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三国小霸王 第1421章 争先(江都侯打赏加更)

时间:2018-09-25作者:庄不周

    孙策回到城中,调兵遣将。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鲁肃率部守捕獐山,为新郑北部藩篱。阎行率部游弋就食于新郑、阳翟、长社之间,打探消息,伺机进击。蒋钦在黄水入洧口立阵,董袭退守七虎涧,与鲁肃、蒋钦配合。其他诸将守城,静候袁绍来袭。

    董袭收到命令的时候,审配已经快到烛城。见审配来势汹汹,而蒋钦还在路上,董袭没有犹豫,立刻放弃烛城,退守七虎涧。七虎涧有一道河流,被称为七虎涧水,发源于捕獐山的黄嶂,是新郑通往梅山的重要隘口。董袭就在黄嶂立阵,居高临下,扼守咽喉要道。

    董袭的速度很快,审配到达烛城时,只看到城里修了一半的城防。查看了一番之后,审配暗自感慨沮授提醒得及时,如果按照自己的行军计划,再迟一天,他再想进烛城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审配进驻烛城,没时间休整,随即命长子审英率部追往七虎涧,阻击董袭,掩护主力抢攻黄水。斥候来报,蒋钦率领五千屯田兵,带着抛石机正在赶来。审配不担心五千屯田兵,但他不愿意让那些抛石机部署到位,这会对他架设浮桥造成极大的困难。

    在此之前,他的侄子审荣已经带着五千人赶往濮口,打算在那里阻击蒋钦。但他见识了董袭的施工速度,验证了沮授的判断后,他担心审荣赶不上,错失战机。既然烛城已经得手,他完全可以亲自上阵,强渡黄水。

    来到黄水东岸,看着滔滔水流,看着对岸严阵以待的路招军,审配懊悔不迭。蒋钦没能及时赶到,但孙策及时做出了补救。路招率部在对岸监视,虽然没有抛石机这样的重型军械,只能用弓弩阻击,却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麻烦。

    审配一边命人立阵,准备强渡,一边心中腹诽。沮授深谙孙策用兵之道,但在此之前,他却只能看着孙策抢占了新郑,原因自然是袁绍不听沮授的意见。他原本以为这是郭图的主意,后来才知道这是耿苞的建议,依据就是三统五德。

    审配不反对三统五德,但因为这些原因而贻误战机,他非常不满。之前还没什么感觉,现在亲身体验到了新郑的地形,面对被阻的困境,他恨不得立刻把耿苞叫来骂一通。真是读书把脑子读坏了,居然会出这么蠢的主意,耽误大事。

    阵地立了起来,审配下令辎重营的工匠上前架桥。对面的路招见了,也在对面立起盾牌,集中弓弩手进行射击。沮授早有准备,让准备好的三千强弩手进行压制掩护。箭如飞蝗,射向路招的阵地。路招却一点也不紧张,辎重大车比普通大盾更厚实,即使是闻名遐迩的冀州强弩手也拿他没办法,弓弩手们躲在大车里,有条不紊的射击,为争取升级积累军功。

    架桥的工匠、民伕遭受重创,一个接一个的倒在水中,被水流冲走。双方对射到天黑,审配损失了数百民伕,浮桥依然遥遥无期。天色已晚,看着对岸的大车,审配徒呼奈何,只得下令收兵回营,明天再做计较。

    ——

    濮口。

    蒋钦站在望楼上,借着最后一点光线查看对岸的冀州军阵地,眼珠转来转去,嘴角微挑。

    他从长社赶来,却在濮口遭到了审荣的阻击。审荣在水上架起浮桥,用强弩夹河集射,两千张强弩射得他们抬不起头来。他本想用抛石机还击,但抛石机射程没有优势,射速又慢,无法实现反制,双方僵持半天,蒋钦愣是没能前进半步。

    蒋钦很生气,但他并没有乱了阵脚。随陈到在丹阳两年,他已经不是一个初登战阵的新手,知道着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只会让自己犯错。

    天色将黑,双方都鸣金收兵,审荣安排将士监视,自己回北岸的营地去了。他来得匆忙,只比蒋钦早到半天,又忙着架浮桥,设阵地,大营也没有时间建,只是用辎重营简单的围成一圈。蒋钦居高临下,将这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记在心里。

    下了望楼,卻揖在下面等着。“如何?”

    蒋钦笑道:“他们虽然占了先,却优势有限,此刻只怕也累得够呛。”

    “将军有什么计划?”

    “劫营。”

    “劫营?”卻揖眉头微皱,却没有急着否定。他知道蒋钦虽然年轻,却有不少实战经验,而且他性格稳重,不是那种急躁的少年。“将军具体有什么计划?”

    “先派人抓几个俘虏回来,看看他们的行程,了解了一下对方将领是何等样人。看他立的阵似乎还有些章法,但是军中将士比较随便,驭下不严,或许可有趁之机。我们挑五百精锐,趁夜劫营,也许能得手。元兴,准备的事交给你,我要休息一下,养精蓄锐。”

    卻揖仔细想了想,同意了蒋钦的计划。蒋钦选了五百精锐,让他们早早休息。卻揖等天黑以后,安排斥候抓了两个俘虏回来,详加审问。俘虏累得半死,迷迷糊糊的被抓过来,也没费卻揖什么功夫,就将审荣是什么人,什么脾气,他们的行程又如何,一一交待得清清楚楚。

    得知审荣出身豪富,贪生怕死,又生性豪侈,卻揖松了一口气。审荣昨天傍晚出营,连夜急行军七十余里,赶到濮口列阵,又激战一日,此刻只怕累得像头死猪。五千将士分作两番,轮流值夜,营里最有两千多人,又累又困,蒋钦偷袭得手的可能性很大。

    半夜时分,卻揖将蒋钦叫了起来,通报了审讯得到的信息。蒋钦放了心,随即叫起五百精锐,悄悄出营,绕了一个弯,渡过洧水,直扑审荣的大营。等他们到达目的地时,正是丑时初刻,审荣的部下刚刚完成轮换。那些将士从睡梦中被叫起来当值,一肚子怨气,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丝毫没有注意到蒋钦等人潜到了身边。

    等大营里安静下来,估摸着下值的将士已经进入梦乡,刚上值的将士也找地方补觉,蒋钦向后招了招手,将两个军侯叫到身边,安排任务。两个军侯仔细地听完,悄悄地回到自己的阵地上,将蒋钦的命令传达下去,吩咐所有将士做好出击的准备。

    得到准备完毕的回复,蒋钦拔出战刀,伸手向前指了指,一什亲卫猫着腰,五人一组,向早就盯住的暗哨包抄过去。时间不长,前面传来一声鸟鸣,表示暗哨已经清除。蒋钦起身,拔步飞奔。

    五百将士鱼贯而出,向审荣的大营掩杀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