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353章 真相

时间:2017-12-23作者:安懒

    听到这话的蒋蕴欣心里的忧愁顿时消息的无影无踪,夜王爷特意这样吩付门房这样交待,明显心里是有她的。所以才会顾忌到她的脚,这样一想,她心里的那些担心也都没有了。

    只要夜王爷心里有她,又怎么会看着她跟太子在一起呢。想来,昨天下午那般的表现也不过是因为人多,所以他才会那般的。

    蒋蕴欣心中像吃了蜜一般的甜,来的路上她还担心不已。可是现在却是半点也不担心了,夜王爷对她是有心的,只要对她有心,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蒋蕴欣就这么满怀希望的坐在轿子里通过了二人,随后又由自己的婢女搀扶着跟着王府里的接引人,来到了夜沧辰所在的屋子。

    “蒋小姐,王爷在屋子里等着你呢, 小的就先告退了。”

    蒋蕴欣盈盈施礼,“多谢了。”

    “小姐客气了。”下人说完后便离开了。

    蒋蕴欣看着紧闭的屋子,想了想对身边的婢女说,“你就不要跟我进去了,在外面守着吧。”

    “是。”

    蒋蕴欣交待完后,上前敲了敲门,“夜王爷,小女蒋蕴欣。”

    片刻后,里面便传来夜沧辰的声音,“进来。”

    蒋蕴欣欣喜的推门而入,看着屋内的层层书架便能看得出这是一个不大的藏书阁。蒋蕴欣半跳着走了进去,随后将门关上。再小跳着往里面走去,越是接近大厅时,蒋蕴欣越是激动。

    直到看到坐在前面的书桌上看书的夜沧辰,蒋蕴欣加快了些速度,上前对着夜沧辰半屈膝:“小女见过夜王爷。”

    “起来吧。”夜沧辰抬头道。

    蒋蕴欣开心的抬头起身,看着夜沧辰刚准备说话,却从一边的书架走出来一个人,“可算给我找到了,我就说吧在你的府上看到过这本书,你还说没有,看吧,这是什么。”

    走出来的人边走边说,话说完,一抬头才看到屋子里的蒋蕴欣,略带疑惑的看向夜沧辰,“这不是蒋家二小姐吗?”

    蒋蕴欣也认出来了,这是凌崎。蒋蕴欣心里一阵失落,她还以为,这屋子里只有她跟夜沧辰两个人呢。

    夜沧辰点头,“是啊,的确是蒋家二小姐。对了,蒋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听到夜沧辰的问题,蒋蕴欣一脸的错愕,总觉得事情的发展跟自己的想像很不一样。

    看着蒋蕴欣的表情,夜沧辰又道,“怎么了?”

    蒋蕴欣摇头,心里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却又不好意思当着凌崎的面问出来,可是见一边正在翻阅手里书的凌崎半点离开的意思也没有,她不得不隐晦的也声道,“夜王爷,小女,小女有些事情想要跟你单独说。”

    一边的凌崎听到这样的话,倒觉得有意思的抬头看了看蒋蕴欣。

    蒋蕴欣却是半点也不敢去看凌崎,只是略带期待的看着夜沧辰。

    夜沧辰看了眼一边的凌崎,却道,“凌崎他不是什么外人,蒋小姐你有话可以直说。”

    蒋蕴欣闻言心里即尴尬又无奈,她向来知道夜沧辰跟凌崎、白成岳二人关系很好,只是,她那些话的确很**。问出口已经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呢,更何况还当着别的男子的面。

    可是凌崎明显没有离开的意思,而夜沧辰也表明了不会让他离开。她心里极不情愿在这样的情况说出来,可是她也知道,错失了这次机会,她也就没机会了。只怕时间一长,错失了机会,夜帝下了旨就什么也改变不了了。

    所以蒋蕴欣只能硬着头皮开口,“夜王爷,昨日你的邀约小女准时到了,夜王爷,是否因为事情而耽误了,所以,所以才……”

    后面的话蒋蕴欣也没有再继续说。

    而凌崎听了蒋蕴欣的话则很是感兴趣的看着夜沧辰,等着他的回答。

    夜沧辰自然知道凌崎的心里,只是懒得理。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蒋蕴欣,冷冷道,“我并没有邀约你。”

    蒋蕴欣闻言面色突变,不敢相信的看着夜沧辰。

    没有邀约她?怎么可能呢!

    蒋蕴欣一时急了,“夜王爷,你昨日下午明明有对小女说,知道小女喜欢牡丹,看到后院种着几株开的极好的牡丹,所以邀我一同去赏花的。”怎么可能没有呢。

    只是,夜沧辰却仍是方才那副冷淡模样,再一次的重覆了方才的话,“我没有邀约你。”

    夜沧辰第二次的否认,让蒋蕴欣慌了手脚,方才有的信心顿时也都消失了,“夜王爷,你昨天明明……”

    “如果你要说我邀你,我的答案就是这个,我没有。”夜沧辰面无表情的看着面色大变地蒋蕴欣,“蒋小姐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还有些事情要处理。”

    蒋蕴欣仿若受不了打击一般,立在原地。脑子里全是昨日跟方才夜沧辰的话。

    怎么会呢,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他明明有做,为什么要否认。

    蒋蕴欣脑子里不停的转着,想着,即使答案已经那般的明显,她却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你……你设计我对吗?你故意对我提起邀约将我引到那里,然后,再想办法引太子过去。现在的……现在的一切,都是,都是你!”

