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一零四章:钓鱼

时间:2018-01-05作者:秦腔楚狂人

    细雨蒙蒙,青葱绿意,这雨一直到第二天还在丝丝缕缕,院中的玉兰,檐下的花草更是一夜之间就变得青翠欲滴。

    对于晴雯的冷淡与餐桌上的摔摔打打,贾环没有理会。他不可能和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儿生气,在吃过早餐后他就去了书房。茶店的事情已经步入正轨,而且天又下着雨,所以他没去。

    如意给泡了杯红茶,贾环端着茶盏轻轻地吹了吹上面的浮叶,眼睛的余光看到书桌角上的《尚书集注》,以及书册的右下角写着作者的名字——沈士周。他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思虑许久,这沈士周就是贾环拜师的目标!

    虽然京城中,名士大儒云集,但在贾环心里他感觉沈士周当他的老师是再合适不过了。首先,他是朝堂次辅,地位够高,名气够大,可以产生庇护力,要是成了他的学生,一般人刘辉另眼相看;第二,他身为次辅,也是内阁三大学士之一,天下学子的表率,学问上自然是杠杠的,可以说只要拜他为师,有了他的指点,在科考上就像走了终南捷径!

    当然,因为这些,拜他为师的难度也不是一般的高!但是贾环却感觉到这沈士周让他有隙可乘,这是因为他感觉到沈士周好名。

    从荣国府《声律启蒙》到眼前的《尚书集注》,以及听孙四方所言的沈士周的讲学,对士子的指点,这一切无不说明了这一点。

    其实名声与财富是世人普遍的最求,翩翩一只云中鹤,飞来飞去宰相府,即使自诩的隐士高人也难过这一关;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真正有这种气度的,古往今来只有张良一人而已!

    “也不知今天孙四方回不回来?”

    贾环心里念叨了一句,他认为以孙四方玲珑八面的性子肯定会知道沈士周的府邸,说不定还能有什么认识沈士周的捷径,这样就能省不少功夫。

    至于方从爵,贾环估计他也可能知道,但一定不如孙四方清楚。其实在抱大腿方面,贾环也想过方从爵的兄长方从哲,但方从哲在学业方面去额没有什么名声,地位也不如沈士周显赫,而贾环对与方从哲也不了解,所以最后感觉最佳选择还是沈士周。

    “估计雨天他不回来了!哎,这事要今早办呀,不然连学业也耽搁了!”

    想到这里,贾环放下了茶盏,准备写稿。而最近贾环写完稿之后贾环一般就是囫囵的背书,这四书五经加起来四十多万之呢!

    而就在这时,门外‘划拉’一声,好像是手雨伞的声音,贾环扭头一看,朱玉初正从中堂走来,一身半新不旧的翡翠撒花裙子,头上飞凤钗,左侧的身子被雨水雾湿,曲线玲珑,隐约朦胧。

    “二丫,你过来。”贾向着朱玉初招了招手。

    “三爷,什么事?”朱玉初冷冷的答着,眸若秋泓,清澈冷淡。

    “这些女孩子都挺会来气的!”

    贾环估计朱玉初还在为昨天事生气,但他没有理会,而是顺手从书桌角拿起订报的名单册子,一边递了过去,同时说道:“这个,你查查当朝沈学士订阅了咱们到报没有。”

    贾环明白拜沈士周为师的困难,但他却看到了沈士周人性上的缺陷,并制定了一个投其所好的腹案,但现在突然想起,这腹案要想实施,沈士周看到报纸却是关键中的关键!

    “咦!三爷,你找他干什么?”朱玉初玉颌微抬,明眸一亮。

    “哦,我想拜他为师。”

    贾环随意的说了句,他并没有对朱玉初隐瞒,因为她早晚会知道,而且后面还有用的着的地方。

    “呵!”听到贾环的话,朱玉初,香肩一耸,黛眉一挑,差点笑了出来。

    “他这不是在做梦吧!”朱玉初不由得想起沈士周的话:此子以言为刀,将天下士子玩弄于股掌之中,当真可恶!

    “三爷,你怎么想起拜他为师呀,这沈大人你认识?”朱玉初虽然心中乐得发颤,但还是好奇的问了句。

    ‘抱大腿’这种事说出来丢男人的面子,贾环当然不会说,所以他只回答了朱玉初后面的问题:“不认识。”

    “不认识还想拜师,呵呵,真是憨狗想狼蛋呀!这小子一定会吃瘪!嘻嘻,活该!昨天也不帮我……不好,这小子奸计百出,老师可别上当,我得去提醒一下,哼,看他怎么办?倒时我亮出身份,让他来求我,我就成了他的大师姐。嘻嘻,这也不错!可以明正言顺的敲打他。”

    朱玉初越想越乐,嘴角不由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口中说道:“我查查。”

    而按她本来的心意,本来想气气晴雯和黛玉两天,然后句走的,但现在她立刻转变了心意。

    ……

    而于此同时,荣国府西北侧,紧靠荣国府的一个单独的小院内,细雨清晨里,赖大难得清闲,正坐在太师椅上优哉游哉的品着茶,同时想象着贾环的窘况。对于倪二,京城地痞界响当当的人物,赖大对他欺负人、污蔑人的能力从不怀疑。

    而就在这时,外面突然响起一声暴喝:“狗娘养的赖大,你给我出来!你这烟心肝的混账,竟敢找主子的麻烦,害的老子跟着受罪……”

    蒙蒙细雨中,一个小弟给倪二撑着雨伞,倪二太阳穴上贴着两块膏药,扶着拐杖,倚在倪二的门檐下,此刻他已经明白了过来,自己本来以为是捏软柿子,却踢到了石头上与赖大提供的信息不全面又极大的关系。

    想到自己不仅吃了一肚子猪毛,还被迫当众道歉,不但丢了面子,还弄坏了里子,更为可怕的是被抓住了小辫子,随时都能被拽一拽,倪二怒气滚滚而来。

    院内,赖大听了先是一愣,没想到倪二不知发哪门子疯,竟然反了水!好在他性子阴沉,尚还沉得住气。

    但听了两句,倪二居然把给他五十两银子的事也抖出来了。“这要是被传进府里,岂不害了我的名声!”

    想到这里,他再也无法淡定,把茶盏往八仙桌上一摔,火烧屁股一般冒着小雨往门外跑去。

    “倪兄弟你这是干啥呢?你,你怎么弄成这样子?”

    甫一开门,赖大就被倪二伤痕累累的样子吓了一跳。

    “好你个焦大,我这样还不是你害的,你还说风凉话……”

    倪二愤从心来,把昨天的经过一五一十的向赖大叙述了一遍,最后说道:“骂你!是我领会三爷的意思!为了我的脑袋,你就担侍些!你看你是站在这里让我骂会儿,还是坐屋里让我骂会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