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1999 第一百九十章 底价

时间:2017-12-23作者:青松果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我如果想知道你的价格底线,你会告诉我吗?”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咱们两个的生意已经谈成了,我哪里还有什么价格底线?陈锐,你是在跟我说笑话了吧?”

    陈锐呵呵一笑,眼睛直视着康年德,对着康年德说道:“咱们两个刚才在中介所的时候,你说我的价格要高于一万,因为你的房子是一万买来的,我说的对吗?”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眉头皱了皱,仿佛已经知道陈锐要说什么了,眼中含着一丝笑意,对着陈锐说道:“我确实是这么说过,陈锐,你说吧,你想知道些什么?”

    陈锐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商人就是商人,永远不会说实话,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买的那套黑林村的房子,应该是在一万以下吧,或者说很低才对,呵呵,你已经赚了一大笔了,我说的对吗?”

    康年德眼中闪着莫名的光彩,此刻,听了陈锐的话后,微微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你都知道些什么?或者说,我当时的底线是多少?”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既然我叫你一声哥,那咱们就不是外人了,事到如今,你还不把你的价格底线告诉我吗?难道要我自己说出来。”

    康年德挑了挑眉毛,对着陈锐说道:“你很精明,不过,我确实想知道,在你的心里,当时我的价格底线是多少?”

    陈锐呵呵一笑,伸出了五根手指,对着康年德说道:“你的那套房子,最少也是五千块钱买的,你的底线当然是五千五,或者六千左右,不过,你是个成功的商人,五百块钱你肯定都懒得赚,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六千块钱应该是你的底线吧?”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嘴角露出了一阵苦笑,对着陈锐说道:“陈锐,你比我更适合做商人,只是看见了房子,就有了这么多的推断,不说别的了,只能说我很佩服你,真的,我真的很佩服你。”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我也是看得书比较多,知道类似的事情自然就多了。”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哈哈一笑,对着陈锐竖起了个大拇指,说道:“仅仅从书本上得来的知识,就一下就看破了我了,陈锐,你可真是厉害。”

    陈锐谦虚的点了点头,也没有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康年德对着陈锐问道:“既然你刚进来看房子的时候,就已经知道我的底线价格了,为什么当时不说,非要我问的时候才告诉我呢。”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钱是永远都赚不完的,我告诉你,主要是因为想交你这个朋友,既然叫你一声康哥了,那你就一辈子是我的哥。”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你可真会说话,既然这样的话,那我认你这个弟弟。”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同样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话说回来了,康哥,既然咱们都是朋友关系了,你现在还想知道我的底线价格吗?”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微微犹豫了一下,对着陈锐说道:“你要想告诉我也可以,不想告诉我也行,主要是呆会儿遇见康健了,你是不知道他那混混的脾气,我担心你驾驭不了他,还是我和他谈的比较好。”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深深的看了康年德一眼,陈锐有经验,如果康年德说的是假话的话,一定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康年德呵呵一笑,直接看着陈锐的眼睛,过了一会儿,陈锐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我相信你,虽然没有看到他的院子,但我知道他家的地方很大,我愿意出三万,这就是我的底线。”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呵呵一笑,接着,轻轻的点了点头,对着陈锐说道:“我没有任何意外,因为你和我想的是一样的,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也愿意出三万,这是最高的价格了,同时,也是最符合我们利益的价格。”

    陈锐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既然这样的话,咱们去看看康健吧,我倒是有兴趣看看他,看看他有多混混,对付混混,我可是有些手段的,只是你是他堂哥,我也不好下手,呵呵。”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我和他早就没有关系了,这一点他也知道,否则的话,依照他的性格,恐怕早就赖上我了。”

    陈锐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那就好了,不过,最好咱俩一起跟他谈,唉,我也不多说了,咱们现在就过去吧。”

    康年德和陈锐向着旁边的房子走去,就在这个时候,康年德边走边对着陈锐说道:“我知道你小子有些门道,但有时候,有经验的人,或者说心理素质好的人,你在和他对视的时候,即使他心里有鬼,也照样敢跟你直视,陈锐,你小子还是嫩点啊,哈哈哈哈。”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是我小看你了,我还以为这种方法对大多数人都有用呢,唉,我真是丢人了,在你面前班门弄斧。”

    康年德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你年纪还小,等你经历的多了,自然就会分辨出来了。”说道这里的时候,康年德和陈锐来到了一个破旧的大门面前。

    康年德看了陈锐一眼,呵呵一笑,对着陈锐说道:“就是这家了,希望他现在还在家吧,这个小子,如果不在家的话,咱们改天再来,他应该又去赌博了。”

    陈锐看了看这个破旧的红漆大门,如果风在大点的话,陈锐相信,这个门肯定就会被风刮断,不是因为别的,实在是这个大门太破旧了。而且,陈锐还闻到一股怪味,就像是厕所里的味道,想来,这家的主人,没少在这里大小便,想到这里,陈锐心里叹了口气,这就是一个混混住的地方啊,以前也见过混混,没想到混混都混的这么惨,叫他们一声混混,都有些抬举他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