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九十章:红茶与问题

时间:2017-12-28作者:秦腔楚狂人

    车马萧萧,再次来到报社时,落日余晖己经洒满了大地,红彤彤的世界一片肃静。

    下了马车,贾环敲了敲报社的门,焦大迎了出来。见贾环身后晴雯、如意她们大包小包的,他不禁奇怪地问了句:“怎么了,这是!”

    贾环把事情简单的向焦大介绍了一下,原以为焦大会骂两句,谁知焦大听完愣了一下,随即把膝盖一拍,大叫道:“环哥儿,那里面乌烟瘴气的,出来的好!”

    而韩山这时也凑了过来,一张黑脸笑成墨菊:“三爷出来正是龙归大海,以三爷的本领,何必在意府上的那些家产!”

    贾环愕然了一下,没想到,对于他的被驱离,他们以及晴雯等,实际的心情竟然是感到高兴。

    当然他自己也是感觉高兴的,只是萦萦绕绕间,感觉有所失!

    随后王龙、王虎也过来了,帮着搬着包裹,往新建好的内宅走去。

    内宅也不过六间,探春己在东上首给贾环预留了三间的大房,里面己布置一新,贾环一般在原来的院子里读写、招待客人,但现在却是必须要住进去了。

    过了圆门,贾环迎头就见朱玉初走了过来,浅红罗裙,黛眉明目,虽是个丫头,但却给人一种神采飞扬的感觉。

    “二丫你干什么去?”贾环想吩咐朱玉初去帮晴雯她们拿东西,于是就问了句。

    “你才叫二丫,你全家都叫二丫。哼,姑奶奶瞅机会一定要你好看!”

    朱玉初听了肚子差点气炸,此时此刻,她真想亮明身份,然后痛打他一顿耳光,按这样做却与她的来意相违,而且她感觉这样以后就没了意思,因此她暗地里给了价换一个白眼,身子却纤纤娜娜的弯了弯,说道:“三爷,我父亲身体不好,我想回家看看。”

    “哦,原来这样!晴雯,你给二丫五两银子,让她却抓点药!”贾环吩咐了一声,然后扭头回去了书房。

    “啊!”

    从来都是她打赏人,她却几乎很少被打赏,朱玉初的樱唇小口成了o形,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她心里升起。

    不,应当说是一整天,朱玉初的感觉都很奇妙,从贾环给她起名叫‘二丫’,到在乌庄的所见所闻,以及贾环的措施所引起的轰鸣;再就是眼前的打赏。

    “这个人真有意思!哼,别以为五两银子就能收买我!”

    朱玉初嘴角微翘,嘴角露出轻轻地笑意,口中却甜甜的说道:“谢三爷,三爷你怎么……”

    “被赶出来了。”

    “啊!”

    ……

    到了夜晚,贾环睡在了新的房间里。他本来让晴雯和如意她们自己却挑一个房间的,但她们连个却不同意,说是要照顾他的起居;虽然现在可以当家作主了,但考虑到她们的年龄,为安全着想,贾环也就没再坚持,而实际上,在他心底,倒是习惯了她们的侍候。

    今月曾经照古人,古月还将照新人!月华如洗,虫鸣幽幽,透过玉兰的繁叶流淌进了屋子:虽然院子没变,但可能是因为脱离了荣国府的羁绊,心境变了,贾环突然有对一切又有了新鲜的感觉。也产生了新的动力。

    “看来是回不去了,未来的路该怎么走呢?”辗转在镂空雕花架子床上,贾环思索着。

    “三爷,照我说,你也别多想,以三爷的能耐,何必在府里受那般闲气!”架子床相连的小床上,晴雯硬邦邦的说了句。她以为贾环睡不着觉是因为被赶出荣国府的缘故。

    “三爷,你要喝水?”如意听到动静,迷迷糊糊的问了句。

    “我是在想以后该怎么办。哦,给我倒一杯吧!”

    贾环坐直了身子,说了句,此时他突然感觉被赶出荣国府对他还是有一些影响的,比如,以后就不能上贾家的私塾了!

    ……

    第二天天一早,因为要给酒楼的广告画插画儿,所以朱玉初换上了丫鬟的衣服,早早的回到了报社。她的办公地点就在贾环的书房。

    按照习惯,朱玉初先偷眼看完了贾环昨日的书稿,然后才开始构思,而在这时,她就听到一阵脚步声,随即是‘贾世兄早上好’‘沈世兄早上好’之类的客套声。

    又听他们寒暄了一阵子,随后朱玉初就听贾环把昨日山匪的事向沈从爵说了一遍。其实昨日山匪的事情,对于朱玉初来讲,在惊吓之余,她感觉还是蛮刺激的。可这时她却听到沈从爵惊讶的说道:“天子脚下竟会有这等事!我一定告诉家兄,多谢世兄提醒!”

    朱玉初心里暗暗鄙视:“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人做事就是这样。”

    随后朱玉初画着画儿,听他们闲谈着,过了一阵子,她突然听沈从爵说道:“贾世兄,我在报上天天看到你的红茶广告,不知这红茶是什么茶,能否给为兄品尝一下?”

    作为茶商,对于从没见过的红茶,沈从爵的好奇心要比一般人多一些。

    而朱玉初听了立刻来了兴致,她也是天天看着红茶的广告,却始终没见过红茶,她也曾经暗中向如意打探过,却没问个所以然出来:而且她父亲朱瑞昨日还让她买些过来。

    并且她来此的目的就是想看看贾环在搞什么古怪的东西。

    其实红茶作为作为商业机密,贾环早已封了口,再三告诫三春、晴雯等知道的人不要外传,即使是对沈从爵,贾环当日也没对他说那霉茶就是红茶,所以朱玉初想打探出来是不可能的!

    朱玉初侧耳倾听着,紧接着就听贾环哈哈笑道:“沈世兄你就不要品尝了,这红茶就是你运过来的茶!”

    “原来这红茶是姓沈的做的!这姓沈的真是糊涂蛋,自己买的什么茶都不知道!”

    朱玉初心里正鄙视着,可在这时她赫然听道沈从爵惊讶的说道:“什么!红茶就是我那霉茶?!”

    “红茶是霉茶?!”

    朱玉初手一哆嗦,一大点墨抖落在了画稿上,画稿作废。

    与此同时,她的耳边响声了贾环爽朗的笑声:“发霉也是一种工艺,沈世兄你认为呢!”

    “啊!还真是霉茶!这人真是太坏了,还‘醉沙红’,竟将发霉的东西夸成一朵花!哎哟,我父王还一头疙瘩想买来着!”

    朱玉初是又想气又想笑,但心里却有一种不负此行的感觉。

    而这时她耳边又想起了沈从爵惊疑的声音:“哦,对呀!这也是一种工艺!怪不得贾世兄能写出那些新词,真是想别人之没想!少年英才呀……只是为兄愚钝,不明白贾世兄为何要将广告做的这么早呢?”

    贾环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引起了朱玉初的好奇心,此时听到沈从爵的问话,她急忙停下了毛笔,侧耳倾听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