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四百三十五章 不是一个人

时间:2017-12-23作者:安懒

    夜云岚见相视以对的两人竟没有一方服软,当然,皇做为一国之君又怎么可能对一个女子低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手机端 然而韩墨卿的倔强也真是要人命。

    夜云岚轻咳了一声道,“墨卿啊,知道你护短护的厉害。谁若伤害你的家人,你必不肯轻易放过。但你也不想想,皇兄跟皇嫂是夜玺国的皇与皇后,谁敢欺负他们呢。若说让他们头痛的也只有你了,只要你啊,乖一点,他们很开心了。”

    夜帝看了眼夜云岚,夜云岚面色带笑,“皇兄,这孩子啊,成亲前是这种性子臣妹以为成亲后会好一些呢,没想到跟了皇弟以后,倒被宠的更甚之前了。”

    听到夜云岚的话后,夜帝想到在战场奋战的皇弟。再看着韩墨卿面还带着怒气,这人当真是跟皇弟一个性子!居然还跟他耍起了脾气,不过想着自己倒也真是钻了牛角尖,跟一个孩子较起了真。

    她说的是对伤害他的人,他自问自己,会伤害她以及她在意的那些人吗?

    自然是不会的,他不仅不能伤害还要在皇弟不在的时候,保护好。

    夜云岚看着夜帝略微松动了一些的表情,知道他不会再做计较,只是他是一国之君,不会对任何人低头,她轻咳着示意韩墨卿。

    韩墨卿看到夜云岚担心,焦急还带着一丝责备的眼神,知道自己这是有些过火了。虽然她是故意的,但是现在效果已经达到了,若是再这样下去,过犹不及了。

    韩墨卿道,“臣妇因为家弟与家妹的事情,一时失了心智,冒犯了皇,还望皇恕罪。”

    夜后对夜帝道,“皇,这孩子是有些冒失了,但是臣妾听说,她这些天没日没夜的找她下落不明的妹妹,心里的着急跟担心我们也能体会。所以一时气急说了这样的话,倒也有情可原。”

    有情可原?要不是怕这个时候说话,等于变相的提醒着韩墨卿妹妹的失踪跟他们有关,夜子泽早出声了。

    韩墨卿既已服了软,又有皇后与长公主这边说好话,最重要的是夜帝本没打算跟她多计较,“罢了罢了,念在你这几日也不好过,朕便不跟你计较这些。”

    柳贵妃自是不服气的,韩墨卿这般的无礼,居然这么算了?只是,纵然她再不服气,也不敢多说什么。

    皇的态度很明显,他是护着韩墨卿,若是这个时候她再给韩墨卿眼药,吃亏的只会是她自己。

    夜帝看向夜子泽,“太子,你既然没有证据那么这件事,便先这般。若是你能找出证据,我们再令当别论。”说着又看向一边的蒋建与戚无暇,“蒋大人,蒋夫人,历来都是捉贼捉脏,这件事没有任何的证据,朕便不能按你们所想的去处理。夜王妃贵为王妃,自然也不能因为莫须有要被承罚,朕向你们承诺,若是哪一天有了证据, 朕必会给你们,给死去的蒋侧妃一个交待。不知道,你们可有什么意见。”

    两人进御书房后不久,便已经看清了局面,这个时候又怎么可能还会有意见。

    蒋建与戚无暇道,“臣,臣妇不敢。”

    “既是这般,那么这件事……”

    “父皇!”夜子泽气急败坏的叫道。

    夜帝面色一冷,阴沉的看着夜子泽,“怎么,对于这件事,你还有其他的意见吗?”

    夜子泽刚想说话,柳贵妃轻咳一声,夜子泽看去,柳贵妃皱着头对他轻摇头。

    夜子泽心里再多不满,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儿臣不敢。”

    夜帝面色这才缓了些,“好了,这一大早的也闹的差不多了。都回去吧,太子你也该回去好好操办蒋侧妃的后事。”

    “是,儿臣知道了。”

    “你们也都回去吧。”夜帝起身,“这么一大早的,朕还未用膳呢。”

    夜后等人也跟着起身,“皇,不如去臣妾的宫,一起用膳?”

    夜帝应声道,“也好, 那便一起吧。”

    “移驾——”

    夜帝与夜后一前一后的离开了御书房。

    看着二人离开的背景,柳贵妃心里也有说不出的气愤。

    这个皇后会钻空子,这种时候还勾着皇去陪她一起用膳。

    夜云岚一手撑着腰一手抚着微隆的肚子走向韩墨卿,韩墨卿忙起身过来扶住:“先生,不是还特地派人去通知你不要来吗?”

    “你这种情况我怎么敢不来?沐影也说了,怕你倔起来,在皇宫里发起脾气,我来了还能拦拦。”夜云岚一脸的责备,“还好我来了,倒真让沐影说对了,你还真的跟皇耍起脾气来,你这个胆子是越来越大了!”

