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第326章 遇袭

时间:2017-12-23作者:安懒

    韩墨卿连往宴厅走去边回想着章芙对她所说的小心便是此事吗?

    想着她回头看了眼还在原地的两人,随即回头否认,不该是此事。章芙虽然不知道她会武功,但至少知道对她来说,太子妃不是个威胁。

    太子妃……

    想到方才的闹剧,韩墨卿只觉可笑,之前本有点的同情心也再没了。即使肚子里的孩子保住的可能性也应该尽量保着,她反而想着利用着来陷害她她,果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待她回到宴厅时,只见沐影敬酒已经快要结束,她走回座位上坐下略好奇的问下一边的蒋蕴柔:“方才谁输谁赢?”

    蒋蕴柔淡笑道,“二皇子赢了,驸马爷认输投降了。对了,太子妃唤你过去什么事啊?”

    韩墨卿不在意的摇头,“没什么要紧事。”

    蒋蕴柔听她这般说也没再多问。

    “卓大人,草民可知道,您也还未成亲啊。”隔壁桌传来沐影的声音。

    二人转过头去,只见沐影边说边对卓越使着眼色,“今日手下留情,他日草民也好报恩啊。”

    卓越面色淡笑,手里的酒杯却是没有放下,“无碍,今日有酒有宵醉,他日的事情他日再说吧。”

    看着卓越面泛微潮,只怕已经喝了不少,蒋蕴柔心下里有些担心,他这般趁机喝酒其实是心里不快吧。

    而坐在首席的夜帝听到这边两人的对话,出声道,“卓爱卿也早到了婚配年龄,这几年为朕做了不少的事情,朕倒忽略了你的终身大事,驸马爷这倒提醒了朕。”

    蒋蕴柔心中一紧,皇上这语气是要……赐婚?

    卓越道,“谢皇上关心,只是臣觉得男子应当先立业再成家。”

    听他这般说,夜帝道,“卓爱卿谦虚了,若是旁人说先立业再成家朕也就相信了,但是你这个年龄这个政绩,哪里不是已经立了业,今日刚好趁着长公主的好日子,朕替你作回主,朕瞧着蒋府的二小姐……”夜帝之所以说二小姐是因为大小姐蒋蕴柔自小跟长公主亲,只怕她的婚事皇妹是要过问的:“蒋蕴欣惠质兰心……”

    “皇上”卓越打断夜帝的话,他自然知道这是多么大不敬的事情,只是他不得不这么做。若是让皇上说全了后面的话,到时候便不是打断他的话那么简单只怕要抗旨了。

    夜帝被打断话心里有几分不悦,眉头微皱。

    卓越上前一步,跪地行礼,“臣谢皇上恩宠,只是臣心中已有一人,臣暗自立下誓言今生只娶那人为妻,所以臣不想做那违信之人。”

    “哦,那女子是何人?你告诉朕,朕为你成全美事。”夜帝道。

    卓越磕头,“那女子并不知道臣心意,终身之事臣认为要两情相悦才是美事。臣叩请皇上请予臣时间,问那女子之意。”

    夜帝看着跪地的卓越,闻他所言,倒没想到他是个情深之人。

    “既是这般,朕倒多事了。”

    “臣不敢。”

    “起来吧。”虽然有些扫兴,但夜帝也不是那喜欢强人所难的君王,本就是想要喜上加喜的事情,若是最后弄巧成拙倒不好了。

    “谢皇上。”卓越起身,心里却是松了口气,他的心早已经被那人占有,不想再娶妻误人。

    同时松了口气的还有另外两人。

    蒋蕴欣从来想嫁的都是夜沧辰,方才若是皇上真的赐婚了,她是半点办法也没有,还好还好那卓越在皇上赐婚前就制止了。

    另一个人则是蒋蕴柔,若是他娶的是他所爱之人,她纵然心痛却也会为他开心至少他是快乐的。只是她明知道他喜欢的是另一个人若真娶了别人只怕也只有痛苦,她心里自是担心的。不过还好,皇上并没有强行赐婚。

    蒋蕴柔看着坐回座位上,一杯接一杯的灌酒的卓越,手微微握拳,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里慢慢的行成。既然不能让他开心,至少她想让他的烦恼能够少一些。

    时间越来越晚,随着夜帝跟夜后的离开,婚宴也慢慢的结束。

    直到将所有的宾客送走,韩墨卿与蒋蕴柔二人这才算真正的休息下来。

    二人在房中喝着茶,“好久没有这般累过了,怪不得平时娘说,会客摆宴不是件简单的事,今日算是领教了。”

    韩墨卿替她的杯中又续了些水:“方才雪阡来说,马车已经备好了。这里离戚府那般远,不如今晚你随我回府休息? ”

    蒋蕴柔揉着发酸的肩膀,“算了,估摸着我的马车也要到了。远是远了些,可总归还是回自己的府里休息着安心。”

    听蒋蕴柔这般说,韩墨卿也不再劝,想着若是她怕也是如此,宁愿多坐会马车,也还是回自己的家里舒服。

    正说着话,蒋蕴柔的贴身侍女走了过来,“小姐。”

    看着侍女一脸的为难,蒋蕴柔略好奇,“怎么了?”

