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十八章:敲竹杠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贾环跨步而入,房间里摆设精美,在烛光下散发着莹莹宝光。这时东间帘子一掀,露出了彩霞春花晨露般的明媚笑妍。向彩霞微微一笑,贾环头一低进了东间得屋子。

    里面暖意融融。贾环瞟了一眼,只见王夫人一身暗褐飞蝠百褶裙,正往贵妃榻上坐去。她头上金钗玉簪,在烛光的照射下氤氲生辉,可在珠光宝气之下,却是一张僵硬苍白的脸。

    而彩云、金钏儿、玉钏儿等几个丫头分左右站在贵妃榻两边,低眉垂首的,一动不动。

    “看来收到的打击不小呀!把她们都吓成这样了。”

    贾环见了,心里暗爽。但表面上还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然后问道:“母亲唤孩儿有何吩咐?”

    对于让贾环重开报社,亡羊补牢,挽回名声之事,王子腾是贾政商议好的。至于让王夫人去办,则是因为王子腾考虑这样能最大限度的挽回王家的名声。

    但这对于王夫人来说,早令夕改,无异于自打耳光,好在她已经想好了托词,因此听了贾环的话,她自撑颜面、恹恹的说道:“今儿你舅舅来了,说我管你太严,耽搁你成长,我一妇道人家却也是不懂什么,以后就随你了,你把你那报社重开了吧!”

    王夫人说完又重点强调了一下,她现在倒是怕贾环不开了!

    听话听音,贾环前世东奔西跑,这话里的意思他哪里听不出来!

    “果然让我猜到了!这样敲竹杠的好时候不能错过!”

    心中想着,贾环张口说道:“孩儿多谢母亲关爱,也多谢舅舅厚爱,只是孩儿觉得母亲以前所言极为有理,学习就是要一心一意,这办报社牵扯精力,耽搁学业,不开也罢!”

    “嗝!”王夫人一个后仰,差点没气倒。

    而彩云、金钏儿、玉钏儿等却在心里嘀咕:“环三爷变得好坏呀!夫人都成这样了,我们都不敢说话了,他还来气她!”

    所以在贾环说完话之后,一时间虽然满屋子人,但却没有一点声音。

    过了一小会,王夫人才返过神来,虽然肚子已经气得直欲爆炸,但这时却是不敢对贾环施脸色了,因此她强按怒气,咬着牙说道:“前阵子不是迎春代你打理吗,平时你让她管着就是!”

    见王夫人终于想起了这个漏洞,贾环故作为难的说:“只是三姐姐说,在那里平时连个说话的姐妹都没有,颇为寂寞,并不想去。”

    见贾环依然推三阻四,王夫人不禁心急如焚,久按的火气也不禁露了一点,她‘哼’了一声说道:“她闷什么,迎春和探春不是经常陪她去吗?嫌闷了,再喊她俩去就是!”

    “这个,这个,好吧,我去和三姐说说!”

    贾环再次故作为难,而王夫人听了心里却如大石落地,不由得轻松的喘了口气。然后挥了挥手,说道:“你去吧!既然你舅舅说话了,你又读书又办报的这么忙,以后的定省也免了吧!”

    此刻,王夫人真是一分钟也不想见贾环!

    额让贾环闻言,先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然后说道:“孩儿多谢母亲关爱,我看母亲今天气色不好,还望母亲多注意身体。“

    说完,倒退了两步,转身而去!

    “嘭!“王夫人面前矮几上的茶盏被一扫而落!

    从王夫人处出来之后,已是满天星斗,月光轻洒,如薄纱清扬,想到下面将要走的路或许将是一片坦途,贾环的心也跟着飞扬起来。

    再次来到院子,只见红烛高照之下,窗纸上映出几个窈窕的倩影,而这时,如同云破月来,如意‘咯咯’的清铃般的笑声突然响彻,这一刻静谧与轻灵同时充斥着贾环的心胸……

    轻轻的掀开帘子,就见火盆已被挪在了烛台边,小矮桌也被推到了书桌下,取而代之的却是中堂那个大的红酸枣枝八仙桌,上面满满的一桌子菜,五颜六色,像花似的,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而且桌子北上角还摆了三壶酒!

