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重生1999 第一百八十九章 堂弟

时间:2017-12-23作者:青松果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呵呵一阵苦笑,对着陈锐说道:“没有什么问题,只是……只是有些麻烦。”

    陈锐听到康年德的话后,不由的有些疑惑,看了康年德一眼,问道:“康哥,有什么麻烦?是不是价钱的问题?如果是价钱的问题的话,我可以再加。”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无奈的笑了笑,对着陈锐说道:“陈锐小兄弟,咱们两个既然都是朋友了,那我也不瞒你了,隔壁的房子虽然面积大,但房子的主人是个泼皮,很不好谈话,如果你想买他的房子的话,他肯定会狮子大开口的,希望你能够做好心理的准备。”

    陈锐看了康年德一眼,不由的有些疑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你怎么这么清楚?是不是以前也有人要买他的房子,被他的开价给吓住了。”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摇头笑了笑,对着陈锐说道:“这倒不是,只是……”

    陈锐看到康年德吞吞吐吐的样子,更加的疑惑了,看了康年德一眼,问道:“康哥,你这么犹豫说明了什么?是不是你认识这家的主人?”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犹豫了一下,最后无奈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陈锐说道:“我不光认识这家的主人,而且还和这家的主人是亲戚的关系,唉,别提了,这个泼皮就是我的堂弟康健。”

    陈锐看到康年德说完之后,整个人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了,不由的沉默了一会儿,过了一会儿,看到康年德还不说话,陈锐有些忍不住了,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咱们两个既然都是朋友了,能跟我详细的谈谈这个康健吗?我希望多了解一下他,这样的话,一会儿跟他谈的时候,也好有些心理准备。”

    康年德看了陈锐一眼,呵呵一笑,对着陈锐说道:“陈锐小兄弟,你真的要和他谈啊?”

    陈锐呵呵一笑,看了一眼康年德,对着他说道:“当然是了,他家的地方这么大,如果不把他的房子拿下的话,我心里也不好受,您说是吗?您是生意人,应该了解过,有块肥肉摆在你面前,你想吃也吃不到的滋味,那样的感觉特别的不好受。”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这样的滋味以前我也尝到过,呵呵,确实是很不好受,既然你要买我堂弟的房子,那我就跟你好好的说说他这个人。”

    陈锐听到康年德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康哥,你好好说说,康健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康年德沉默了一下,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然后慢慢的点燃,眼中,出现了浓浓的回忆之色,对着陈锐说道:“我堂弟康健这个人,从小就老实,学习成绩也不上不下属于中游,可到了初中之后,看上了班上的一个女生,然后就积极的去追求这个女生,可是这个女生就根本就没有看上我堂弟,我堂弟恼怒之下,趁着晚上放学的时间,把这个女生拖到了树林里去,把这个女生给强暴了,后来我堂弟的家里出了一大笔钱,才阻止这个女生的父母报警,可是自从这件事情之后,我堂弟就彻底的堕落了,开始和班级上的小混混走在一起,抽烟,打架,到了初中毕业的时候,他就彻底的不上学了,直接走上了社会,也就是别人眼中的小混混。”

    说到这里,康年德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对着陈锐说道:“接下来他就在广和市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到了该结婚的年龄,哪个女人都不愿意嫁给他,就在我以为他这辈子就打光棍的时候,我堂弟突然从外地带来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老实巴交的,我堂弟也很喜欢她,就这样,他们两个就结婚了。”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没有说话,他知道,肯定还有后面的事情,如果故事仅此而已的话,康年德也不会是那副表情了。

    康年德深深的吸了口烟,看了陈锐一眼,说道:“接下来的事情,有些丢人,但你是我的顾客,而且我也跟我堂弟没有什么关系了,就索性告诉你吧,接下来,在康健结婚之后,过了没几年,他也不好好的去外面工作,而且慢慢的喜欢上了赌博,日子一天比一天不好过,终于有一天,我的那个弟媳,也是康健的媳妇儿,跟着别人就跑了,而我堂弟也没有什么在意,反而每天都去赌场赌博,慢慢的家里就变成这样了,对了,他的家里能卖的东西,全部都卖了,也没有什么好东西了。”说完之后,康年德深深的叹息了一声,好像为有这样一个弟弟,感到惋惜。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呵呵一笑,对着康年德说道:“故事应该就结束了吧?那咱们现在就去看看康健,看看他能够出什么价格?”

    康年德犹豫了一下,对着陈锐说道:“陈锐小兄弟,你跟我说句实话,我堂弟的房子比我的房子都要大,你的底线是多少钱,到了那个时候,我去跟他好好的谈谈。”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有些奇怪的看了康年德一眼,要知道,底线这种东西,都是当事人知道,一般不会告诉给别人的,所以,陈锐也就有些奇怪康年德为什么这么问,按照道理来说,这么简单的道理,他不会不懂。

    康年德仿佛明白了陈锐的表情,对着他笑了笑,对着陈锐问道:“你是不是想问,我为什么想要知道你的问价底线?这样有些不和规矩,对吗?”

    陈锐听了康年德的话后,对着他点了点他头,对着康年德说道:“确实是这样,有点不合规矩,毕竟价格底线都是每个商人的秘密,虽然我的年龄比较小,但不可否认的是,我也是一个商人,我应该有保留价格底线的资格,我说的对吗?康哥。”

    康年德听了陈锐的话后,哈哈一笑,对着陈锐说道:“你真是牙尖嘴利,我如果真的想知道价格底线,你会告诉我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