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十七章:暗香盈来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看来事情有结果了?!”

    贾环心有所感,多日的疑虑消褪,心里蓦地一松。

    掀帘而入,屋子里姹紫嫣红:三春各坐在一把靠背带褥椅子上,围坐在小矮桌周围。而在桌子上则摆满了蜜饴、瓜子、饼酥等小食物。

    晴雯、如意、彩屏等几个丫头或坐或站在小桌子同围,樱红的嘴唇都动个不停。

    “这过节似的,有什么喜事呀?”

    贾环一边笑嘻嘻的说着,一边将书包放在了门帘左边的衣架上。他如此问是想确定一下。

    而听到门帘响动,惜春和如意己蹦蹦哒哒的迎了上去。

    如意帮着贾环褪去外罩的狐裘,而惜春则眨着亮晶晶的星眸,玉雪般晶莹润洁的小脸带着神秘的笑意,小巧的嘴巴翕动着:“三哥哥,你还不知道?”

    看惜春己恢复了一些小女孩的心性,贾环心里略感宽慰,他一边走向铜盆,一边说道:“什么消息,我在学堂不知道。”

    虽然这么说,隐约中贾环心里己猜了个大概。

    而听了贾环的话,惜春‘哦’了一声,随即眉开眼笑道:“是了,环哥哥你上学还不知道,我对你说啊……你洗完,我再说。”

    说到这时,睛雯己在铜盆里倒好了温水,贾环随意的洗了两把,伸手拿过了毛巾……

    而在这时,惜春己经迫不及待的说道:“环哥哥,今天二叔打了二婶,说是因为她不准你写文词,坏了咱家的名声,还有也坏了王家的名声,婉儿姐姐的婚事也因此被柳家退了,王家二舅把她俩叫了去,嘻嘻,听彩霞说二婶回来后就躺下了,咯咯,咳咳……”

    “妹妹你慢些儿说,没人和你抢!”探春微言道。

    惜春灵牙利齿,笑语晏晏,其中颇有一些幸灾乐祸之意,其实她本是情商和才智都很高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堪破三春景不长,而忘情出家。

    而贾环听得也是心情舒畅,但听到退婚一节时,心里却猛然一‘咯噔’,默默想到:“怎么事情搞的这么大,那王子腾会不会猜出我这退一步是故意为之?”

    又想到王婉因此而受伤,贾环心里顿时有些忐忑不安,但紧接着他心里猛然一惊,他突然想起了林义荣的教诲——滴水不漏!

    这时他蓦地有一种醐醍灌顶的感觉:滴水不漏里的做事周全,完无破绽,所形成的防护罩,不仅仅是保护自己,还要保护相关的人!

    “我以前竟没想到……这儒学倒真是微言大义!看来以后得再认真一下。哎,那王家妹子虽被退婚,但以她家那等声势,嫁人是不愁的!”

    想到这里,贾环略感安慰。擦了下脸,把毛巾扔在了铜盆里。

    而在这时,惜春己停止了咳嗽,仰起了因咳嗽而涨红的小脸,依旧兴奋的说道:“环哥哥,你知道不,你回头就能出去了,听金钏儿她们说,二叔让二婶把你松了。”

    “哈哈,四妹妹,你这告诉我,我不就知道了吗?”

    虽然早有预测,但确切消息从惜春口中说出,贾环还是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贾环一边笑着,一边坐在了椅子上,顺手接过了晴雯的茶盏,惬意的呷了一口,见如意要出去,知道她是去公厨,禁不住说道:“如意,多要些酒菜……二位姐姐就在此一起吧!”

    听贾环这么一说,如意轻轻的哎了一声,掀帘而去。

    而惜春却又走蹦蹦哒哒的来到了贾环的身前,小小的螓首探着,笑嘻嘻的问道:“环哥哥,你要是出去了,是不是马上就重开报社?”

    “是的!”贾环爽快的点了一下头,心中估计为了贾、王两家的挽回面子,又有贾政的命令,王夫人应当很快放行。

    “那你是不是要三姐姐去帮忙!”惜春依然笑嘻嘻的说道。

    “是的!”

    贾环在次点了点头,他心里明白这是必须的,因为要上学堂,报社平时的具体事务他却没时间管理,其实对这些小事他也懒得管理,当初亲历亲为,实在是因为要把头三脚踢开。

    而惜春见贾环点头,又紧跟了句:“那环哥哥你能不能找个正当的理由,让我们跟三姐姐一块出去?”

    说完,惜春琥珀般明净剔透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瞧着贾环。

    “你这丫头!”贾环哈哈一笑,放下了茶盏。到这里他才明白惜春的小小心思。

    而望着惜春渴望巴巴的样子,贾环突然想到三春在繁华之下的孤苦:她们都是庶女,平时就像小透明一般,并不能得到怜爱,而惜春更是如此,小小年纪,父亲贾敬知炼丹,母早亡,哥哥贾珍更不过问,在宁国府像墙角的野花,贾母一项一环女孩儿,看不下去了,把她接了过来。

    而探春的情况也不好,是姨娘生的,也无人疼爱,从她最后的而结局就知道:被贾赦五千两银子卖给了孙绍祖,一年后被折腾而死!

    而至于探春那就更不用说了,贾政不疼爱不说,一点小钱也被赵姨娘惦记着……

    越是在贾府久了,贾环便越是感到他们的可悲:她们不过是贾府这虎狼之群里的几朵娇花,随时可被风吹雨打。能到外面躲避一会,对她们来说就一是一种幸福了!

    而前几日被困得日子也让贾环感同身受,而且想起事情的原委,贾环也地贾宝玉有了些意见,觉得他率性而为、不知轻重,需要敲打,说道理还是众人宠爱的缘故,同时他也是最喜欢在女儿堆混的,不如把三春拉出去,把他晾一晾,让他清醒清醒。因此他微微一思索,然后说道:“我试试!”

    “噢,好耶、好耶,环哥哥,刚才彩霞来过了,说二婶让你放学后到她那去一趟,那你现在去试试吧!”

    惜春欢呼雀跃,探春和迎春莞尔一笑,贾环:“……”

    ……

    冬春日短,贾环来到王夫人的五间大屋时,天色已变得烟蒙蒙的,但王夫人的五间大屋却是灯火辉煌,只是里面鸦雀无声。

    其实在里面王夫人、彩霞、彩云等都在,只是王夫人从娘家回来后,便躺在了紫檀镂空雕凤架子床上,一卧不起,几个丫鬟见此,又知道出了那等事情,自是连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孩儿参见母亲。”贾环在外面朗声叫了一句。

    王夫人正在架子床上面里侧卧,听到贾环的叫声身体立刻哆嗦了一下,她不由得想起了王子腾的雷霆之怒:那等孩儿也是你能管得,丢人,不自量力,还不把他放了,消停消停!

    因此现在他也不敢再托大了,有气无力的叫了声:“你进来吧!“,随即坐起了身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