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八十五章:乌庄

时间:2017-12-25作者:秦腔楚狂人

    韩山赶着牛车在前面引路,中间是三春、黛玉、并一众丫鬟的三辆马车,左右则是郑行、孙四方、王龙、王虎他们,他们都骑着马。

    贾环还是上了原来的车,和探春坐在一起,偶尔抬头间却看见一个丫鬟坐在他的对面,身上穿着的好像是探春的半新不旧月白罗裙。

    虽然是衣衫半新不旧,但眼前的丫鬟却是容光摄人,清丽难言,竟然和黛玉不分上下,他不由得瞧了一眼,恍恍惚惚中有股熟悉的感觉。

    贾环虽然只是轻轻一瞥,但朱玉初却是心头鹿撞,“他会不会认出我,应该不会吧,那日我穿着男装,他又醉了。”

    虽然她平时机灵古怪,但此时却也是忐忑不安,葱葱玉手不由的捲紧了手中的帕子!

    而探春见了,指了指朱玉初说道:“这就是我给你说的会画画的官家小姐,可怜!哎,原来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我叫盈盈。还请三爷给我另取个名字吧!”

    按规矩,当了家奴,主人会重新给起个吉利的名字,像晴雯、如意、吉祥之类的,都是重新起的。朱玉初的新名探春并没有给起,她有她的想法——如此美丽的女子,肥水当然不能流外人田

    朱玉初说完,便抬起凤目瞧了眼贾环,同时嘴角微微的翘了翘,她也想知道凭她的容貌,加上贾环的才华,会给她取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而不知怎得,听到这个名字,贾环突然想起前世的女友来。

    “盈盈?!这名字不能让她叫,确实得改!”

    贾环心里嘀咕着,看着朱玉初清丽而又娇俏灵动的样子,突然想道一个很符合她神韵的名字,于是贾环淡淡的说道:“你就叫二丫吧!”

    “啊!”

    朱玉初樱唇微张,凤眼圆睁,她万万没料到贾环会给她取这么一个土掉渣的名字,瞬间有一种从风花雪月中掉到臭粪坑的感觉!

    “哦。”“咯咯。”

    晴雯、翠墨等强忍笑意i,扭过了头,探春却没有憋住,轻轻笑了起来。

    “你叫二丫,你全家都叫二丫!”朱玉初心里呼啸着,暗暗丢给贾环一个白眼。

    “换一个吧!”轻笑之后,探春也觉得这名字有些不太文雅,于是劝了句。

    “不用了,名字不过一个代号而已!”贾环随口说道。

    其实朱玉初虽然明丽难言,但对于一个成熟的灵魂而言,还是太娇嫩了,不仅是朱玉初,还有林黛玉,在贾环眼里也都不过是一个大些的萝莉罢了。

    此刻如果王熙凤在此,他宁可选择王熙凤!

    弹出难听贾环这么一说,便没有出声,而朱玉初听了肚子却差点气炸,“你等着、你等着,姑奶奶一定要你好看!”

    朱玉初肚发杀机,摇了摇樱唇。

    官道并不平整,马车行起来上上下下、晃晃悠悠,说完后众人都不说话了,大约走了两个时辰,马车停了下来,而这时韩山也喊了声:“三爷,到了。”

    随众人掀帘鱼贯而下,贾环才发现眼前是一座小山,山上的树木稀稀疏疏,并没有青山掩映之意,倒是有一片片空白的土地;

    在不远处的山脚下则是一个小村子,零零落落的有百十个茅草屋,排雷的而并不规则,依稀可见篱笆墙。

    在脚下,官道往西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土路,两旁尽是野生的榆柳,但可能是干旱的缘故,新发的绿叶在地下掉了一层。路边的野草也都恹恹的;而在身后两侧则是相对平缓的坡地,坡地黑黝黝的,看来已经耕好了,但上面并没有什么绿苗!

    众人都没想到旱情竟如此严重,眼看这荒凉破败的景象,都是皱了皱头,什么踏青、游玩的兴趣全没了。

    而在这时,西边的路上走来了一个人,那人看上去约五十来岁,穿着一身黑色的直裤斜褂,已经洗的浆白。

    “来着可是贾老爷?”那人老远便抱着拳头弯着腰喊了句,一副顿顿索索的样子。

    “我是!”贾环上前答了句。

    “哎呦,贾老爷你可来了,小的给你磕头了!”说着那人抢过来,就拜在了贾环的脚下。

    “这个起来说话,你叫什么什么名字?”

    贾环一边问着,一边把他扶了起来,近了才瞧清这人一张黑圆饼子脸,两手干裂,缝隙黝黑。

    “小的杜仲,是乌庄的里正,贾老爷你们请。“杜仲一边说着,一边把手伸向了弯路。

    里正相当于前世的村长,贾环此是已经了解了这里的行政划分,于是说道:“杜里正你前面带路吧。”

    “嗯嗯,贾老爷客气了,小的担当不起,你以后叫我杜仲就行。”

    说着,杜仲又往后面的牛车上瞧了瞧,继续说道:“贾老爷你来了就好了,这天旱的这么厉害,现成的谷种种不下去,这乡亲们都等你想办法呢,哎,这要是再不下雨,秋年可怎么交粮交租……”

    “我靠怪不得对我这么热情!原来是对我有所图!亏着有这地瓜,不然真不好办!”

    贾环一边心里嘀咕着,一边往后招了下手……

    来到村前,贾环才知道什么是贫寒:沿路都是生你做的房子,上面也只是一层谷草,又窄又矮,而过往的村民衣着更是破破烂烂,不定连着补丁,可能是这群人富贵熏人,村民见了都令溜着篱笆墙根怯怯而行……

    从没真是的见过这些,贾环有些震撼!

    但更让他感到震撼的是事态的往下的发展:土地集中,农民无地,只好租中,但人头税下,却要承受两份负担,一份交给国家的粮;一份交给地主的租,这本就沉重,要是再不下雨……

    后果贾环不敢想象,但那他在心里却问自己——我有必要为此尽一分力吗?即使尽力,也是无能为力!

    “还是把跟前的事做好吧!”

    以前赵侍郎的管家为了收租子,在村前见了一个三间瓦房的小院子,由杜仲领着,一行人便奔那里而去,里面虽然打扫的比较干净,但奈何地方较小,这么多人,小小的中堂根本站不开人,而且也没有那么多椅子!

    贾环一看,这样不行,便急忙吩咐杜仲找地方挖坑,找人汲水,以备地瓜发芽。

    好在杜仲说山脚下有个深潭,众人便又浩浩荡荡的走出了院子。

    不一会儿,杜仲便换来了百十口人,个个衣衫暗淡,都扛着农具,围在牛车周围。有些胆大的小孩还拿着地瓜做好奇之色。杜仲见了便吆喝着阻止,然后便领头带着众人往山脚下走去。

    山下倒真是有一汪碧幽幽的潭水,潭边也有开垦好的闲地,到了这里,到不用贾环在指手画脚了,因为有郑行。

    众人忙绿着,三春、晴雯、如意等丫鬟站在地边,眼前的的景象更她们好奇而震惊。震惊于他们的贫困,好奇他们的劳作。

    当然同样震惊的还有黛玉和朱玉初,他们生长在富贵之家,何尝见过这等贫困的场面,可以说是直刺她们的心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