    方才那样的情况,她还真有些担心。若是皇兄真跟她计较起来,她可不是现在这般模样了。

    “让先生担心了,不过我有分寸的。”

    “分寸?”夜云岚微讽道,“你要是知道分寸倒好了,成亲前冲动起来便让人心惊,这成亲后让皇弟宠的更是什么也不管了,你……”夜云岚也不知道该说她还是该怪将她宠成这般的皇弟了,“算了算了,现在没事好,再说那么多也是无用。”

    韩墨卿面带愧疚,“先生,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这个时候跟她服什么软,也不见她刚才跟皇兄服软,“过去了,算了,记住,下次可别这般冲动了。”

    “学生知道了。”韩墨卿扶着夜云岚一边往外面走着一边说着话。

    出了御书房,便看到刚与柳贵妃分开的太子夜子泽正看向他们这边。

    韩墨卿松开夜云岚,提步前。

    刚走了一步便被夜云岚握住手腕,韩墨卿回头看着一脸担心的夜云岚,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握着自己手, “先生放心,我有数的。”

    夜云岚收回了手,“说几句话回去,我在宫门口等你。”

    “先生身子不便先回去吧,我跟太子说完话便回去了。 放心吧,他现在不敢对我怎么样的。”

    夜云岚点头,便由着身边的侍女扶着离去。

    韩墨卿走到夜子泽的面前,“太子殿下,还有何指教?”

    夜子泽眼含恨意的看着韩墨卿,“很得意吗? ”

    韩墨卿淡笑的回视夜子泽,“太子殿下误会了吧,臣妇有什么可得意的。倒是太子殿下, 方才皇可是吩咐了,令你尽快回去料理蒋侧妃的后事,殿下您还是快些回府吧。”

    夜子泽盯着韩墨卿:“蒋蕴欣的死,是不是你下的手?”

    韩墨卿只笑不语。

    “你便是不说,我也能肯定定是你下的手。 ”夜子泽肯定道,否则怎么会那般巧的, 回到太子府后便死了呢。还蹊跷的查不出死因。

    韩墨卿仍是面带笑意的看着夜子泽,还不说话。

    夜子泽被韩墨卿这般举动激怒,“你在笑什么!”

    韩墨卿慢条斯理的拿出衣袖里的手帕,擦了擦额头因为过热而渗出的汗滴。

    夜子泽这么看着韩墨卿,看着她不轻意般的做着这些举动,这个女子,一举一动,竟都这般迷人。心里又无端又升起一股怒意。

    看着夜子泽眼里的侵略和渴望,只觉得恶心,她面色一凛:“我在笑,太子殿下还是有些聪明的。知道这件事肯定跟我有关系。”

    夜子泽闻言,心里对她的那些渴望一时间又被怒气占领,咬牙切齿道,“你承认了?!”

    “我好像一直都没有否认吧。”韩墨卿眼带挑衅,“但是那又怎么样呢?太子殿下,你……又能拿我怎么样呢?”

    看着韩墨卿眼里十足的挑衅,夜子泽气的面色发青,双眼恨不得能喷出火来,“韩!墨!卿!”

    韩墨卿歪着头,轻“恩”一声,“太子殿下,有何吩咐?”

    这个女人,脸带着俏皮的笑,突然之间又显得那般天真无邪。可是夜子泽却知道,这个女人,不可能是天真无邪的。

    夜子泽对韩墨卿是矛盾的,他被这个女人吸引着,却又一边恨她恨的咬牙切齿。

    在想得到跟想毁掉她之间,犹豫不定。

    “太子殿下,若是没什么事,我便先走了。”这个男人,当真是半点也配不太子这样的身份。

    夜子泽见她要离去,一个快步前,伸出手去便要拉住人。

    在他要碰到自己之前,韩墨卿便已经快速的躲开了他的靠近:“你做什么?”

    “韩墨卿你别得意太早了,雁过留痕,你既然对蒋蕴欣动了手,便一定会有痕迹,我会找到证据!”夜子泽恶狠狠的说。

    韩墨卿自是半点也不担心,“那我便拭目以待了。希望结果不要让太子殿下失望才是。”

    “放心吧,自然是不会让我失望的。”

    这个太子除了放些狠话,还能做什么?韩墨卿转身离去,刚走了几步,想了想又转过头来,看着夜子泽道,“对了,太子殿下,好心提醒你一句。我是给蒋侧妃吃的毒药,那是一种无色无味的无迹可查,让人慢慢死去的毒药。你若是真要去查,便寻着天下毒这方便去查吧。”

    说完后,韩墨卿便转身离开。留着满腔怒火的夜子泽在原地。

    她这般有侍无恐的挑衅着他,便那般肯定他抓不住她的把柄?

    各种矛盾的情绪冲击着夜子泽, 他要查出证据,将这个女人碎尸万段,另一方面却也又想着让她因此对自己刮目相看,让她明白他夜子泽也是有能力的!

    不管是什么样的原因,这件事,他不可能这么算了。蒋蕴欣死了,也要死的值得。

    韩墨卿出了宫,看到宫门外除了自己的马车外的另一辆熟悉的马车,心里顿时暖暖的。

    她走前去,对着里面道,“先生,你怎么还未回府。”

    “她若是不看你出来哪里会放心回去。”推开马车门的是来接夜云岚回府的沐影。

    夜云岚在马车里坐着,看到韩墨卿也放心了,“出来便好,回府去吧。”

    韩墨卿见夜云岚脸有些不适模样, 知道她一直这么坐在马车里,定然是不舒服的,“恩, 我这回去,先生也快些回去吧。沐影,照顾好先生。”

    “知道,那我们便先回去了。”若不是劝不动夜云岚,沐影早带着她回去了。她的身子越来越大,这窄小的马车里坐外了,什么姿势都是不舒服的。

    韩墨卿后退一步,让他们的马车转向,离开。

    看着渐渐远去的马车,韩墨卿嘴角慢慢的扬起,眼睛里带着真正的笑意。

    她并不是一个人不是吗?关心她的人,还有这么多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