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1999 第三百零七章 最后一次

时间:2017-12-25作者:青松果

    第二天一早,陈锐还在睡觉的时候,手机铃声不由的响了起来,惊醒了沉睡中的陈锐,陈锐迷迷糊糊的接听了电话。

    “喂,谁啊,大清早的都不让人好好的睡觉,说出你是谁,我给你留个全尸。”

    康年德听到陈锐的声音之后,不由的笑了笑,说道:“还给我留个全尸,陈锐,以为你是皇帝吗?居然这么厉害?”

    陈锐听到康年德的声音之后,不由的笑了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原来是康哥啊,这么早给我打电话干嘛?”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声音之后,不由的撇了撇嘴,对着陈锐说道:“陈锐,你看看现在的时间,不早了,都快十一点了,你忘了今天有什么事情来吗?”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不由想了一下,对着康年德说道:“到底是什么事情啊,康哥,你跟我说说。”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还能有什么事情,当然是那个房主的事情了,我今天中午在兴盛酒店订了个包间,你快点过来吧。”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一个翻身,直接从床上起来了,对着康年德说道:“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康哥,你在那里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陈锐说完之后,就快速的洗漱了一遍,然后就急匆匆的来到了兴盛酒店的门口,到了门口之后,陈锐发现康年德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陈锐伸出手和康年德握了握手,说道:“康哥,没想到你来的这么早啊,这刚十一点。”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不早了,我可是个守时间的人,一点都不能够耽误。”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你是不是又要说你的原则了?对吗?我一猜就知道你要说这个。”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确实是这样,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又要说我的原则了,陈锐,你是不是都已经听腻了?”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说道:“我可没有听腻,康哥,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我做个有原则的人,唉,朋友就是这样,一旦成为朋友之后,就希望他能够和朋友更加朋友一样,就是更加的亲密一下。”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没想到你年纪挺小的,居然对事实的把握这么透彻了,呵呵,真是难得啊。”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你不也是一样吗?咱们两个现在已经是朋友了,你想让我和你关系更加亲密一点,更加了解一点,这点我都了解。”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禁不住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一会儿来的这个房主,基本信息我已经告诉你了,你对他怎么看呢?”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还能怎么看?直接谈生意呗?要不还能够怎么样?难道和他谈朋友交情,我和他可没有什么交情?”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不由的笑了笑,对着陈锐说道:“你应该算是这个人的恩人,如果没有你的话,那他那套房子,恐怕就被骗了,你觉得呢?”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摇了摇头,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虽然你的年纪比我大一些,但有些事情,还没有我看得透彻,你想想,那个叫张超的骗子,可是只是偷了一把钥匙啊,然后就和我谈起做买卖的生意来了,如果我被他骗了的话,只是我的损失,这个房主也没有损失什么,难道不是吗?”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你还真有点意思,确实是这个道理,呵呵,是我老糊涂了。”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不是你老糊涂了,而是你陷入的思维的误区,所以才会这样的。”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陈锐说道:“算是吧,咱们两个也不要在这里站着了,直接到包间里去等他吧,说不定,他一会儿就来了。”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直接和他来到了那个包间,让陈锐有些无语的是,这个包间,居然又是昨天的那个包间,说起来,自己和这个包间还挺有缘分的,两次吃饭,都在这里吃。

    就在这个时候,陈锐和康年德刚要说话的时候,酒店的经理走了进来,进来之后,先是对着陈锐和康年德笑了笑,然后又来到了陈锐的身边,对着陈锐说道:“这个兄弟,你怎么又和这个人来这里吃饭了?你一个人来的话,我心里还好受点,你和这个人来的话,我心里就不是滋味了。”

    旁边的康年德听了经理的话后,顿时有些不满了,对着这个经理说道:“怎么我和他来,你心里就不是滋味了,你可要好好的跟我说说,如果你说的让我不满意的话,我可是要向你的老板投诉你的。”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还是我来说吧,这个经理经过了上次咱们请张超吃饭,已经有了心理阴影了,我已经跟他谈过一次了,绝对是最后一次,没想到他的心理素质还是这么脆弱,咱们两个一来,肯定让他又想起了上次的事情来了。”

    说道这里,陈锐有些玩味的看了这个经理一眼,对着他说道:“难道上次你没有到警察局里去要钱?”

    经理听到陈锐这么一说,顿时苦笑的点了点头,对着陈锐说道:“钱我肯定是要过了,还让我和那个犯人见了一面,那个犯人也给他们家人打了电话了,你还别说,那个犯人的人猿就是差,他的家里都不管他了,直接挂断了电话,那叫一个干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