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七十章:宴会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韩山说话之间,贾环已经将《京都晚报》的内容瞄了一遍:有四五十个广告,也有故事,却是老旧的《隋唐演义》。

    “这人倒是有些眼光,也会捡时候,只是眼光窄了些,放着家中现成的大佛不用,倒捡起这些陈年旧货了,只怕这次又要自讨其辱了!”

    从上两次暗中交手,贾环已经了解了谢思贤的底细,现在又看了他这东施效颦之作,感觉也平常,于是随手把报纸一放,说道:“不足为虑,随他去吧!”

    韩山听贾环这么一说,也‘嗯嗯‘着笑了。

    随后贾环便开始写稿,韩山见此,退了出去,然后把收购隔壁院子的事向探春说了一下,卖家要二百两,惜春答应了下来。然后便安排修缮、添置家具的事情。这也是旧事重提了,韩山还是‘嗯嗯‘的答应着,待迎春说完,韩山退下了。

    用毛笔写字实际很慢,贾环估计一个钟头也不过两千余子,而这几天林义荣也曾交代过贾环,要练练字,为以后形成自己的风格打好基础,这会为以后的答题增色不少,所以贾环写的更慢了。

    写了约两个钟头,约两千来字,贾环感觉手腕酸胀麻木,便起身到外面活动了一下。而在这时就听前面传来一串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就见赵国基穿着一身暗褐色的绸袍,带着烟色的四方巾跑了过来。

    “舅舅啥事?”贾环问了句。

    “三爷,你可算出来了,这两天可把我愁坏了……”

    赵国基一边说着,一边弯着腰,抱着拳头,行着礼。

    见他好像有事的样子,贾环再次说道:“舅舅,有话你慢慢说。”

    “嗯嗯。三爷这两天绸布卖不动了。”

    贾环:“……”

    贾环没想到赵国基说话这么快,他愣了一下,然后围着院中的玉兰转了两个圈子,这才说道:“舅舅,你先回去吧,这事我自有计较,只是绸布暂时不要再进货了。”

    “嗯嗯,那我回去等着。”

    ……

    赵国基走后,贾环在院中沉思起来,他明白前一阵子‘赵记’绸布店之所以红火,一是靠近节日,人流量大;第二则是广告的广告的拉动作用。而这几天停报了,这业绩自然也就降下去了。

    但归根结底是这里的地势不行,无地利之便,做像报社这样需要人走出去的行业还行,做让人走进来的行业却是不行了。

    所以这绸布店必须要转型!

    其实对于下一步,除了报社之外,还需不需要再做别的,狡兔三窟,贾环认为是必须要做的,但对于要做什么,贾环心里却只是有模糊的轮廓,还需要进一步考察。当然这不妨碍绸布店的转型,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来说,绸布店的转型正是给下一步试水!

    这样思索了一会,贾环便又回到了书房。书房内,三春正拿着写好的稿子,围在书桌边仔细看着……

    贾环又写了一阵子,突然想起忘了吩咐韩山拍伙计置办酒菜——三春及众丫鬟去酒楼却是不方便!于是他便停了笔。

    而在中堂里,晴雯见贾环停了笔,便端着茶盏走了进来,把茶盏递到贾环手中后,细细的眉头蹙了蹙,说道:“三爷,刚才隆儿过来传琏二爷的话,说中午在春风楼请你喝酒!”

    “哦。“

    贾环微微一愣,随即沉思起来:“他请我干什么?哦,王熙凤这娘们怕了,撑不住了,找帮忙的了!我靠,我威胁他老婆,贾琏会不会打我……这也有可能呀,记得《红楼梦》里写过两人初期的感情还是挺好的,这封建社会,长幼有序,若用家丑不可外扬这一套来说我,这巴掌、耳光的,这鸿门宴呀!……”

    想着想着贾环有些心虚。

    而三春也是知道贾环威胁王熙凤的事的,也知道贾琏传话的含义,但她们也没有什么办法,一时间秀眉低垂,都是沉默在在书架旁。

    “不过不去也不行,到那看看再说,到时据理力争吧!顶多挨两下……“呆了一会儿,贾环站起了身子。

    而这时惜春突然展颜一笑,说道:“环哥哥,要不你带我去,我在你身边,琏二哥他总不好意思打、找你麻烦了吧!“

    说道这里,惜春颇为自己的想法得意,不禁‘嘻嘻‘笑了两声。

    贾环听了微微一愣,感觉这个法子暂时是可行的,但长远看来却是没用,因为他威胁王熙凤的工具实际是王熙凤放印子钱,这点贾环那晚当然没给三春讲!而这点,贾环估计也是贾琏找他的原因。所以惜春去了,贾琏当场不好说这事,事后却是一定要再找他的。

    “这个不用了,你们莫怕,我只是和琏二哥有些私事要谈?“

    贾环一边摆了摆手,一边往外走,这时他突然想起贾琏虽然贪财好色,但应该不是那种蛮横胡搅、不讲理的人。《红楼梦》他父亲贾赦看中了石呆子祖传的宝扇,命他却威胁贱取,他去了却只是苦苦劝说,当贾赦指使贾雨村把石呆子弄得家破人亡时,贾琏还顶撞了句,为这点子事,弄得人家破人亡,也不是什么本事,然后得了一顿板子。而在兴建大观园时时候,他也能暂估贾芸、贾芹等贫寒子弟。

    “看来他还是懂些人情世道的,应该不会动粗!这人也算是贾府中难得的良识未泯的人了……”

    想到这里,在想到自己在贾府中赖大等的虎视眈眈,贾环心里突然一动:“也许我可以和他暂时合作!不过这也要看他的态度,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但事若关己,他会不会高高跳起?!”

    想到这里,贾环心里还是有些忐忑,于是在吩咐完韩山去醉仙楼给三春天提饭后,贾环喊了焦大,去了春风楼。

    春风楼取‘春风得意马蹄疾’之意,和十八胡同相连,由于得地利之便,名字又起的讨士子欢喜,所以历来是文人士子交流的场所,明代士子地位极高,所以这春风楼也变得高雅起来。然后商贾富户也随之附庸。

    此时,在春风楼三楼一个雅间内,窗明几静,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酒,但还没上菜,贾琏锦衣玉带,负手临窗而立,思绪却飞回了昨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