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1999 第二百五十章 故事

时间:2017-12-23作者:青松果

    陈父听了陈锐的话后,苦笑的点了点头,对着陈锐说道:“是啊,当时我还年轻,什么都不懂,再说了,当时的环境还非常的保守,不像现在一样,男女开房是件平常的事情,在我们那个年代,男女开房的话,可是件了不得的大事,谁也不敢越雷池一步,不像现在你们这些小年轻了,呵呵,我真是老了,前段时间还看到,一个高中生和一个高考的监考老师去开房了,呵呵,这个时代怎么变成了这样了,我还真是怀念我们那个年代啊,想想也是,还是我们那个年代好啊,虽然在吃穿上不如你们这个时代,但那个时候的人特别的纯真,不像是现在,坏人特别的多。”

    陈锐在听到陈父说的那句,高中毕业生和监考老师开房的时候,差一点就笑喷了,没想到杨鹏飞这么有名,居然把消息都传到老爸的耳朵里了,怪不得他到现在都在甘成雄家里躲着呢。

    就在这个时候,陈锐的手机滴滴的响了一声,陈锐拿出手机一看,顿时笑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没想到杨鹏飞的父亲杨父,居然这么快就给自己转账了,现在卡里一共有了十五万了,这钱赚得倒是真的轻松啊。

    就在这个时候,陈锐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陈锐看了一眼,居然是李丝丝打来的,顿时有些不好意思了。

    刚聊到父亲背着自己的老妈找小三的问题,现在李丝丝这个准媳妇儿就打来电话了,让陈锐有些不自在,仿佛就要步老爸的后尘似的。

    陈母看了陈锐一眼,顿时呵呵一笑,对着陈锐说道:“是丝丝打来的吧,没事,你去你房间里接电话吧,我就知道丝丝一定会打电话来的,毕竟今天是高考查分的日子,她也一定知道,所以就打电话来问问,呵呵,陈锐,看不出来,你的魅力还挺大的,居然让丝丝亲自打电话给你,不错,有前途。”

    陈锐听了陈母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随手挂断了电话,对着老妈说道:“老妈,我怎么感觉你话里有话啊,是不是担心我和我老爸一样,在外面找个小三,不过,听了老爸和凤儿阿姨的故事,我怎么感觉,老妈你才是小三,毕竟那个时候,我老爸和凤儿阿姨正在谈恋爱呢,你居然就插足了进来,让人的感觉有些怪怪的。”

    陈母听到陈锐这么一说,顿时叹了口气,对着陈锐说道:“陈锐,这才是我生气的地方,做为一个好男人,要从一而终,不能够朝三暮四,你老爸倒好,吃着碗里的,向着锅里的,明明正在和凤儿恋爱,却非要在那个时候招惹我,我要是知道,那个时候,你老爸在外面还有个凤儿的话,我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你老爸的,毕竟什么事情,得有个先来后到不是?陈锐,你说呢?”

    陈锐听了母亲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陈母说道:“老妈说什么就是什么,我都听我老妈的?”

    陈母听了陈锐的话后,顿时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陈锐,你就是嘴甜,知道会哄人,妈妈有你这个好儿子,感到由衷的高兴。”

    陈锐听了陈母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陈母说道:“老妈,现在老爸已经把和凤儿阿姨的故事说了出来,你看看,是不是要原谅老爸了?你要是不原谅老爸,老爸回头就该找我算账了,毕竟在刚才的时候,我一直在煽风点火,老爸心里不怨恨我才怪呢。”

    陈父听到陈锐这么一说,急忙说道:“老婆,我心里可没有这么想,都是陈锐那个小子瞎说的,你别听他的,我心里怎么会怨恨他呢,我这个做父亲的,这点度量还是有的。”

    陈母听了陈父的话后,顿时呵呵一笑,对着陈锐说道:“陈锐,你刚才那句话就是属于煽风点火的,罢了,那我就原谅你老爸好了,不过,你老爸得约个时间,让我们见见那个凤儿才行,说实话,和你老爸以前聊了那么多久的凤儿,到了现在还没有看见过呢,我真的有些好奇,这个凤儿到底长的什么样?居然把你老爸勾住了二十多年,想想也真够厉害的,我想,她长得一定是属于那种祸国殃民的那种。”

    陈父听了陈母的话后,顿时有些不乐意了,对着陈母说道:“老婆,你别瞎说,凤儿长得就是一般人,就是比一般人人温柔一些,除此之外,到是没有什么别的了。”

    陈母听了陈父的话后,不由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我不够温柔了,对吗?”

    陈父听了陈母的话后,顿时赔笑道:“我哪里这么说过,在我眼中,你就是最温柔的女人了,我能娶到你,真是我的福气。”

    陈母听了陈父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陈父说道:“这些话,你是不是也给凤儿说过,呵呵,老头子,依照我对你的了解,这还真有可能啊。”

    陈父听了陈母的话后,连忙说道:“哪有,我只对你一个人说过,那个时候,我和凤儿在恋爱的时候,我才多大,我才十八九岁,那个时候,我懂什么,什么都不懂,怎么会想到这么好听的情话呢。”

    陈母听了陈父的话后,顿时哼了一声,对着陈父说道:“那这么说来,如果那个时候,你什么都懂了,是不是该跟凤儿那个狐狸精,说什么情话了,我说的对不对?”

    陈父听了陈母的话后,赶紧摇了摇头,对着陈母说道:“老婆,你说的是哪里话,我是这样的人吗?这么多年了,你肯定是最了解我的人了,我确实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陈母听了陈父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陈父说道:“你不是那种人?呵呵,依照我对你的了解,到是很有可能成为那样的人啊,如果不是我和你结婚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这么老实巴交的你,还会这么一段风流的往事。”

    陈父听了陈母的话后,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对着陈母说道:“老婆,既然你不相信我的话,我就只能跟凤儿打个电话了,约她出来谈谈,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我是那样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