    “好丰盛呀!”贾环禁不住赞了句。

    “哦,三爷回来了!嘻嘻,三爷,丰盛吧!到了厨房我说三爷留三位小姐吃饭,‘多浑虫’亲自现做的!”如意嬉笑着解释道。

    而惜春见贾环脸上笑意盈然,心中略有所感,急忙蹦蹦哒哒的跑到了贾环的身边,一下子抓住了贾环的袖子,兴奋的问道:“环哥哥,那事成了!”

    贾环微笑着点了点头。

    “欧!”惜春高兴的大叫了一声,同时原地转了个圈子,青翠色的百褶裙旋转了起来,十来岁的小小的女孩,像一只翩翩的蝴蝶。

    “环哥哥,你是怎么做的,给我说说。”再次转了回来,惜春好奇的问道。

    “让你三哥先吃饭,这么晚了,也饿了!”迎春在旁边微笑着,温婉的说道,一副大家闺秀气派。

    几个人随意坐下,小饮了一阵子,填了填肚子,惜春毕竟是小孩心性,便眼巴巴的望着贾环,而迎春和探春也看着贾环。

    见她们八卦之心如此汹汹,贾环就把刚才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

    听贾环如此循循善诱,而王夫人却又如此步步紧逼,三春及晴雯、彩屏等都忍俊不住,‘咯咯’大笑起来,探春还好些,向来端庄温婉,掩唇而笑;其余的则是或捧腹、或后仰、或拍膝,形态不一。

    一时间满室莺声燕语、花枝摇曳、春意盈然。

    而过了一阵子,赵姨娘居然也来了,眉开眼笑的,可能是三春在这儿,不好意思直说,可是眼角眉角喜气儿一直往外冒!在三春走后,她终于‘咯咯’大笑起来。

    ……

    此时贾琏也从外面饮酒归来。他平时在外厮混,对于府中发生的事并不知道。

    看着醉态熏熏的贾琏,王熙凤第一次没有皱眉,而是亲自迎个上去,卸去贾环身上的披风,然后和平儿一起把他扶到了床边。然后一边唤着丰儿去端醒酒汤,随后又亲自往铜盆到了温水,拧了毛巾,给贾环擦了脸,然后又给他脱了靴子……

    她这样做,平儿到插不上手了,站在一旁,美眸之中迷雾重重。

    贾琏虽醉,倒也没有失去理智,见此雅思满脸无水,在王熙凤给他洗脚时,就不住问道:“风儿,今天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

    见自己低声下气反而被嘲讽,王熙凤气的直欲将手中的毛巾摔到贾琏的脸上去,但转而一想,事情害的有求于他,只得恨恨的白了贾琏一眼,丹唇翕动道:“好心当了驴肝肺,你自己洗吧,平儿,咱们都不给他洗!”

    “好好儿的,怎么又扯上我!“平儿温声细语、无可奈何。

    而王熙凤虽然这么说,但既然有求于他,手上却没有闲着,继续给贾琏擦了脚。

    华信少妇,珠圆玉润。此刻的轻嗔薄怒,又让平常的女王多了一分娇柔,贾琏平时何尝见过。端着丰儿递来的醒酒汤,贾环一饮而尽,随后抱起王熙凤,往床上一拥……

    青萝烟动,红浪翻滚,事毕,红锦被中王熙凤躺在贾环怀里,葱白的手指在贾琏的胸口患者圈圈,同时柔情万千的说道:“老爷,我告诉你个事情。“

    贾环何尝享受过王熙凤的这等温柔,只觉一颗心都酥了,他温柔的问道:“凤儿,什么事?”

    “老爷,环老三他欺负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