    “方才车夫来说,他去取马车的时候才发现,马车不知道怎么的竟被撞坏了。”

    “撞坏了?放在马厩里好好的,怎么会撞坏了呢。”

    “车夫说他晚间去吃晚膳前看过,当时还是好好的。可是方才去娶车却发现被撞过,车身被撞坏了,只怕是坐不了人了。”

    一边的韩墨卿道,“今日宾客甚多,只怕是哪个府里的马车离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其实这也算是正常。

    蒋蕴柔倒不是想追究是谁撞的,办宴总会有这么点磨擦,她所担心的只是,马车不能坐了,现在她要怎么回府。

    韩墨卿见状,出声道,“蕴柔不如这般,我的马车在外面也快马备好了。你不如坐我的马车回去。”

    蒋蕴柔摇头:“不用了,我坐了你的马车,你呢?”

    “我记得先生府里还有用不着的马车,我唤人给我备好就行了。”蒋蕴柔刚想拒绝,韩墨柔又道,“这天色也不早了,你便不要跟我客气了。先生府里的马车也是现成的,我只要等个一盏茶的功夫便能收拾好。若是我府离这里也如你那般远,我也不会让给你的。”

    “可是……”

    “别可是了,我们之间又哪里还有需要这般客气。”韩墨卿为不让她继续谦虚下来,故意面色微沉,“你若是再跟我客气,可就是不把我当朋友了。”

    韩墨卿都这般说了,蒋蕴柔也不好再推辞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谢谢你了。”

    “你我之间又何必这般客气呢。”韩墨卿说着对雪阡道,“你领蒋小姐去我们马车那里吧,再吩付一下,让他们将先生府里不用的马车备出来。”

    “是。”

    “那我便先回府了,改天再去你府上相聚。”蒋蕴柔说。

    “去吧。”

    韩墨卿送完蒋蕴柔,刚回屋坐下身后的门就被关上,紧接着传来熟悉的声音,“总算是走了。”语气里十足的委屈。

    韩墨卿无奈转身回头,“我还以为你已经离开了呢。”

    “是走了不过又回来了。”夜沧辰在桌边坐下,看着一脸疲劳的韩墨卿甚是心疼,“今天累坏你了。”

    韩墨卿轻叹口气,“是挺累的。”

    “累你还将马车让人,早点回去不行?”知道她心地善良,可是他宁愿自私一点。

    韩墨卿见他一副不开心模样,笑道,“雪阡已经让人给我备车了,也不过多等个一盏茶的功夫罢了。你今日也忙了一天,既然回去了还回来做什么。”

    “送你回去。”夜沧辰道。

    “公主府到韩府也不过一柱香的时间,你不必还特地回来送我的。”

    “不亲自送你到府,我不安心。”

    “我哪里那般娇贵。”嘴里虽这般说着韩墨卿却仍是很开心,因为他的在意。

    夜沧辰握着她的手道,“是我不放心罢了,虽然知道就算有什么以你的武功也能摆平,但我还是想亲自保护你。卿儿,你也不必那般坚强,事事都自己来。你就把我当你的侍卫,有什么危险,有什么事先让我来。”

    听夜沧辰这般说,韩墨卿忍不住笑道,“堂堂的夜王爷做我的侍卫,这福份我只怕消受不了。”

    “自然消受的了,全天下也只有你能消受的了。”

    两人说话间,敲门声从外面传来,“小姐,马车已经备好了。”

    “恩,我知道了。”韩墨卿应完声后对夜沧辰道,“马车备好了,我先去了。”

    “恩,去吧。我过会在后面跟着。”为了避嫌,夜沧辰自然不会出现,只等她离开后再离开,在马车后面远远的跟着,夜沧辰说完便走进里屋,准备等人离开他再离开。

    韩墨卿门刚打开,长公主府的门房便匆匆的跑了过来,“韩小姐,蒋小姐身边的婢女来求救,说蒋小姨在回去官道上遇袭!”

    “遇袭!”韩墨卿闻言忙道:“人在哪里?”

    “在院子里等着呢。”

    “你先去叫上府里的一队人马过去,我唤上韩府的侍卫随后就到。”这几天怕人手不够,她特意跟祖父说明带了些韩府的侍卫过来帮忙,这会刚好派上用场:“对了,这事别惊动长公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