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九十三章:气恼

时间:2017-12-30作者:秦腔楚狂人

    听赵国基传来消息后,贾环便急忙往‘醉沙红‘赶去。而朱玉初当然紧随而去。

    当贾环赶到时,‘醉沙红‘门前的马车已经排开了一字长龙,马车上装满了长方形的樟木箱子,马车边则是黑布直褂的车夫,他们或蹲或站在马车的旁边,也有三三两两的聚在榆树下说话的。

    当贾环靠近时,他们的谈话声也清晰的传入了贾环的耳内:

    “总算是运到了,能休息一下了,这趟真不容易!”

    “是呀!这雨下的!茶叶都发霉了!”

    “咦,对了,你说奇不奇怪,这霉茶居然还有人要!”

    “是呀!奇怪!”

    ……

    贾环听到这里,心中微微一愣,感觉这些人要是这么传出去不好,可能会对销售有些不良的影响,有心禁止他们,但转念一想,这些人不是他的人,而且在路上说不定已经传出去了,这时再禁止只怕是已经晚了。

    正思索间,沈从爵一身白绸笑呵呵的出来了……

    到了‘醉沙红‘的账房,寒暄了一阵子,两人分左右坐下后,沈从爵便将他的账房张易加沙弄给了贾环,贾环也将候宽介绍给了沈从爵。

    在商言商,毕竟是两家合伙,利润均分,所以两家都需要一个账房,以利于互相监督。这些贾环和沈从爵都是心知肚明的,但却不会说出来。

    随后,沈从爵笑道:“贾世兄不知这茶为何要限购?”

    其实沈从爵认为霉茶就是霉茶,虽然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强按上特殊的工艺这样的噱头,但还是改不了发霉这个事实。所以他心里是恨不得一下子就把茶脱销的。

    现在见贾环竟然像宝贝似的惜售,他是有些不解、也是不满的。

    贾环明白他的沈从爵的心思,还是认为这霉茶是烫手山芋,想尽快出手,但此时贾环已经从‘醉沙红‘反馈来的消息中知道广告已经起了作用,已经成功的引起了茶客的好奇心;而对红茶的风味品质,他也知道一定会有人喜欢,因此他认为限购是必须的,这样才能长久的保持茶客的好奇心,当然也是为了卖更高的价格——从刚上来他就把红茶的消费群体定在达官贵人身上。因为从他们身上掏钱容易!

    因此贾环闻言,微微一笑道:“沈世兄不必心急,这茶一定能卖出去的,而且能卖上高价!如果我所料不差,这一趟的利润应当能跟你跑三趟的!“

    “什么!”

    听到贾环这话,饶是沈从爵一项老成持重,但此刻也是白袍抖动,声音都变了腔。其实对于这批货,虽然对于贾环的运作,他有些信心,但也只有能卖出去的信心。实际上,他觉得这批货能卖出去,再小赚一笔,就谢天谢地了。

    可现在他听贾环的意思,居然能大赚一笔,所以他激动的牙齿都有些发颤,结结巴巴的问道:“贾、贾兄弟你,你想定价多少?”

    “财帛动人心呀!”

    看着沈从爵惊喜错乱的样子,连称呼都变了,贾环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一边微笑着说道:“我想讨个吉利,就定为998文吧!沈世兄你看怎么样?”

    “啊!”“啊!”

    这998文已经是平常茶价的三倍,沈从爵做梦也没想到贾环居然把价格定的这么高,因此他禁不住瞪大了双眼,口中也叫出了声。

    朱玉初也是同样的心思,没想到贾环竟敢把价格定的这么高,但在震惊之余,却感觉的是浓浓的腹黑。

    “哼!这天下人都是傻瓜吗?!用这么高的价买这霉茶,真是白事做梦!咦,不对呀,我记得他明明说过小包装买的呀?”

    朱玉初腹诽着,突然想起事情好像没这么简单,而在这时,她就看到沈从爵像贾环探着身子,磕磕巴巴的说道:“环兄弟,这、这么多钱一斤……”

    随即,朱玉初就见贾环摆了摆手,说道:“沈世兄误会了,我说的是998文一包,一包五两。”

    贾环一句话就把利润又翻了三番!

    他话音刚落,沈从爵就‘唰’的一下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口中‘这这’了一阵子,然后才说清楚:“环兄弟,这么高价能卖出去吗?”

    说这话时,他像一个赌徒,两眼放射着期待而忐忑的光芒!

    而站在贾环的身后,朱玉初虽然隐约猜出了是这个结果,但亲耳听到贾环说出,她还是被惊的樱唇张开,贝齿外露,半晌没合上来。

    而在这时,朱玉初赫然看到贾环微微笑道:“沈世兄放心!”……

    带沈从爵心绪平静后,贾环又和沈从爵商议了一下包装的问题,沈从爵留下了三个伙计,再加上‘醉沙红’的五个伙计,人手倒是足足的。

    商议完这些已近中午,贾环便喊着沈从爵、赵国基、焦大、韩山去醉仙楼。饮毕,沈从爵告辞而去。而贾环也会掉报社休息。

    醒来后,贾环来到书房,见朱玉初正坐在书桌前读书,便顺变告诉了她一下排版的注意事项,也就是改变下红茶的广告,标注明天开始销售而已。

    ……

    落日黄昏里,朱玉初走出了报社的大门,往东走了一阵子,便拐向了一个胡同,胡同里有一顶轿子早已等在那里。

    朱玉初能够来去自由,实际上是贾环特批的。先上来报社没有女孩子,后来朱玉初说他父亲病了,又想到她是唯一的一个技术型人才,贾环索性让她随意了。

    轿起,朱玉初的心情也随之起落。

    其实在这几天里,朱玉初的心情是复杂的,在报社的充实而有趣的,远非王府里的无所事事可比,而每当看到自己的画儿出现在报纸上,她心里也有一股子成就感、满足感。

    当然丫鬟这个身份也让她在新鲜刺激之余又气闷憋屈,但这样的情绪却也是王府所没有的,时候也让她感觉到另一种新鲜!

    而现在她的期待与好奇感又提了上来——贾环销售上的限购、小包装、抬价都让她闻所没闻!

    “这霉茶他还买这么高的价!他这样行吗?天下不会有这么多傻子吧?嗯,明天就知道了。那黛玉真讨厌,哼,那人也很混蛋……”

    朱玉初心潮起伏着……女孩子或许就是这样,处在狭小的空间中,对男孩子的广阔世界充满好奇与憧憬,然后慢慢陷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