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三国小霸王 第1038章 计太迟

时间:2018-06-09作者:庄不周

    ,!

    曹仁赶回任城,天色已大黑,即使举着火把也看不了多久。城上守备森严,将士们神情凛然,看起来非常紧张。曹仁表明自己的身份,但城上守将却不敢轻易放心,再三盘问。曹仁来回奔驰了近百里,又与冯楷理论了半天,连一口水都没喝着,嗓子干得冒烟,说了几句便哑了。

    潘璋大怒,破口大骂城上士卒,威胁进城之后要砍他们脑袋,却被曹仁拦住了。

    “非常时期,谨慎一点总是好的。”曹仁说道。

    潘璋无奈,只得耐心解释。好容易说清楚了,城上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让曹仁等人入城。潘璋狠狠的瞪了那些士卒一眼,拥着曹仁直奔国相府。

    曹昂、陈宫正在议事,看到曹仁归来,连忙上前询问。曹仁很惭愧,他连袁谭的面都没见着就被阎行击败了。两人根本没有交手的机会,阎行甚至没有亲自出马,只派殿后的百余骑士出击,一个冲锋,曹仁就损失大半。

    曹昂虽然失望,却不能责怪曹仁。双方兵力悬殊,要求曹仁把袁谭救回来的确有些强人所难。他也知道曹仁并没有这样的动机,他和陈宫一样,希望袁谭死在孙策手中,或者死在沼泽地里,哪怕是被孙策俘虏也比救回来强。只有如此,形势才会对他最有利。曹仁出城去追只是不想落人话柄,说他见死不救罢了。

    曹仁觉得很无力,脸上发烧,说不出的惭愧。他听曹操说过,袁术被围时,孙策豁出性命去救,险些战死在阵中。现在袁谭兵败,等着他去救命,他却只能敷衍了事。

    为臣不忠,为友不义,如何面对天下英雄,又如何能与孙策为敌?

    曹仁低下了头,自责不已。

    陈宫瞥了曹昂一眼,眼中闪过一丝不忍,却什么也没说。他知道曹昂在想什么,但现实就这么残酷,袁谭不死,曹昂就不可能有掌握兖州的机会。曹昂要对袁谭尽忠,他和曹仁要对曹昂尽忠,万事难两全,能做到这一步,他们已经尽力了。

    “冯楷怎么说?”陈宫追问道。

    曹仁摇摇头。“公台,我不善言辞,无法说服冯楷。”

    曹仁把劝说冯楷的经过说了一遍,陈宫静静地听着,目光闪烁。按照曹仁所说,袁谭的随从骑士相继被孙策击杀,要么就落队,袁谭身边已经没有多少人,肯定挡不住孙策的追击,非死即俘,败局已定。朱灵已经在城西立阵,辛毗就在城里,建制完整的只剩下冯楷,如果能将冯楷招揽到曹昂麾下,再征集一部分溃败,曹昂就会多出三万人,不仅足以守住任城,还有与孙坚、孙策再战一回的实力。

    与朱灵部相比,冯楷部几乎没有什么损失,实力比朱灵部只强不弱。他的去留非常重要,如果被孙策招降了,曹昂就没有任何优势可言,接下来的战事将非常艰苦,更别提反击了。

    陈宫沉思了很久,咬咬牙。“将军,去见见辛佐治吧。我们对冯楷了解太少,不知道他想要什么,很难对症下药。”

    曹昂迟疑了片刻。“辛佐治……醒了吗?”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吧。”曹昂站了起来,向西院走去。

    ——

    辛毗趴在榻上,脑后的伤口重新包扎过,华佗坐在一旁,脸色很不好。辛毗的侍从低着头,有一个脸庞红肿,看样子不仅被华佗臭骂了一通,还挨了耳光。见曹昂、陈宫进来,华佗站了起来,指着辛毗的侍从说道:“这些废物,连妇人都不如,辛佐治如果死了,他们都该陪葬。”说完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曹昂苦笑。华佗自从去过南阳本草堂后,最满意的不是南阳本草堂的医术,也不是本草堂的药学,而是本草堂的护士。最开始听说南阳本草堂将那些照料病人的妇人称作士,华佗非常不满,去过一次后,他的态度大转弯,认定那些护士名符其实,对病人康复的作用足以和医术、药物并列。辛毗侍从这般粗疏,他自然大光其火。

    “辛长史如何?”

    “承蒙华神医救治,总算把命救回来了。”侍从捂着脸,却还是对华佗感激不尽。“华神医说,失血过多,元气大伤,需要静养,不能劳神,否则难免寿夭。”

    曹昂眉心紧蹙,为难地看着陈宫。陈宫却不理他,在榻前的席上跪坐好,附在辛毗耳边,轻声说道:“佐治,宫有一件相求。”

    辛毗慢慢睁开眼皮,无力地看着陈宫,声若蚊蚋。“能让你陈公台开口相求,必是大事。”

    “是,的确是大事。”陈宫微微躬身,把曹仁回报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最后说道:“袁使君下落不明,曹将军威信不足以统摄诸将,想请佐治助一臂之力,集结诸部,与孙策再战一场。”

    辛毗眼珠动一下,斜睨了一旁的曹昂一眼,又慢慢转了回去。“曹将军宽仁忠孝,的确是少年俊杰,但他不是孙策对手。趁着孙策后力不继,整军退守昌邑吧。”

    “就算是退守昌邑,也要冯楷配合才行。”

    辛毗沉默了好一会。“我既然在这里,想必袁使君的印信令符都被你取来了。”

    陈宫毫不掩饰。“是。”

    “我的长史印呢?”

    “也在。”

    辛毗眼神微缩,露出一丝讥讽。陈宫笑而不语。两人对视了一会,辛毗收回眼神,淡淡地说道:“命曹将军暂摄兖州刺史,给冯楷下令,用兖州刺史印,附上我的长史油私印,冯楷会接受命令的。”

    陈宫欠身施礼,正准备起身,辛毗的手指动了动。陈宫又坐了回去。“佐治,还有什么指教?”

    “你知道为什么曹将军不是孙策对手吗?”

    陈宫的嘴角抽了抽,目光灼灼地看着辛毗。

    辛毗嘴角微挑,伸出一根手指,指着陈宫的鼻子。“你计太迟。”辛毗一字一句地说道:“霸下虽是龙,能负重,不能竞速,你虽有智谋,能作王佐,不能做军谋。”

    陈宫的脸突然涨得通红,眉梢挑起,怒意勃发。辛毗神色不变,嘴角的笑意却越来越浓。过了一会儿,陈宫慢慢平静下来,微微欠身。“多谢佐治指点,宫铭刻在心,不敢忘怀。”

    辛毗垂下眼皮,再也不说一句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