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一零六章:拜访

时间:2018-01-06作者:秦腔楚狂人

    夜里已经停了雨,第一天一早贾环起来时,碧空如洗,西山滴翠,天气格外清新舒爽。给人的感觉颇为舒畅。

    洗刷完毕,晴雯也已经摆好了小米粥,这时朱玉初也到了,身上却换了一身烟色的男仆装,在俏立中平添了一股飒爽之气,贾环不禁多看了一眼。

    而静雯见此,立刻冷哼了一声。其实从前日三人的对抗中,贾环已经体悟到了什么,但一来拘于现在的形式;二来他对处理这种牵扯多人的感情上的事却不擅长,固定黛玉一个,把其他人驱赶?晴雯上哪儿去?插画的事谁来办?

    并且贾环始终在心里认为他们太小了,推倒萝莉,他做不来,因此,对于晴雯的冷哼,他也做了把头埋在沙漠里的鸵鸟——装作没听见。

    而对于饭后请问提出的要求——一起去!贾环也是未置可否。而朱玉初见此,却是在肚里暗暗骂了贾环一声:“软面耳朵!对外的杀伐劲儿上哪去了!”……

    餐后,贾环又去了茶店一趟,和赵国基交代了一下,这才上了马车。

    在朱玉初的指引下,马车一直往棋盘街的东北角走去。从车连往外看去,棋盘街上行人已经渐多,大多穿着轻便的绸缎便袍,也有少许穿着葛衣的穷人。而过了棋盘街,越过天桥,行人就逐渐稀少了。

    一直到皇城的最东北角,马车才停了下来。贾环下车一看,只见已经来到了城墙根旁,与城墙根一路之隔有一座约二亩大小的四合院,墙的周围栽植着绿竹,路旁则是间隔栽植的榆柳,雨后更是绿意盈然,倒显得很是幽静婆娑。

    在东侧有一个窄瓦灰砖的门楼,门楼小巧玲珑,也不过半丈来宽。门外早已站了二十来个年轻的书生,宽袖广袍,色泽素雅。

    “就是这家!”朱玉初皓腕如雪、抬手往前方一指。

    “这么大官了,这院子也太小了些吧!看来是钓名沽誉之辈,不知真才实学怎么样……应该是好的!出了这么多书,还讲学,没有两把刷子是不行的,既然好名这就好办了!”

    看着窄窄的门楼,以及门楼外站立的士子,贾环一边走着,一边暗暗思忖着。

    而在门口,甄宝玉站在士子中却是愕然一愣:“他来干什么?也是来求学的?难道他不知这其中的难处?”

    甄宝玉一边想着,一边想从士子中出来,和贾环打个招呼,毕竟是世代相交。

    但一抬脚他就停住了,他曲意逢迎谢思贤,好不容易才被这层级的士子全接纳,对于贾环是不是已经被士子全接纳,他却不清楚。

    另外,左攀斗、叶齐标谈起过贾环和谢思贤在商业上相斗的事,他现在一心想与士林结交,故而也不想因结交贾环而恶了谢思贤。

    其实对于贾环,虽然他词名远播,但因为他的出身和低调,有来拜访的他也一概拒绝,实际他并没被士林所接纳。

    至于在被王夫人禁闭时的声援,一来是因为王夫人那句‘不准写词儿’让士子们感觉受到了侮辱,在痛斥王夫人之余,表达了同为才子,但却怀才不遇的愤慨,当然等到众口铄金之时,有些精明的发现又被贾环利用的嫌疑,但为时已晚。

    而来拜访沈士周的都是会钻营的机灵之辈,士子中的精英,都是懂的派别的奥妙的,所以,虽然他们大都在中元节见过贾环,一两个没见过的当然对他也不感冒,但对于贾环的到来却视若无睹——毕竟是在沈士周门前!倒是晴雯美艳高挑的样子,让他们多看了几眼,随即心里一阵嫉妒——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而当看到朱玉初时,看她飒爽中的委婉女孩气,误以为是**,他们心里不免又多了份恶心,当然也多了份羡慕。

    其实世人大抵如此,能怜其弱,却更嫉其高!

    对于甄宝玉,贾环是不认识的,远远看着,只是见他面如冠玉,体态潇洒,人物比较出彩而已。

    而走近后,出于礼貌,贾环想和众人打个招呼。谁知手还没抬起来,却见他们或者负手向天,或者互相攀谈、或者独向一偶,总之,看上去没人想理睬他,贾环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于是便学着他们,独自站了路边的一颗榆树下。同时在心里疑惑,为什么这些人都站在门口,而不去敲门。

    贾环吃瘪的情景,朱玉初看在眼里,心里是莫名的欢喜。又想到贾环下一步将碰的鼻青脸肿,一丝狡黠的笑意己经溢满唇角。

    “不如引导引导他,免得他胡乱撞,撞歪了方向。”

    想到这里,苏玉初指着沈士周的大门说道:“说沈学士也不是什么人都见的,听说见不见人,讲不讲学,要看他的心情,一般都是学子递贴子进去,然后等候沈学士的安排,估计过一会就有门童开门。”

    这人有本事了,脾性就大,而且这时代尊重世道,沈士周这样挑白菜似得挑三拣四的,贾环表示理解。

    而在朱玉初话音刚落,只听门楼‘咯’的一声响,随即就见一个青衣垂髫的、唇红齿白的童子走了出来,而围在沈士周门口的士子立刻围了上去,他们一边拱着腰,行着礼,同时顺手从袖子抽出了硬纸做的拜帖。然后便退了下来。

    贾环见此也跟了上去。虽然贾环这一趟的目的只是探清沈士周的门路,虽然贾环也明白勋贵与士林之间的矛盾,但他还是抱有一点饶颖心里的——要是看在他在中元节上的表现,万一沈士周同意了呢。

    来到小童身旁,贾环把也是按照规矩把拜帖和小包装的红茶一并递了上去。谁知那小童‘哼’了一声,眉头一皱,眼睛一翻,一脸厌恶的说道:“我家老爷最讨厌逢迎苟且之辈!要入老爷的法眼,考的是学识,这东西你拿回去吧!”说完,小童暗暗的扫了朱玉初一眼。

    “好心倒当成了驴肝肺!不过看来这沈士周到时真注重名声!”

    众目睽睽之下,贾环被说的脸讪讪的,只好将红茶收在了袖中,然后从门旁退了下来。

    朱玉初见此,芳心盛放。而小童收完拜帖,转身进去,然后关了门。

    贾环只好和众人一样,在门旁等待着……没过多久,门‘咯’的一声又开了,随即就听,小童喊道:“赵启之、宗溪、柳明传……”

    小童一边喊着,一边招着手,示意所喊之人进去。

    “原来是这样!”贾环心里嘀咕了一声,虽然被知道会不会选中,但他还是按照习惯整了整衣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