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十九章:重新开张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夜里淅淅沥沥的下了场小雨,贾环早起晨练时却已经停了,或许是下雨的缘故,一扫往日的干冷,空气润泽了很多,贾环感觉很舒服。

    “看来春天快要来了,这个冬季还真漫长呢!”旭日阳光里,贾环一边嘀咕着,一边小跑着。

    掀帘而入,贾环却愣了一下——三春个个衣着新装,坐在屋子里!

    “三哥哥,你怎么才来,都等你半天了!”惜春抱怨着。

    ……

    吃过早点,贾环。三春并晴雯、彩屏等便往二门外走去,到了二门旁边,看门的两个婆子满脸堆笑的跑过来给贾环行了个礼,荣国府中仆人的势利眼贾环此刻已经有了深刻体会,他只是随意的点点头,便过去了。

    刚出了二门,贾环就看见焦大一身皂服,从二门对过的影墙画壁处奔了过来,同时浓密的胡须抖动着:“哈哈,环哥儿真有你的,我就知道你今天要出去!哈哈。”

    灿烂的朝阳里,焦大烟酱多皱的老脸上竟然隐约流动着红光!

    多日不见,贾环感觉倒是颇感亲切,他点了点头,笑道:“焦大爷,这几天怎么没见你?”

    虽说焦大平常不能进二门里,但学堂却是在二门外,这几天在二门外也没见到焦大的影子,贾环心里有些小小的奇怪。

    而焦大听了,却捋了捋浓密的胡须,得意的说道:“你不是让我出去吆喝吗,我估计你也出不去,我在这里候着也闷气,这几日便拉了韩山去天桥听大鼓,顺便吆喝两声,呵呵,没想到这事真的成了,环哥儿,你可真行!”

    贾环听焦大如此为己,心中颇有些感动,但焦大老腔老调,倒比说大鼓的还响,到把贾环吓了一跳,贾环转头环顾,见四周无人,这才抱怨道:“焦大爷,你小心点!”

    “呵呵呵呵……”贾环小心翼翼的神态引得焦大一连串的爽朗大笑。

    一行人一边谈着,一边往西侧门走去,贾环明显的感到来往的奴仆对他热情了许多——凡遇到者莫不笑脸相迎!但这些热情却都被焦大挡住了,每当有人上前行礼,焦大往往把肚子一挺,大手一挥,像扫苍蝇般把他们驱走。

    “这老头虚荣心挺强啊!哈哈,怪不得一辈子都没混上去,这脾气!”贾环看的心里暗笑。

    到了西侧门,贾府平常出门的马车早已停放在那里,三春以及晴雯等上了车之后,贾环也挤了上去。

    ……

    来到印社前,下了马车,或许是春节已经过去的缘故,街道上空空落落,倒是沿街榆柳的新枝远远望去有了些新意。

    贾环碎觉荒凉,但新春从扯上跳下来之后,却‘呼’一声,叽喳道:“还是在外面舒服,这几天可闷死我了!”

    而迎春却一边提着裙子下车,一边说道:“四妹,笑不露齿,你说话小声些!”

    “二姐,这又不是在府里,顾虑这顾虑那的,在这儿怕啥!”说着惜春嘟起了樱唇。

    “四妹,二姐说的是,切莫过于忘形!”探春劝道。

    “哼!你们一个个倒成老婆子了!”

    ……

    “惜春出家她并不是无情,而是热情遇到了别人的无情……”贾环若有所思。

    而在这时,‘吱嘎’一声,报社的院门开了,贾环一扭头,却见韩山一身深烟色的棉袍,像个烟老鼠似的奔了过来。

    “三爷,果然是你!我在里面听着是三位小姐的声音,三爷,你可……我……”

    韩山一边说着,一边行礼,他本就不善于言辞,这上半句倒是说的挺顺溜,但下面的话却在嘴里打起了囫囵,可眼睛却是光芒滚动,脸上更是笑意盈然。

    虽然知道韩山是把自己当做衣食父母,但贾环心里还是颇为感动,他一边拉起韩山,一边说道:“韩掌柜进去说话吧!”

    而在这时,通往院子的两扇门却突然被拉开,以前的那些伙计一个、两个的走了出来。

    他们个个穿着烟色的棉袍,头上戴着大耳朵的毡帽,双手龙仔袖子中,拘谨着身子,‘三爷、三爷“的顿顿索索的叫着,个个都像墙角的灰老鼠,但脸上都带着灿灿的笑容。

    “这是他们第一次主动迎接我啊!……“

    贾环突然心有所感,心潮起伏之下,说道:“焦大爷,回头你去买半头猪来!“

    “啊!”“谢三爷。”“谢三爷。”“还是跟着三爷好!”……

    伙计们的欢呼议论起来,贾环却一边走着,一边自省着:“一激动半头猪没了,我这好激动的毛病得改呀!按照儒学经义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我好像没必要这么做,不过,按照现代管理学来说,这句话也不对……妈的,我现在想找个干什么,这阵子读书真是入迷了!”

    这些人发自内心的激动与崇敬的样子,三春鹊是从没见过,不知为何,三春心里升起一股与有荣焉的感觉,还有一些小小的得意。

    院落里异常干净,可以看到新打扫的痕迹,晴雯打开了后院房子的门,里面确实已经落下了尘土。

    随后,韩山让连个伙计烧了温水,晴雯、彩屏、翠墨、如意等几个丫头擦拭起来。三春在旁边叽叽喳喳的指挥着。

    莺啼燕语中,贾环独自徘徊在春兰树下,脑子里却是思绪翻滚,细细思索着重新开张的事情,但他感觉有以前的底蕴在,伙计们再跑一跑,轻车熟路,应当是没问题的。但现在的关键是要把稿子明天的稿子赶出来。

    众人拾柴火焰高,不一会儿屋子里已被擦拭完毕,随后贾环进了书房。

    “环哥哥可是要开始写文了吗?”见贾环在书桌旁边沉思,惜春问了句。

    贾环点了点头。惜春立刻笑嘻嘻的说道:“环哥哥我给你磨墨。”说着雪白的小手拿起了茶盏,往砚台里倒了些水。

    贾环点了点头,《红楼梦》里惜春的性格就是在别人的冷淡中班的孤冷,现在确实不能拒绝她的热情。

    砚石被轻轻一磨便涌出了像麻汁一样浓稠的墨汁,贾环铺好纸,拿起细毫小笔,沾了沾墨水,刚想下笔,而在这时,韩山走了进来,弯了下腰,说道:“三爷。你看。”

    贾环转头一看,却见韩山正递过来一张报纸。

    “哦!”

    贾环好奇的叫了声,接过来,展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四个大字《京都晚报》。

    “只有一字之差啊!”贾环心里嘀咕着。

    而寒山在递过报纸后继续说道:“三爷,听说这是‘瑞丝祥‘东谢思贤家亲自办的,在咱们关门第二天就发行了,三爷你看……”寒山细细说着,言无不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