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三国小霸王 第1218章 回头钱

时间:2018-07-28作者:庄不周

    ,!

    孙策的武功不错,单打独斗不惧任何一个对手,即使是天天勤练不辍的许褚、典韦想胜他也不容易,一不小心反倒可能被他击败。

    但他并不认为这是太极拳的功劳。他对太极拳的具体招式并不熟悉,用得更多的反而是借力打力的拳理。孙策本尊的武功原本就非常好。有个号称猛虎的父亲,自己也有一流的身体素质,再加上十几年如一日的勤学苦练,即使不懂借力打力,他也是这个时代一等一的高手。再会一点其他人不懂的拳理,赢起来自然轻松。

    太极于他,实际作用并不大。他也清楚,世面上传流的太极拳大多是样子货,真正的东西有没有都不好说,反正真能打的太极大师没露过面,媒体上经常出现的都是雷大师,嘴上说得天花乱坠,真与人动手三秒现原形。

    不过,太极拳的养生功能举世公认,不管正宗不正宗,多多少少都有点效果。太极本身是所谓内家拳,理论基础就是阴阳八卦,练的就是气血。于吉身内求道几十年,论对身体气脉的熟悉,这个世界上应该没人能超过他。让他按照这个拳理重新调整一下,效果应该会好很多。能不能练成射声技不好说,强身健体应该没问题。

    孙策说干就干,拳也不练了,拉着孙尚香就去找于吉。

    于吉住在徐岳的小院里,已经起来了,正在院子里练习导引。听孙策说完,他也非常感兴趣,立刻让孙策演练了一遍。不得不说,这老头几十年的修行还是有用的,记忆力好得变态,孙策说了一遍,比划了一下,他就差不得记住了。悟性也是出奇的好,对孙策所说的阴阳奇正之理一听就懂,甚至比孙策本人还要有感觉。

    借着这个机会,孙策把自己另一个计划说了一下,希望于吉在《太平经》里加一些私货,鼓吹男女平等。于吉还没听完就抚着胡须笑了。

    “将军放心,《太平经》循道而作,本有阴阳和谐之论。我来的路上正是听说将军尊重女子,方知将军深明道本。就算你不说,我也会对这部分内容加以调整,予以强调的。”

    孙策反倒担心起来。“你不会随便改吧?这样岂不是失去了原本面目?”

    于吉很惊讶。“哪有什么原本?《太平经》本是汇编而成,一直在变。将军岂不闻为道也屡迁,变动不居,周流六虚,简易、容易,唯易不易……”

    孙策很无语,没兴趣和于吉再争辩下去。反正他又不是文献学者,是不是原本也无所谓,关键是于吉拿出的《太平经》能不能给他提供理论依据,如果不能,就算于吉不改,他也要于吉改的。

    孙策和于吉谈完,徐岳又凑了过来,和孙策谈了一下增加纸笔供应的事。原本只增加严畯一人,两人研究的内容又相似,对他影响还不大,现在又多了于吉,于吉不仅要写《太平经》,还要写一些其他的东西,纸笔消耗会更大,他需要孙策多给一些份额。

    孙策很惊讶。“不是一直充足供应的吗?什么时候有了限额?”

    徐岳苦笑。“杨主簿定的。他说最近用钱的地方特别多,各部分都励行节俭,希望我能省着点用。我觉得也有道理,便答应了。”

    孙策也苦笑。不当家不知柴米贵,最近是把杨修逼得不轻,他那么开心的去豫章上任也许有这方面的原因。他最近手头的确很紧,从交州运了两百多石米来是解了燃眉之急,但也让原本就紧张的经济进一步捉襟见肘。从交州运米成本高啊,是本地生产的几倍,只能应急,不能作长久之计。

    孙策答应了徐岳,怏怏地出了门。一提到钱,心情就好不起来。小农经济容易稳定,但积累财富的速度太慢,没有十几年难见成效,作战的消耗却太大,十年积累经不起一年战争。工商倒是来钱快,但他刚刚铺开摊子不久,正是花钱的时候,工坊里的产品大多也是供应前线,还没看到收益。

    孙策心情正不好,回到水榭,又挨了一记重击。刚刚收到冀州传来的消息,冀州北部中小世家组团支持袁绍,袁绍一下子多出三四万人,更要命的是这些中小世家还给袁绍带来了大批钱粮,其中最显眼的就是中山无极甄家,几乎将全部家当都献出来了。

    听到这个消息,孙策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你么的,一帮鼠目寸光的家伙,主动往火坑里跳啊。行啊,你们愿意跟着袁绍一起死,我也没意见,到时候连锅端。

    “消息可靠?”

    “可靠。”庞统说道。郭嘉昨天睡得迟,今天早上不当值,是庞统在处理事情。“是我们安排在冀州的细作送来的消息。将军,最近海上风暴比较多,消息传递不便,反倒不如陆路安全。”

    “陆路是安全,不是关卡多嘛。”孙策忽然一愣,问道:“这次顺利吗,是什么时候的消息?”

    庞统笑笑。“消息是十天前发出的,路上几乎没耽搁,尤其是兖州境内。”

    孙策立刻听出了庞统的言外之音。大战之际,曹昂不会无故放松警惕,他这么做肯定有用意,至少是表示没有敌意,没有备战。

    “确定吗?”

    “基本可以确定。”

    孙策又高兴又担心。“曹昂不会是有想做什么交易吧?我们自己都吃不饱,可没有余力支持他。”

    “这倒未必,虽说丁夫人在平舆过得很安逸,毕竟是敌对双方,曹昂不会做得这么直白。我倒是觉得,他有可能是想希望我们能放松一些海上封锁,让兖州的商人能够从辽东进货。除了战马之外,辽东的人参、貂皮、珍珠都是世家喜欢的商品,现在海路被我们封锁,他们会很不方便。”

    孙策点点头。“行啊,派人和曹昂接触一下,让我们放松封锁可以,得给我们点好处。”

    庞统应了一声,走了两步,又折了回来。“有件事,不知道袁夫人有没有和你说。”

    “什么事?”

    “将军投资的织机已经有收益了。我上次去南阳时,秦夫人对我说,按照事先的约定,今年应该分给将军、黄大匠、冯大匠三人共五百余金,想问问你们怎么打算,是取现,还是继续投。”

    孙策眨眨眼睛,抚着唇上的短须笑了,心情也跟着轻松了不少。“真不容易,总算看到回头钱了。士元,你说这是不是意味着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我们开始赢利了?”

    庞统笑着点点头。“虽然五百金只是杯水车薪,却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