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三国小霸王 第453章 厚彼薄此

时间:2018-01-14作者:庄不周

    “送机会?”

    “是的,出战之前,袁使君必然要收兵权。若朱灵、刘备仍然不肯听他指挥,他会派他们迎战孙策,看着他们为孙策所败。等他们损失折将,他们还有实力和袁使君较量吗?若是他们肯听指挥,袁使君击破孙策,威名大振,朱灵、刘备同样不敢不听他的命令。袁使君从此在兖州就算站稳脚跟了。”

    曹昂一拍大腿,恍然大悟。

    “可是,孙策为什么要给袁使君送机会?”陈宫又问道:“按理说,孙策应该利用这个机会各个击破才对,为什么要他提醒袁使君?”

    “这个我知道。”曹昂很兴奋。“袁使君和孙策交好,多次派路文蔚前去致意问候。他还想买刀,但是孙策可能考虑到张陈留介意,所以推辞了,只肯卖一些纸和马车之类给他。前些天还有一批粮食送往颍川呢。”

    “为什么呢?”陈宫追问道:“孙策为什么要帮袁使君,袁使君又为什么要向孙策买东西?”

    “这个……”曹昂沉思良久,眼前一亮。“孙策需要袁使君坐镇兖州,这样他就不用直接面对袁盟主。袁使君也需要孙策的配合,这样他才能坐镇兖州,扩充自己的实力。将来……”

    陈宫笑着点点头。“子修,这就对了,多言数穷,不如守中。朱灵明于用兵,昧于人心,以后你要分清他哪些话可以赞同,哪些话却要保持中立。”

    曹昂感激不尽,又问道:“公台兄,你觉得袁氏父子相争,孰胜孰负?”

    陈宫直起身,哼了一声:“袁本初势大,但心性刻忍,得天下易,守天下难,张孟卓兄弟为他奔走多年,如今却分道扬鏣。袁使君虽年少,不失为孝子,他却要废长立幼。这样的人就算成功了也不会让身边的人共享富贵。只不过眼下强势悬殊,连袁使君都要韬光隐晦,你就更不必急着表明态度了,做好你的本份即可。中庸之道,过犹不及。”

    曹昂连连点头。

    ——

    刘备回到大帐,站在帐中,一声长叹。

    简雍见他心情不好,很是诧异。“府君,遇到什么事了?”

    刘备只是唉声叹气,一句话也不说话。简雍只得转向张飞。张飞握紧拳头,喝道:“还能什么事。孙策那竖子又来挑拨是非,羞辱府君。我真想现在就去与他决斗,一矛取了他的性命。”

    简雍一边劝慰,一边打听情况,听完之后,他眉头一皱,对刘备说道:“府君,敌我之间,互相辱骂是常事,孙策为了打击我军士气,说些难听的话也是正常,你又何必因此而生气?”

    刘备苦笑着摇摇头。“宪和,我岂是为孙策那几句话而着恼。我是羡慕他们啊。你看孙策,年方十七八便代父领一州,现在又得朱太尉信任,为前锋大将,独领万人。袁谭刚刚二十多数,征战不过数年,到兖州不过月余,帐下便人才济济,统兵数万。便是那曹昂也有陈宫、卫臻相助。那陈宫可是东郡人啊,我屡次致意,他却弃我于不顾,一心要来辅佐曹昂。现在曹昂回营,肯定是与他商量去了。我们呢,我们就这四个人,如何与他们斗,哪一天才能成就功业?”

    刘备鼻子发酸,眼圈也红了。他抹抹眼泪,唏嘘不已。“人常言三十而立,我刘备今年已经三十有二,功业未立,形单影只,上苍何以如此不公,厚彼薄此。”

    简雍也叹了一口气,连劝刘备的心情都没有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了。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这差距也太大了。刘备底子太薄,根本不能和袁谭、孙策比,就算是曹昂也比刘备强无数倍。这哪一天才能看到希望啊。

    “堂堂大丈夫,哭哭啼啼的做甚。”关羽恼了,脸色阴沉,起身就往外走。“萧县之败是我的错,我去找孙策决战,将功赎罪便是了。”

    刘备连忙起身拽住关羽。“云长,我何曾怪你,我只是抱怨天道罢了。”

    关羽仰天长叹,一腔郁闷无处发泄,只能攥紧了拳头,暗自发狠。

    ——

    孙策走进了郭嘉的帐篷。

    郭嘉敞着怀,赤着脚,在帐内来回走动,手中的羽扇扇得呼呼作响,却还是满身是汗。周泰拿着一把大蒲扇跟在他后面猛扇,自己满头大汗却来不及擦一下,只能抽空用袖子抹抹流到眼前的汗珠。

    听到脚步声,郭嘉转过头,见是孙策,便停住脚步,猛刮了两下羽扇,冲着蒋钦摆了摆手。蒋钦从案上拿起一只纸卷,双手送到孙策面前。孙策展开看了一下,是最近这几天的情报汇总,上面有袁谭麾下主要将领和谋士的名字。在这上面,他一下子看到了好几个熟悉的名字。

    毛玠,程昱,陈宫,这都是响当当的谋士啊,原本都是曹操的人马,现在两个成了袁谭的部下,一个成了曹昂的心腹,刘备这个东郡太守连一根毛都没捞着。看来他想代替曹操是不可能了,袁谭却有可能超过曹操。

    “暂时还没打听到于禁、乐进的消息,可能是官职太低。”郭嘉说道。“将军,我需要更多的人手。”

    孙策笑笑。于禁、乐禁虽然都是兖州人,但他们出身行伍,历史改变,也许现在还没有立功升职。他收起纸卷,将郭嘉拉出大帐。“行啦,有这些消息已经够多了,怎么可能什么事都一清二楚,你伤刚好,别太受累了。”

    “唉,不打听到足够多的细节,我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啊。”

    孙策拉着郭嘉向前走去。到中牟的这些天,郭嘉几乎每天都淹没在情报里,斥候营的斥候、细作不断有消息传回来,他要将这此消息汇总、甄别,再联系起来,再安排新的任务,忙得连出帐的机会都没有。两只眼睛越来越亮,脸却越来越苍白。“奉孝,虽说禀性难移,让你像子纲先生一样肯定做不到,但你也要适当地控制一下,不要太累了。有些事交给子明他们几个做就行,我觉得他们做得挺好。”

    郭嘉笑笑,神情渐渐放松下来。“他们进步是很快,特别是子明,天生就适合干这一行。不过他们学习的时间毕竟太短了,有些事还需要我亲自把关,否则睡不安稳。”

    “你不给他们锻炼机会,他们成长得更慢。你要学会放权,要容忍他们犯错,只要不是大错就行。”

    郭嘉哈哈一笑。“将军说得有理。既然如此,我们索性放松一下,钓鱼去,怎么样?”

    “好啊。叫上子纲先生,带上两个伙夫,我们钓了鱼,就地处理了,熬上一锅鱼汤,再来点……”孙策忽然明白过来,指着郭嘉笑道:“嘿嘿,你少来这一套,男子汉,大丈夫,说话要算数。”

    郭嘉苦着脸,拱着手央求道:“将军,没酒喝真的馋啊。你总不能让我看着你们喝吧。”

    “放心,我们也不喝。”张纮从远处走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士卒,抬着一只木桶。“我们陪你喝汤,青梅汤,加了糖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