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八十九章:离去

时间:2017-12-27作者:秦腔楚狂人

    贾环说到这里,突然看到一个物件儿从头顶飞过,微微错愕间,不由得停下了话。

    而在下一刻世界似乎一静,随即贾环就看见王夫人一下子扑到了宝玉面前,哭喊道:“我的儿,你这是干什么?”而众丫鬟也是一窝蜂往外涌去。贾母更实用用凤首拐杖连敲着地面,急燎燎的骂道:“孽障!你又摔那命根子干什么!”

    而三春和黛玉毕竟是女儿习性,虽然心里不喜宝玉这一套,但想着毕竟是兄妹,性命攸关,也跑到外面,跟着丫鬟们一起寻找。

    一时间场面像炸了锅是的。

    “糟糕!又来事儿了!”

    见此,贾环站在小厅中,心里暗呼了一声,同时心思百转。当然他是没什么兴趣去帮着捡玉的!

    而在这时,就听宝玉哭喊道:“说什么通灵不通灵,我分明是个蠢物,三位姐妹不带我玩,黛玉妹妹不和我玩,新来的宝姐姐也不理我,都只和环老三玩,我分明是个蠢物,带这捞什子有什么用!”

    “我靠!这是把我往刀尖上架呀!也不知他是有心还是无心,但有心可恶,无心却可怕!”

    听了宝玉的话,贾环顿时心生警惕。

    而贾母听了宝玉的话,急的又把手中的拐杖敲了敲,说道:“孽障!好好以后我让她们和你玩就是,以后切莫摔那命根子!”

    而宝玉听了却依然梨花带雨似得哭道:“这话骗不了我,只要环老三在府里,她们决不会理我,罢了,我这蠢物,也是一无用之人,留在府里也没用,还是随那癞子和尚出家去吧!”

    “这时要挤我走啊!妈的,真是阴差阳错!本来我只想让他知道些人情冷暖来着!看看吧!”听到这里,贾环心中一动。对于出离荣国府他是梦寐以求!

    而王夫人听了心如刀绞,抱着宝玉说道:“我的儿你说什么胡话。你若去了,我也不活了!”

    贾母听了也是心生恻然,她也知宝玉的性子,一向乖僻,不同常人,只怕真能说到做到。看着在王夫人怀里打拧的宝玉,想起宝玉最近恹恹的脸色,再看着惊愕失措的薛姨妈,她明白现在必须做出抉择,不能再让这个混乱的场面继续下去了!

    而在感情和思想这两座天平上,她都是倾向于宝玉的,因此,贾母微微思索了一下,敲了敲地面,说道:“环哥儿,你过来。”

    “哦,看来真要抛弃我了!这倒是正好!”

    贾环心里嘀咕着,上前走了两步,说道:“老祖宗有什么吩咐?”

    虽然已经预知到了结果,结果也是心中所求,但不知为何,这种挤兑却让他感到一股子愤懑,一种被人轻视,屈居人下的愤懑。

    “不该如此呀……难道是我对她们……”看着身边惊慌如雏鹿的三春、黛玉,突然间心中一片茫然。

    而此时宝玉也不哭闹了,小厅内针落可闻!

    见此,贾母闻言叹了口气说道:“环哥儿,你看你把你二哥哥气的厉害,我知道你在外面有套院子,你先到外面住两天,等你二哥哥气消了,你再回来,你看如何?”

    为了宝玉,也是为了荣国府名声,贾母也是字斟句酌,先把事情的醉过扣在贾环头上,这样即使是传到外面也不怕影响了荣国府的名声,而且兄弟生气也不是什么大事,并且还在言语中给贾环留了后路。

    但至于何时宝玉的气才能消,那真是天知道了!

    所以贾母的话音刚落,黛玉、宝钗、三春以及鸳鸯等几个机灵点的,都或重或轻的‘啊‘了一声。

    而贾环听了贾母的话,不知怎的,心中那股子愤懑之气又多了几分!同时贾母给的锅贾环也是不想背的,另外他也想试探一下贾母真正的想法。于是贾环微微思索了一下,说道:“既然二哥容不下我,以后我不再回府便是!孩儿告辞!”

    说完,贾环恭身慢慢后退,见贾母始终没有说什么,他已经完全明白了贾母对他的态度——从呵护到疏远,而现在却是真正的抛弃了!

    “以前我的命运一直掌控在她手中,现在要掌控在自己手中了!但也不再受他们庇护了!”

    出了小厅后,贾环远望高空,长长的喘了口气。

    “是个聪明的孩子,可惜宝玉拿不住他呀!”

    望着贾环离去的背影,贾母叹了口气,随即微微一思索,说道:“鹦鹉,你去对环哥儿说,他屋子里的几个丫头让他一并带走吧!”

    ……

    贾环的屋子里,鹦鹉走后,晴雯、如意、吉祥三张俏脸似喜似悲,神色古怪——对于能离开贾府,单独去外面的院子,她们是异常欣喜的;但对于贾环为荣国府所抛弃,她们又为贾环感到悲伤。

    坐在书桌前看着忐忑的三人,贾环微微一笑说道:“收拾吧,收拾好了咱们就走!”

    他明白贾母让他带走这三人的意思,是安慰,也是彼此给对方留一线机会!虽然这个机会他不想要,但看到晴雯、如意他们,他突然间心软了。

    “既然人都带走了,那这些东西带走也无妨了!哎,藕断丝连,以后他们要是有事也可以帮一把,了却这段缘分!”贾环心里默默念叨着。

    而在这时,就听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就见帘子一掀,赵姨娘一身大红裙子,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见赵姨娘来了,贾环站了起来,想问问她是否愿意一块出去,但又感觉不好办,毕竟贾政还在。

    贾环正犹豫着怎么开口,而这时赵姨娘己猛的往上一跳,同时把双掌一拍,蹦跳着骂道:“环哥儿,你看清了吧,这老谑婆就是欺负咱们娘俩,这家产想一点儿也不给咱们留,门儿都没有!好孩子,你别怕,娘就在这儿守着……”

    赵姨娘骂骂嚼嚼,形若疯狂,但中心还是家产,贾环知她如此还是为他着相,他心中感动,也想解开她心结,于是劝道:“娘,家产不家产的孩儿不在乎,你也不要和他们争了,孩儿自己挣去!”

    “你这孩子说的什么浑话!我辛辛苦苦在这里侍候他们图的什么!”赵姨娘听了勃然大怒,对贾环怒目而视!

    “只怕到时双手空空!”

    贾环肚里念叨了一句,但也知道此时劝赵姨娘随自己一块走,显然不行,于是便只好挠了挠头,任由赵姨娘骂着。

    赵姨娘毕竟是疼爱贾环的,骂了两句,见贾环不吭声,便话锋一转,又开始骂起王夫人来。

    一直到晴雯等收拾好细软,赵姨娘才收拾起骂声,哭哭啼啼的和三春、黛玉她们一起把贾环送出了偏门。

    马车远去……

    而在此时。荣国府西北角赖家的院子内,赖大坐在中堂内,也听了她媳妇的幸灾乐祸的汇报,慢慢的,他阴鸷的三角脸上浮起一股笑意,同时从牙缝里缓缓挤出四个字:“小兔崽子!这回没人护着你了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