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388章 输于美色

时间:2017-12-23作者:安懒

    他要得到那个女子!一定要得到。

    夜子泽势在必得的想着,待得到那个女子后,他便带到皇叔的身边去。

    就算是一个替身,他也要让皇叔不痛苦。而他更要让皇叔知道,现在他拥有的或许只是个替身,但日后,他会得到韩墨卿。

    听那两个侍卫说,每日竞得与那女子一起的机会是谁出价高便是谁。

    只是他堂堂一个太子,若是想要一个女人又何段跟那些平民百姓一般去出价?

    夜子泽道:“谢辉,准备一下我们去一趟。”

    谢辉闻言,忙道,“太子殿下,现在刚午时,您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走入那烟花之地,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只怕会招惹到是非。”

    夜子泽闻言,眉头微皱有些不快,“本殿下贵为太子,又有谁敢搬弄本殿下的是非。”

    谢辉却继续劝道,“话非如此,但是朝中还是有那找事之人。太子殿下,若是真被有心人看到,到时参太子殿下一本,闹到皇上的面前,只怕到时事情就不那般简单了。虽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面上皇上免不了要说太子殿下几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太子殿下不若等晚些时候再去,刚好也让属下准备一下。”

    夜子泽听着谢辉这般说,觉得倒也有几分道理,“你说的倒也是,准备就不必了,只要去那里找到主事之人,报一下我的身份。将那姑娘的晚上空上来便行。对了,跟那共事之人也提前说一下,本殿下去了以后便跟她商量那女子赎身的事情。”

    “是。”谢辉道,心里跟夜子泽想的却不是同一件事情。他所想的准备是怎么样隐瞒着太子殿下去百花巷这件事,即使是有人知道,也是越少越好。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心里总觉得这件事有哪里不对。可再看一眼陷入兴奋之中的夜子泽,却也知道他说什么也无法改变他的想法。

    最让他想不通的还是,他居然真的在那百花园中看到了与夜王妃相似的人。算了,左右他也跟着太子殿下一起过去,到时候若真有哪里不对,他再见机行事便行了。

    *******************************************************

    “倒真是心急呢。”听着属下回报,得知夜子泽已经派了人去百花园做了安排,夜沧辰面色冰冷,沉着声音道,“看来,他还不是很明白皇婶的意思。”

    一边的韩墨卿知道夜沧辰的怒意一时半会消不去,也不搭他这话,对着前来回报情况的人道,“那就一切都按计划来吧。”

    “是。”

    韩墨卿道,“没什么事你就先下去吧。”

    “属下告退。”

    刚走进大厅内的凌崎岳看到与自己擦肩离去的人后,对着韩墨卿道,“可别告诉我,我们的太子殿下真的就这么简单的就上钩了?”

    韩墨卿点头验证了他的猜测。

    凌崎岳略讶,“就这么简单?”

    夜沧辰冷冷的看着凌崎岳,眼神似要杀人:“鱼饵那么诱人,怎么会不上钩。”

    凌崎岳只觉夜沧辰的眼神可怕的紧,不着痕迹的向韩墨卿所在的地方移了移,“夜王妃,还有什么需要我去做的吗?”

    韩墨卿认真的想了会,摇头,“还真没有。”

    这件事比她想象中发展的还要顺利,她虽然知道夜子泽对她有些执念,却不知道执念竟这般的深,刚得到消息只不过让侍卫去看了眼,便就决定亲自上门了。

    而他们之前准备的一些事情也不必再做了,当时知道夜子泽的心腹去百花园时,因为那人皮面具还未做好,她便自己去了趟,而太子那心腹看到的即是她。

    这也是因为明明答应了这件事的夜沧辰生气的原因,她也知道那种地方总归是不适合她去的。只是她未想到夜子泽会那般的着急,立即就派人去查看,没办法才这般做的。

    这件事要说也是因他而起,但是现在这一切的事情都是韩墨卿在做,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当真没有需要我做的?你还是再找点事给我做罢,不然我这心里总觉得亏了些什么。”

    听凌崎岳这般说,韩墨卿道,“你这般一说,倒真有件事。”

    凌崎岳一听忙问道,“什么事?”

