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一零五章:腹案与通知

时间:2018-01-06作者:秦腔楚狂人

    “啊!”

    这事实际上不是骂不骂的问题,而是传不传的问题,传到府里赖大就背了个‘欺主’的恶名,也就臭了名声。

    所以听到这话,倪二真是傻了眼,他本想搞臭贾环的名声,现在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已的脚!

    但他也明白现在倪二这块石头是自己搬不动的,所以只好做把头埋进沙里的驼鸟,讪讪的关上了门。

    但是他心里却焦燥如焚,他万万没想到贾环竟有如此智谋和手段,竟能把倪二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让他反水骂上门来,让他不好做人!

    但比骂上门来更让的心焦的是,他竟想不出解决这问题的方法。

    告上公堂,倪二肯定站在贾环那边,真想一明,不过是自取其辱!

    请贾赫、或者贾诊帮忙,一块贩铁,利益揉合下,请到是能请的动,但毕竟是隔了一层皮,现在贾环又被撵出,这个时候也不一定给面子。要事情王夫人说和,这显然不能……

    倪二粗豪的嗓音里,赖大像跳入热水锅里的老鼠,起卧不宁,如坐针毡。

    其实贾环这么做,也是他深思熟虑的结果,他不是没考虑过把赖大告上公堂,但事情闹大了,贾赦、贾珍等只怕就会出面,他们倒向谁,贾环心中自然明白。另外,对于这些人违法、陷害的能力贾环从不怀疑。

    而从宗族法度上来经,贾母只是让他出去住两天,并不是从宗族除名,他们出面来说和,贾环也只能听着。

    所以告上公堂这种做法贾环认为并不一定让赖大觉得痛!因此贾环这才采取了这这种的办法:让倪二去揭露真像:把赖大泼来的脏水还给他!顺变在荣国府跟前揭了他的皮儿!

    倪二嗓门粗豪,等到了上午时分,通过婆子们的嘴,这事终于传到了王熙凤的耳朵里。

    王熙凤听后,红丹丹的红唇往外一吐,一块酸梅脯从口中吐了出来,随即摸了摸白皙的脸蛋,对着平儿说道:“赖大居然去招惹他!真是这小子一肚子坏水儿,好不容易出去了,还去招惹,真是失心疯了!”

    平儿听了,忙不迭的点头。而王熙凤说完之后,觉得贾环虽在外面,却依然能隔山打牛,又细思最近好像对赵姨娘没怎么亲近,而贾环毕竟帮了贾琏的忙,于是说道:“平儿,你把那新来的胭脂给赵姨娘送一盒去。这小鬼咱们还是敬着的好!”

    ……

    报社的书房内,朱玉初翻着名册找了一阵子,竟然没有找到沈士周的名字,“哈哈,还拿自己当棵葱呀,让你嘚瑟!老师根本不在意你的小说!”

    一股暗爽在朱玉初心里流过,但表面上她故作平静,摇了摇头,说道:“里面没有沈学士的名字。”

    “这人也太阳春白雪了吧!居然不看小说!”贾环心里掠过淡淡的失望。

    其实在他心里很期盼沈士周也是他的粉丝,这样拜师就能轻松许多。

    但随即他听朱玉初‘沈学士、沈学士’的称呼着,语气尊重,好像认识似的,于是贾环问道:“你可知道沈府?”

    “哦……知道。”朱玉初迟疑了一下答道。然后凤眸一转,问道:“三爷你要干什么?”

    “我想去拜访他,回头你给我引路。”

    既然沈士周没有订阅报纸,没了联系的通道,贾环就要建立联系的通道,他想实地考察,并且投石问路一番。

    “这小子不知打的什么主意?不好,我的拖一拖,给老师提个醒儿,别让他上了这小子的当。”

    想到这里,朱玉初不动声色,淡淡的说道:“这下雨天!你不如明天去,明天是休沐日。”

    “嗯,好,你和沈学士认识?”

    “家祖以前和他熟悉些。”

    贾环正和朱玉初随意说着,而在这时,屋外突然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随即就听焦大喊道:“环哥儿,乌庄的杜仲来了。”

    “这下雨天怎么来了?也好,我本想去的,现在倒省的我跑一趟了。”

    贾环一边想着,一边从椅子站起,往中堂走去一边走着,一边说了声:“进来吧。”

    “嗯嗯,三爷好。”

    随着话音,贾环扭头一看,只见杜仲一身蒲条编的蓑衣,水滴滴答,脚上穿着草鞋,裤腿卷过了膝盖,左手抵着椅子山鸡和一只野兔,右手握着的则是地瓜秧子。

    而在这时,随着话音,杜仲已经‘扑通’一声,跪在了门槛外,溅起了水花,同时继续说道:“杜仲替乡亲多谢三爷活命之恩!”

    “快起来,快起来,快进来!”

    见杜仲跪在了水中,贾环急忙伸手去扶。

    一阵寒暄之后,贾环让座,杜仲却怎么也不肯坐,贾环明白杜仲的怯富心里,见他执意不做,也就没有强求,随后便问起了他的来意。

    杜仲却是为地瓜的种植而来,当日贾环只是让他们埋了地瓜,浇了水,并在田地里做垄给他们示范了一下,并且吩咐了他们把田地全部都做成垄。

    至于怎么栽培,由于没有秧苗,不好做参照,贾环和郑行都没说。而庄稼人懂得雨水的珍贵,特别是今年雨水又缺少,所以杜仲就急巴巴的跑来了。

    见此,朱玉初答着雨伞,贾环来到玉兰树根部,从杜仲手中抽出两根地瓜秧苗,然后插在了泥土里,示范了一下株距,以及埋藏的深度。

    杜仲在旁仔细的看着,在贾环做完后,正想去洗手,杜仲突然我问道:“我听焦大爷说,三爷种植这地瓜是想造酒?”

    “是呀!”贾环回了一句。

    上次去乌村时,贾环为了让他们爱惜地瓜,只强调了地瓜能吃,对于其他的功用贾环并没有说。而杜仲之所以知道,贾环估计是焦大告诉他的,毕竟写在广告上呢,焦大不可能不知,而焦大前一阵子又和杜仲一起去乌村送粮。

    “小的祖传酿酒的工艺,三爷要是用的着小的,就和小的说一声。”

    “得来全不费工夫呀!”贾环微微一愣,这才明白杜仲为什么有这么一问。

    “这时代的技术人员都混得很窘迫呀!”

    看着杜仲蓑衣里的旧衣旧衫,贾环心里嘀咕了一句,然后点了点后,说道:“农忙完后,你到这里来。”

    虽然丝雨如雾,绵绵不断,但尽管贾环挽留,杜仲还是走了,说是春争日,夏争时,不能耽搁农时。

    而或许是下雨的缘故,三春和黛玉也没有来,书房里只剩下了朱玉初和贾环。朱玉初虽然高傲任性,但独居一室,他一刻芳心也禁不住忐忑起来,只好早这话题安抚内心的慌乱。

    “三爷打算什么时候去沈学士家?”

    “明早吧!早上去显得尊重。你明天来早些。”

    “听说三爷会写词唱曲儿,能不能教教我?”

    “等拜师之后吧!”

    贾环往后托着,他没有拒绝女孩子的习惯。

    朱玉初丹唇却暗暗撇了撇,心里思忖:“还做美梦呢!哼!这样拽的,以后不给我唱个十首八首的,我就不帮他!”

    ……

    到了傍晚,朱玉初出了报社,上了轿子,便吩咐了轿夫一声,然后直奔沈士周的府邸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