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一零三章:抱金于市

时间:2018-01-05作者:秦腔楚狂人

    “我去,她们也不帮我,这种小女孩的事情!我一个大男子怎么处理,真是天雷滚滚!”

    三人注视下,贾环想给三春递眼色也不能,一时间他竟有些心焦。而就在这时,只听‘轰隆’一声,远处传来了打雷声。

    声音响在沉闷的书房内,颇有石破天惊的感觉,“这倒真是及时雨了!”贾环听后脑中灵感却如闪电突来,他故意往外看了一眼,然后急忙喊道:“呀!快要下雨了,你们都赶紧回去吧!这天这么闷,看样子像大雨呀,晚了,别淋着,我去看看,很长时间没下雨了哈。”

    说着贾环故作兴趣盈然,施施然就往外走。

    探春毕竟是贾环的亲姐姐,见此,急忙抓住机会,说道:“颦儿,快要下雨了,咱们赶紧回去吧!”

    说罢,又转头对朱玉初说道:“二丫,你也回去吧,还的抓药!”

    探春本来对朱玉初就很喜欢的,两人神态上也有些相似,俱是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朱玉初自说的遭遇也令探春怜悯,所以诗诗对她照顾很多。当然以后知道了,不免啼笑皆非。

    “就会和稀泥,毕竟是向着亲弟弟!”

    见探春发话,黛玉、晴雯以及朱玉初在心底都是念叨了一句,此时此刻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对着贾环的背影冷哼了一声,然后随着三春他们出去了。

    当然她们的心态各有不同,黛玉心里默默思索着:“环哥哥看样子是个花心大萝卜……最低也是怜香惜玉之人,哼,我却是要看好了!这些狂蜂乱碟!”

    而晴雯则是在心底暗暗恼火,又想到贾环现在就在招蜂引蝶,外面的女孩儿也送上门的送上门,送贴子的送帖子,以后这二姨娘一定不能少了,一时间感到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

    当然,朱玉初心里却更是有气,“你们越是想让我走,我就偏不走!那人也不是好东西,明明是黛玉先挤兑我,他也不说句公道话,哼哼,我还给他画那么多画儿……”

    总而言之他们三个都是心头窝火,对贾环所作所为都有些生气。

    当然站在迎春身侧,宝钗眸中流光闪烁,心中思量:“这环兄弟对外杀伐果断,情事上却优柔寡断……看来他在情感上是一个被动者,也只有像颦儿这样主动……春风化雨或许更能让他深刻!”

    贾环走出屋外,抬头一看,西北方向已是层云积累,乌云滚滚,烟了半个天空。身边也是劲风生凉。

    “要下大雨了……哈哈,你们快走!”

    常日干燥让他心头感觉干枯,这种景象让他有一种久旱逢甘露的感觉,而且这场雨下来,地瓜就可以种植,到了秋年,酿酒也就有了基础。想到这里,猎猎风中,贾环禁不住扬起衣袖,高声欢叫。

    “环哥哥,你还是大才子呢,怎么能这么失形?”看贾环这副童雏的样子,走到贾环身边,黛玉禁不住抱怨了一句。

    “哈哈,愿君莫任韶光逝,我以我手舞我心!”

    这是要趁着大好年华率真而为!这句话落入黛玉和朱玉初耳内,只觉说到心里去了,心中大起知己之感,却又比原来的仰慕,在心理上又进了一层。

    “好句子!这话倒可我心意,只是做事却偏心……哼哼!”

    两人怀着一样的心思,盈盈一笑后,俱是紧跟着一个白眼,但一笑一嗔之间,却是风情无限。

    而惜春却拍手笑道:“还是三哥哥,出口成章!”扭头间又看到黛玉和朱玉初翻白眼的模样,不禁掩唇暗笑。

    而宝钗听了眼睛一亮之后,心中却默默思量:“环兄弟也是真性情之人,若用春风化雨之法,定然能成。”

    随后笑声袅袅,暗香盈盈去……

    ……

    过了一会儿,一声惊雷之后,暴雨如泼,须臾之间,地上已经波光荡漾。被凉风冷雨一激,他困意全无,在檐下看了一会水这才回到书房。

    离晚餐时间还早,贾环本想再写一会稿子,可是心中慢慢升起的却是心烦意乱,他的眉头也慢慢皱了起来。

    他还是在想上午倪二的事,倪二的事让他明白在这京城做生意没有后台是不行的,其实他现在已经了解了京城的商业背景,甚至说整个明朝的商业背景,在这些上铺的后面或远或近的都有官员勋贵的影子,这些官员勋贵实际上已经变成了地主、商人、与官员的综合体。

    贾环明白他现在欠缺的就是这些身份,以前报社可以安安稳稳,是因为荣国府的名声在护着他,而经过倪二这件事实际上己经告诉别人他的后台不保护他了!

    他现在的情况就像是一个童子抱金于市,倪二也相当于一个童子,被人派来,一为试探;二为抢夺。虽然被抱金的被打跑了,但也试探出了抱金童子的底细——他身边没大人护着!

    那么问题就来了,如果再有一个成年人看上童子所报之金,或者慢慢发现童子所抱之金够大,财帛动人心,贾环认为此事必有后来者,而且来头要比倪二、赖大之流大得多!

    而令贾环更为担心的是,作为独一份的报纸,实际上无时无刻不在显示着他财富的进量,这几日的红茶更是显示着他财富的数量。

    盐铁茶粮布是大宗物品,更是有引子的专卖物品,贾环虽然只是最底层的销售,需要从有茶引的商人手中进货,但他现在搞专卖,搞特殊工艺,其中的利润,商业上的人一眼尽知。

    所以贾环现在感觉的是需要体改自己的身份,作为庶子,一个被勋贵之家撵出家门的庶子,为了学业,为了受到庇护,贾环感觉最好的办法是拜师,拜一个有名望的大儒为师,投靠士林。

    但现实的矛盾却是士子阶层对勋贵之家很是鄙夷,反映在朝堂上,士大夫阶层对勋贵之家也很冷谈。这些情况贾环在前世的历史中看过,孙四方的闲谈中也谈起过。

    所以贾环现在思考的是应该拜谁为师,而这这师父还要在士林界有一定名声的,这样才能产生庇护力!

    但这又和贾环现在的身份相冲撞——虽然是勋贵之家的弃子,但毕竟还是勋贵之家的!这种身份不仅令贾环尴尬,而且也给贾环拜师增添了难度。

    电闪雷鸣里,贾环细细的手指敲打着桌面,沉思着。

    如意侍候在一旁,圆圆的眼睛呆痴的看着贾环的侧影,也是静悄悄的无声——她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贾环不能受到打扰,而且她最喜欢的就是贾环这样专注的样子,不论是以前的弹琴,还是后来的写稿,以及偶尔的沉思。

    ‘划拉!’雨落的声音响起,随即是‘窸窣’之声,细碎的脚步声。

    “三爷吃饭了!”

    贾环循声转头,只见晴雯手里拿着雨伞,轻款而来,云鬓水湿,滴在浅水蓝的裙子上,再加上冷冷清清的俏脸,就像踏水而来的仙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