    韩墨卿看着凌崎岳道,“离蕴柔远一点,有多远离多远。”

    凌崎岳一听,心虚的抬手摸摸鼻子,“这件事你跟我说过很多次了。”

    “因为这是很重要的事情,京城里无事的人们最喜欢捕风捉影了。以后只要你跟蕴柔两人一起出现,都会提醒着那些人你们有过的谣言。”韩墨卿很是认真的说。

    凌崎岳自然明白,这次没什么都能被有心人利用了说成这样。若是再两人一起出现,只怕就真的百口莫辩了。

    凌崎岳道,“放心吧,若是经过这次的事情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做,这些年也算是白活了。”

    韩墨卿点头,“那就行。”

    凌崎岳见当下也没什么需要自己的了,“那我就先走了。”

    “不急。”韩墨卿出声将人留住,“左右你也没什么事,倒不如陪我下盘棋。”

    “啊?”凌崎岳一时没反应过来。

    韩墨卿重覆道,“左右你现在也没什么事,倒不如留下来陪我下盘棋。反正好戏也要明天早上才看得到。”

    下棋?

    凌崎岳觉得,若是自己没记错的话,琴棋书画中,这位夜王妃可是最不喜下棋的。再说了,即使是要下棋,夜王爷也在,怎么好好的叫起他来?

    凌崎岳正好奇时,夜沧辰开口道,“没事就走吧。”

    咦,这对夫妻……

    一个让他留下,一个让他走的,有情况……

    遇到这样的情况,凌崎岳心里自然是想要留下来八卦一下的的,但是夜沧辰的那个眼神却又让他不敢留下,“我突然想起来,我府里还有些事情没有处理完呢。夜王妃,下棋就改日吧,我先走了。”

    早就知道凌崎岳不是什么讲义气的人,“走吧。”

    待凌崎岳刚离开大厅,夜沧辰便一把握着韩墨卿的手,用力拉过,一个转身将她置身于自己与墙壁之间。

    看着他略带危险的眼神,韩墨卿咽了下口水,“王爷,这……这里是大厅。”

    “你们都给我退下,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大厅十尺以内。”夜沧辰略带怒意的吩咐。

    “是。”一声落下,大厅四周十尺以内都再无任何人。

    “夫人可还有什么在意的?为夫一并解决了。”夜沧辰问。

    韩墨卿略怂的摇头,“没,没有了。”

    夜沧辰抬手将韩墨卿落在脸前的发丝挑起放入她的耳后,“那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的谈一谈,今日下午的事情了?”

    “今日下午?”韩墨卿面上泛起疑惑:“今日下午什么事情?”

    夜沧辰嘴角一扬,露出抹邪魅笑容,“哦,夫人是不记得了?看来需要为夫来提醒了一下了,只不过若是为夫提理了,夫人可是要付出些代价的。”

    看着夜沧辰脸上的笑容,韩墨卿脑子里只想到一句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这般想着,韩墨卿便也不再强硬了,“当时你不在府里,所以我才没与你商量才去那百花园的。那人皮面具也还未做好,若是做好了,我也定然不会去那里的。”

    听着韩墨卿的话,夜沧辰似有所知的点头,手指缠着韩墨卿胸前一簇发丝把玩着:“你的意思是,若是我在府里。你便会跟我商量了?”

    “不会。”韩墨卿老老实实的回答,若是说会,这人定然也不会相信的,“当时若是我不去,这件事必然会穿帮。那地方虽的确不是我该去的地方,但是婚前我……”

    “那是婚前。”夜沧辰打断了她的话。

    “我知道你生我气,怪我没有跟你商量。可是我若是跟你商量,你定不会让我去。可那时谢辉已经去百花园了。时间耽误一下就会误了事情,所以我才先去的。”韩墨卿说的极为委屈,小声的咕哝:“怎么了成了亲反而没有成亲前自由了。”

    夜沧辰看着韩墨卿的眼神瞬间暗了下去,他松开韩墨卿,转过身去,微叹了口气,“我……让你失了自由吗?”声音里带着忧伤。

    韩墨卿见状,惊觉自己说错了话。忙上前一步,“辰,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一时说错了话。”

    夜沧辰却似真的被那句话打击到一般,“或许,真的是我……”

    “没有没有。”韩墨卿忙转到夜沧辰的面前:“不是你,不是你。 是我,都是我,太任性了。我知道你是担心我,那百花巷那般的鱼龙混杂,你是担心我而已。辰,我方才不是故意那般说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以后只要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一定先跟你商量,你同意了我再做好不好?”

    越是在意一个人就越不想他因为自己而不开心,韩墨卿此时便是这般的心意。

    “这可是你说的,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既这般应了, 可一定要做到。”

    看着夜沧辰瞬间改了的表情,韩墨卿有一种自己被骗了的感觉:“你……”

    “卿儿,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可一定要做到。要是犯,我可就真的生气了。”夜沧辰说着用手帮韩墨卿理了理发丝,声音极尽温柔,“乖。”

    韩墨卿下意识的点头:“恩。”

    事后,她也才示意过来,自己居然就这么中了美男计!没想到,她韩墨卿也有沉迷美色的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