    蒋蕴欣最后几乎是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一切。”

    与激动的蒋蕴欣相反,夜沧辰平静的让她想要发疯。夜沧辰说,“是啊,我为什么要做这一切。以我的性格,又有谁相信我会做一切。”

    听到夜沧辰这句话,蒋蕴欣心里只觉绝望,身体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直到现在,她还不敢相信,这些事呢真的是夜沧辰在设计她,更是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即使他不喜欢自己,也没有必要做这些。就像他说的一般,以他的性格,他的地位,又有谁会相信他会做这一切,做这一切对他来说又有什么好处。

    一边的凌崎看着一脸死灰的蒋蕴欣,无奈的叹了口气,“人家也不过一个弱女子,你们这样欺负人,真的太不君子了。”

    “小女从来不知道凌大人是个君子。”突然从一边的书架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蒋蕴柔惊讶移目到声音传来的方向,紧接着她便看到韩墨卿从书架后慢慢的走了出来。

    蒋蕴欣讶异的目光从韩墨卿的脸上移到夜沧辰的脸上,再从夜沧辰的移到韩墨卿的,最后落在凌崎的脸上。

    凌崎忙抬手挥着否认,“我是无辜的,这件事跟我可没办法关系。我就是来找本书的。”说着还特意摇了摇手里的书。

    蒋蕴欣愤怒看向韩墨卿,“是你!这一切都是你设计我的对不对!”

    韩墨卿既然出现在了这里自是没有想过否认,她点头:“不错,确实是我,这一切都是我设计的。”

    蒋蕴欣死盯着韩墨卿:“那刺客也是你设计的对不起!”

    “一切。”韩墨卿回视蒋蕴欣,“这一切都是我。”

    蒋蕴欣几分愤恨几分不甘心更多的却是痛苦:“为什么,为什么夜王爷会听你的话,为什么!”

    “你这么聪明,难道真的不知道答案?”

    她当然猜得到,可是,她不相信!她不相信夜沧辰会对韩墨卿动心,更不愿意相信,他对韩墨卿居然已经到了会为她做这种事情的地步!她不信!

    蒋蕴欣眼睛盈满泪水,怨恨的看着韩墨卿,“你做这一切,就为了到处散布我的谣言?”

    韩墨卿摇头,“散布谣言又怎么会是我的最终目的。”

    瘫坐在地上的蒋蕴欣吃力的站了起来,咬牙忍着因用力脚踝传来的痛,面对夜沧辰她愿意显示出自己软弱的一面。但是面对韩墨卿,她不愿意,“那你想干什么!”

    面对蒋蕴欣撕吼般的怒问,韩墨卿却只是淡笑:“你真的不知道?”

    她想让自己嫁给太子!她想让夜帝听到这些流言,最后为她跟太子赐婚!

    蒋蕴欣瞪视着韩墨卿,“我跟你无怨无仇,你为何要这样对我!”

    无怨无仇!?韩墨卿看着蒋蕴欣的脸慢慢的变冷:“我韩墨卿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必还三分。你说跟我无怨无仇,那我就要问你了,既是无怨无仇,你为何要帮太子设计我?”

    蒋蕴欣面色一变,惊讶的看着韩墨卿。怎么会?她怎么会知道?

    “若是你当真只设计到了我,我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对你下手。”韩墨卿的眼神越来越冷,“你最错的是不该伤害到雨凝,你为了怕水中只有你跟太子,而太子救了你以后会对你的名誉有损,尽不惜将小舟上的小姐都拉至水里。蒋蕴欣,你很聪明,但是你最错的就是你的聪明。”

    看着韩墨卿眼睛一丝也不隐藏的怒意,蒋蕴欣不敢相信,韩墨卿做的这一切只是因为裴雨凝?那个她从未放在心里的裴雨凝?就只是因为这样所以连夜王爷都算计她?

    看着蒋蕴欣眼里的不可思议,韩墨卿便知道她从未将雨凝放在心里,或者应该说,她没有将任何人的命放在眼里。她会泅水,完全可以自己游到岸边,即使太子当时也在,事后或许也会有些流言,但只要她自己再放些正面的流言出去,这件事没有那么不好解决。可是,她却只想着拉别人给她垫背。一点也不考虑那小舟上的人是否会泅水,是否会因为她的举动而受伤。

    蒋蕴欣看着夜沧辰,“为什么要帮她?为什么要为她做根本就不像你性格会做的事情?为什么要为她,这样做?!”

    看着蒋蕴欣一副深重情伤的模样,韩墨卿冷笑,纵然她对夜沧辰真的有几分喜欢,可更多的是算计吧。算出皇族之中,最好的成亲对象。她虽然跟蕴柔是同一个父亲,同一个姓氏却完全不是同样的性格。

    夜沧辰看了眼蒋蕴欣,是半点也不想说话。这怎么也是女人这间的事情,他觉得这次,他亏大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