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三国小霸王 第876章 天灾示警(醉爱哥基打赏加更)

时间:2018-05-04作者:庄不周

    刘繇一口答应。高干起身,甩甩袖子,扬长而去。

    许劭脸色很难看,坐着半天没动。他不明白刘繇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与高干争执。等高干的身影消失在门外,他忍不住说道:“正礼,大敌当前,怎么还能分兵?”

    刘繇起身走到廊下,抬起头,看着湛蓝的天空,心情莫名的轻松了一些。豫章卑湿,隔三岔五的刮风下雨,天难得放晴,他这心里也像是长了毛似的烦躁。忍了这么久,今天和高干把话挑明了,反倒轻松了。

    许劭跟了过来,抬头看看天,不禁噫了一声:“终于放晴了,这雨季总算是过去了。主少国疑,政荒令乱,天降灾异以示警,今年的雨水特别多啊,听说华山那边雨下得太大,连山都崩了。”

    刘繇转头看着许劭。“这又应了什么?”

    “华山在弘农境内,又是五岳中的西岳。华山崩,恐怕于杨司徒不利。”许劭叹息道:“山为天之柱,杨司徒力挽狂澜,乃是朝中不可多得的重臣。他如果去职,朝政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

    刘繇若有所思。他不知道这些事,还是第一次听许劭说起。他当然相信许劭的分析。不过杨彪如果真的出什么意外,对袁绍来说却是个好消息。弘农杨家和袁术是姻亲,杨彪之子杨修现在就在孙策身边,杨彪一直不肯配合袁绍。他如果去职甚至死了,袁绍的人又可以在朝中掌权了。

    袁绍这时候南下,会不会与此有关?

    刘繇沉思了片刻,解释起了自己的用意。“子将,兵宜合不宜分,这个道理我懂。可是高干能和我配合好吗?他一心想将我赶出南昌,好让他这个南昌令顺理成章的接任豫章太守。”

    许劭叹息道:“高元才出身仕宦之家,却没有仕宦经历,盟主派他来南昌原本是想让他历练一下再接任豫章太守。现在周术骤然病逝,他历练不足,却被权势迷惑,出言不逊,你可不能与他一般见识,误了大事。太史慈骁勇,万一坏了他性命,你如何向盟主交待?”

    刘繇摇摇头。“你放心吧,太史慈不会来攻豫章。”

    许劭很无语。已经确认太史慈投降了孙策,刘繇还是不肯放弃对太史慈的信任,这时候还说这种话。“人心叵测,你有绝对的把握吗?”

    “对别人没有,对太史慈,我有。”刘繇摆摆手,不打算再讨论这个话题。他知道许劭看不起太史慈,两人说不到一起去。“南路翻山越岭,粮秣不便,最多只是偏师,高元才小心一点,应该能应付得来。孙策由长江来的可能性更大,我自当之。希望能击败他,将功折罪,为盟主尽绵薄之力。子将,我听说阳羡许家和平舆许家原本是同宗,许淳被孙策杀了,他还有个族弟在庐江,你能不能帮我联络他?”

    许劭想了想。“你想取庐江吗?”

    “九江是扬州刺史的治所,我总不能一直寄人篱下。盟主南下,孙坚父子肯定会将重兵安排在睢水一线,我应该有机会袭取庐江、九江。”

    “好。我立刻派人去联络。”

    ——

    夕阳落山,晚霞映红了湖面。孙策结束了一天的训练,回到中军,刚准备进帐,郭嘉的帐篷掀开一条缝,露出半张脸。见是孙策,郭嘉掀帐而出,笑嘻嘻地走到孙策面前。

    “将军,兵练得怎么样,能上阵了吗?”

    孙策心中一动。“有情况?哪一边?”

    “哪一边都有,形势逼人啊。”

    孙策忍不住笑出声来,走进大帐,脱下大氅,扔给刘斌,又解下头盔,扔给陆议。孙权不在帐中,孙策也没问。他刚才一路走来,没看到马超,估计他们又去打猎了。

    “就你这一脸开心的样子,我真没看出来有什么逼人的形势。”

    孙策一边说一边解下鱼鳞甲,挂在一旁的兰錡上,然后在宽大的书案后坐下,顺手翻了一下整理好的公文。公文有好几份,摆在最上面的是老爹孙坚写来的。他巡视了睢水防线,现在在萧县,鲁国的战事很紧张,陶谦已经正式向他求援,请他支援鲁县。

    孙策将公文放在一旁,又拿起一份。这份是周瑜发来的。周瑜已经集结了大军,赶往江陵,在与娄圭、文聘会合后,准备渡江攻取长沙。他提到一个情况,南阳有世家和袁绍、曹操勾结,可能会策应他们,阎象将宗承收监后,南阳世家震动不小,但只是表面上安定,背地里的暗流未必能停止。

    孙策放下公文,心里很不爽。这么多世家中,得到好处最多的就是南阳世家,宗承曾经是敌人,当年曹操能够进入宛城,与宗承有很大的关系,袁术的死也和他脱不清干系。为了避免引起冲突,他没有赶尽杀绝,只是收了宗家的部分产业,相信这两年阎象又以各种方式补偿了他。宗承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

    孙策耐着性子,又看了几份,这才明白郭嘉为什么说形势逼人。不仅南阳的世家不安份,汝南的世家更不安份。得知袁绍南下,他们都蠢蠢欲动,大有响应之意。为此头疼的人不仅是他,张邈也一样,陈留郡的世家比汝南、南阳的世家还嚣张,大有赶张邈走人的意思。

    “这形势的确不太好啊。”孙策搓着手指,眉毛轻挑。他抬起眼皮,看看郭嘉。“有什么让人开心一点的消息?”

    “有啊。”郭嘉将手里的纸卷递了过来。“你看到这个消息,你心情应该会好一点。”

    孙策将信将疑,将纸卷拿过来看了一下,眉毛顿时一扬。

    十月辛丑,长安地震,有星孛于天市,司徒杨彪被罢免。司空士孙瑞顺位迁为司徒,太常赵温为司空,录尚书事,朝中人事变动,人心惶惶。

    “荀彧呢?”

    “有人弹劾他是阉竖之后,他的尚书令被免了。不过他还在宫里,天子很信任他,要他伴读讲学。”

    孙策歪了歪嘴。“弹劾他的人是你安排的吧?”

    郭嘉哈哈大笑。“哪里需要我安排,对他不满的人多了,就等机会呢。”他顿了顿,又道:“其实我不仅没有安排人弹劾他,还帮他说了几句公道话。”

    “什么样的公道话?”

    “我说荀彧是忠臣,拒绝了袁本初,弃暗投明,又婉拒了将军的邀请,孤身入长安,就是想效忠天子,为中兴名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