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三国小霸王 第803章 眼界

时间:2018-04-11作者:庄不周

    盛氏前后张罗,又派人去请陆康赴宴。得知沈友在,陆康倒也没推辞,慨然应允,不仅自己来了,还把高岱一起带来了。高岱与盛宪是至交,沈直、盛氏都可以算是他的晚辈。陆康就更不用说了,他就是吴郡眼下士人的领袖,连高岱都要理让三分,沈直更不敢放肆。

    陆康来赴宴,自然不是为了吃一阵饭,他借机和沈友交换了看法。

    沈友把孙策的安排说了一遍,吴郡世家侵占土地的情况并不严重,但孙策清查此事并非只为报复,他的考虑更加深远。中原大战,江东安定,流民很快就会大量涌入吴郡、会稽,对粮食的需求会迅速增长。这时候如果有人想囤积居奇,哄抬物价,孙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出手。

    陆康和高岱表示赞同。他们都是读书人,当然不会希望出现那样的事,但他们也清楚,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一样想,想借机发财的人不在少数。孙策担心的情况不仅可能出现,而且一定会出现。

    “可是就算我们将土地交出去,也未必够用啊。中原大乱,唯吴会有粮,只怕流民会蜂拥而来。徐州、豫州都是几百万人的大州,不用太多,一百万人就能让吴会不堪重负。”

    “人口短时间内是负担,长远来看却是宝藏。”

    沈友早有准备,把孙策的方案说了一遍,又加上了自己的理解。吴会——尤其是吴郡——并不是没有土地,而是水利设施不够。以前是因为人口少,随便开两块地,撒点种子就能温饱,实在不行打打鱼也能活,所以没什么压力。现在人口多了,才开始讲究精耕细作,疏浚水利,像他们这些从中原迁来的人都是这么干的,所以迅速积累了大量财富。

    可是吴郡有多少土地被精耕细作了?吴郡十三县,除了吴县之外,其他的全都户不满万,大片的土地或是沼泽,或是草田,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如果能利用中原来的人口进行开垦,就算来百万人也能养得起。孙策非常重视农学,他特地找了一个叫鲜于程的人在丹阳屯田,如果成功,将来可以将经验推广到吴郡。

    这是个机会,用孙策的话说,也许只需要十年的时间就可以实现跨越式发展,人口翻番。

    陆康和高岱听得将信将疑,但他们只是怀疑能达到的效果,不怀疑孙策的诚意。孙策安排人在丹阳屯田的事,他们也听说了,听说还给那个叫鲜于程的人开出了相当于二千石的报酬,这件事可是在吴郡引起了轩然大波。

    不过想想孙策让步骘他们研究水战史都能提供一百金,这也不算什么了。水战史只是一部书,写成了也没太大的参考意义,反倒是步骘得名,屯田却是能养活无数人的大事,产出的粮食一年何止二千石。

    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议论孙策的事迹。有的事,他们觉得很不错,比如振兴郡学,兴修水利,未雨绸缪,为随时可能出现的流民准备粮食;有的事,他们觉得很荒唐,比如让步骘著水战史,比如让马超写什么骑战史。马超一个武夫,他能写什么史啊。趁着酒兴,陆康还调侃了沈友几句,说沈友喜欢兵法,将来也许可以写一部兵书,把水战史、骑战史什么的都编进去。

    沈友毫不介意,和他们一起说笑,心里却有些暗自得意。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孙策的良苦用心,他们还停留在儒术治国的层次上。兵法关系生死存亡,怎么可能是小事?孙策不仅自己用兵有章法,而且用心调教麾下诸将,建讲武堂培训都伯、军侯这样的下层将领,才能屡次以少胜多。他能指挥五千人大败许贡,那不是他的本事,而是这五千人训练有素,随便换一个人指挥都能击败许贡。

    你们安心读书吧,建功立业的机会给我。再过二十年,看你们还能不能笑得这么开心。

    ——

    孙策离开了吴郡,乘船南下,还没到乌程,他就接到了郭暾送来的消息。

    郭暾和向朗到达故鄣后,立刻巡视县境,修缮城池。他们来得很及时,城刚刚修了一半,应太史慈之邀前往老虎山助阵的乌程宗帅严虎就率兵入境。他们没想到故鄣长换了人,增了兵,大摇大摆的入境,结果被郭暾迎头痛击,斩首三百余级,剩下的人作鸟兽散,退回石城山。

    石城山就在乌程县西。郭暾提醒孙策小心,这些山贼正面作战不行,偷袭却是一把好手,而且水陆皆能,别被严白虎袭了营。

    孙策早有准备。还没出发的时候沈友就提醒他了。沈家先祖沈戎刚刚迁来的时候就在乌程的余不溪畔落脚,沈家还有不少宗族住在乌程。沈友没明说,但孙策听出了沈友的意思,严白虎之所以能在石城门称雄,有沈家的默许和纵容,甚至有资助。

    严白虎本名严虎,最先落草在白虎山,便以白虎为号,后来势力扩张,才进入石城山一带,并与沈家搭上了线。山里当然安全,但山里也清苦,石城山离余杭、乌程都比较近,平时山贼们就住在石城山,情况紧急的时候才会躲进白虎山。白虎山再往南就是莫干山、天目山、龙王山,连绵千里,一旦躲进去就很难找。

    所以,严白虎和铜官山的陈败、石坚等人不同,他们可以被击败,却很难根除。

    孙策决定先礼后兵,尽可能避免与严白虎发生冲突,以免战事拖延太久。进了乌程之后,乌程相李怀前来拜见。孙坚是乌程侯,理论上乌程相就是孙家的家丞,只不过任命权在朝廷手中,孙家并不能干豫任何政务,就连食邑也是由乌程县进行拨付,孙家不能直接经手。

    现在情况不同了,别说乌程,连整个吴郡都是孙策说了算,乌程相更不敢怠慢。

    李怀字仁平,三十出头,中等身材,体形矫健,不像一个书生,却像一个赳赳武夫。身边跟着一个年轻人,也是身材强壮,走路带风。李怀拜见完毕,孙策还没说话,李怀便主动说道:“将军,我是曲阿人,与弘伯夏同里。”

    “那你应该也认识郭武吧?”

    “认识。”李怀很惊讶。“郭武也在将军身边么,他不是去了长安?”

    孙策让人叫来郭武。郭武一见李怀就哈哈大笑。“原来你是乌程相啊,真是有缘。咦,这是谁,看起来很拽啊,是不是高手,要不要比试一下?”

    那年轻人躬身施礼。“余杭凌操,见过郭君。”

    孙策心中一动,下意识的看了甘宁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