听到墨卿的消息了吗?

    心微微泛痛,但一想到,连爷爷都说没办法,墨卿岂不是真的很严重, “宁儿,去备轿,我要去夜王府看看。”

    蒋蕴柔突然之间便后悔了,为什么前几日自己去找她的时候,不与她好好的谈话,反而要跟她吵架呢。或许她还有些别扭,但是她却不想失去墨卿,这个唯一的蜜友。

    当蒋蕴柔到夜王爷府时,刚好裴雨凝的轿子也刚落地。

    两人下了轿看到对方,忙都迎了过去,“雨凝蕴柔。”

    裴雨凝一脸着急,“我明明前些日子还来找她玩的,那时候明明什么事都没有,怎么突然这样了呢?”

    “我们先进去看看吧。”蒋蕴柔道。

    两人进了夜王府后,沐阳接到消息便过来迎接。

    “沐阳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我们要去墨卿,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醒来,她到底是生了什么病?怎么会突然昏倒呢。”裴雨凝一脸着急看着沐阳,说了一大堆。

    沐阳走到一个柜子前,从抽屈里拿出两封信,“王妃说,如果裴小姐跟蒋小姐在接到消息的第一天便来府里,将这两封信给两位小姐。不过,你们二位看完,还请还给奴婢, 奴婢要将这两封信烧毁。”

    蒋蕴柔跟裴雨凝疑惑的对视一眼,接过沐阳递过来的信。

    看完还要烧毁,这里面是写的什么,这般神秘吗?

    两人纷纷拆开了信封,随着信的内容,两人脸的表情也越来越精彩。

    裴雨凝眼睛瞪的像是要将眼前的信纸戳穿,这……

    两人几乎是同时看完,皆不约而同的看向对方。

    “墨卿她居然 !她居然!”裴雨凝因为事情的冲击太大,一时间还没有反应过来。

    蒋蕴柔也未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是啊,没想到,她居然……去那里了。”

    边境战火边烽, 为了夜王妃她这么不顾一切的离开了。

    蒋蕴柔不禁问自己,若是卓越遇到这样的情况,她会不会也会不顾一切的去。在知道答案后,她淡淡一笑。

    她怎么现在才想明白,她跟韩墨卿又有哪里不一样呢。

    沐阳见两人看完,便道,“两位小姐若是看完了,还请将信还给奴婢,奴婢也好烧毁了。”

    裴雨凝将信连忙还给沐阳,“这样的信还是烧掉的好,可千万别被别人看到,若是看到可惨了。”

    “奴婢明白,裴小姐放心。”

    裴雨凝叹了口气,“墨卿没有生病,倒是让人松了口气。可是她去那样的地方, 那么危险,我又怎么放心呢。 ”

    蒋蕴柔也将手里的信递还给沐阳:“你要相信她,她既然选择去了,便会照顾好自己。我们要做的,是帮她稳住京的局面,帮她遮掩一二。”

    裴雨凝点头,“也是,她那么聪明,还那么厉害,的确不用太担心。”

    蒋蕴柔想到方才沐阳说的话道,“方才你说你家王妃交告诉,若是我们知道消息第一天便来,将这封信给我们。若是我们今日没来呢?”

    “那么这封信便会在今天子时烧毁,若是之后两位再来看小姐,一律病重不得探试。”

    蒋蕴柔明白的轻点头,自语般出声,“她……是在试探我们吗?”

    裴雨凝却是半分也没有多想,“有什么好试探的,我们知道了肯定立即过来了。这信留着多一刻我都觉得不安全,早烧了早好。”

    听着裴雨凝的话,蒋蕴柔突然便释怀了。

    她果然……还是想太多了。这样的情况她们怎么可能不会第一时间赶过来,试探,对她们,并不存在。

    是自己这些日子想太多,突然钻牛角尖了,她若是不信任又怎么会留下两封信,将这般重要的事情告诉她们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