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十四章:毁骨(一)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接着李媒婆就将外面的传闻讲了起来。媒婆的嘴本就能说会道,而她为了证明自身没有过错,更是将王夫人和王熙凤欺压贾环的事讲的绘声绘色,好像她亲眼所见一样!

    而对于外界的评价和传闻,李媒婆当然又是重点强调了一下,最后才说道:“现在满大街都知道府里原来的两位姑姑是苛忌跋悍,柳家也受不了这样的传闻,所以他们说,为子孙计……”

    “他们为子孙计,我就不为子孙计了吗!我可怜的婉儿以后怎么嫁人!这两个小蹄子把王家名声败尽,不好,老爷……”

    李媒婆说到这儿,伤心、惊慌、愤怒一股脑的涌上了王子腾夫人的心头,她‘腾’的一下站起身来,‘嘭!’手上的茶盏随之跌落。

    茶水飞溅,百褶裙溅了一片,但这时她却顾不得了,而是仰着手,慌乱的叫道:“王福、王福,快去叫老爷,快去叫二老爷!”

    门外的小厮飞奔而去……

    ……

    ……

    此时贾母的三间小厅内,王夫人、王熙凤并宝玉、黛玉等几个都在她屋里留饭,袭人、鸳鸯、丰儿等几个丫鬟忙着端菜、传菜、倒酒,王熙凤紧挨在贾母左下方,白洁的脸上笑吟吟的,不时的夹着肘子、丸子等烂软之物放在贾母跟前的碟子里,嘴里还说着奉承话儿。宝玉则在贾母的右下方,紧挨着黛玉。

    场面一片祥和热闹。这样的私人小聚是贾母最喜欢的!

    而在这时,琥珀从门外走了进来,婀婀娜娜的给贾母行了个礼,说道:“回老祖宗,两位姑娘说已经吃过了,就不过来了!”

    “他们吃的到早,那咱们就开始吧!”贾母‘呵呵’了两声,也没在意。

    但宝玉和黛玉闻言都是微微一愣,自从摔玉后,他俩都明显的感觉出三春明显的和他们疏远了。当然黛玉是女孩儿,寄人篱下,心性又敏感,听此更是黯然伤魂。

    当然他俩这些小心思,贾母是猜不到的,她举起筷子,正想招呼,可真是外面想起匆匆的脚步声,随即就听到伴鹤清脆而略显慌乱的童音:“太太可在里面,二老爷请你赶紧过去!”

    众人听了都是微微一愣,贾政为了公事,中午一般不回来吃饭的!一般都是和同僚在酒楼相聚一餐!虽然公内并没有什么事!

    “老爷又什么事,这么急?”王夫人一边站起来,一边问道,贾政既然叫她,夫为妻纲,他是必须要过去的。

    “回太太,这个小的不知道,只是老爷的样子很生气!”伴鹤小心的提醒了一下,实际上他从没见贾政这么生气过!

    而随着他的话音,本来热闹祥和的场面像刮过一场寒风,立刻冷静了下来,“怎么生气了,出了什么事?”王夫人一边想着,一边对贾母矮了下身子,说道:“媳妇先过去看看,回头再侍候老祖宗你!”

    “你过去陪他吧,估计他还没用食呢,就不用过来了!”

    “是!”王夫人答应了一声,心情忐忑的走了。

    虽然她走了,个人心里却在琢磨,场面静了下来,贾母见此,叹了口气,说道:“都不省心呢,鸳鸯你到那里看看去。”

    鸳鸯做事小心周全,贾母向来是最放心的!

    “是!”鸳鸯放下了手中的酒壶。

    王夫人带着彩霞,来到她的五间大屋,却听里面静悄悄的,到了门口一看,却见贾政正倒背着双手,像热锅里的蚂蚁一般,在中堂里来来回回的转着。

    而彩云、金钏儿、玉钏儿、彩凤几个则分别站在中堂的两侧,都低着头,像受惊的鹌鹑。

    王夫人也从没见过贾政生这么大的气,心里也是暗惊,但还是走了过去,一边弯下身子行礼,一边小心翼翼的问道:“老爷唤妾身何事?”

    贾政没想到自己在众人中竟落下如此名声,一路上他是越想越气,而看到王夫人那府波澜不惊的面孔,根式让他的气膨胀到了顶点……

    “无知愚妇,害我名声,累我仕途!”

    贾政暴喝了一声,抬脚就往正在行礼的王夫人身上踹去。

    “啊!”“啊!”

    彩云、彩霞等丫头都惊呼了起来,花容失色,在他们的印象中,贾政和王夫人的关系一向是礼尚往来,平平谈谈,但虽然不曾爱,却也不曾恨!

    而王夫人却是懵了,她出生名门,娇质玉叶,嫁入贾家后又得贾母宠爱,可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被打的一天!

    直到匍匐在地,她才反应过来,哭嚎道:“老爷,你这话可是从何说起,你要责罚贱妾,可总的让我明白呀!”

    王夫人满腹冤屈,泪雨磅礴,但看在贾政眼里却越发觉得她愚蠢,也而越发觉得她厌恶,禁不住上前又是狠狠一脚,同时怒喝道:“无知愚妇,是你不让环儿写文词的!读书人的事岂是你能管得,现在士林纷纷攘攘,谁不道你苛悍,谁不言我糊涂!”

    王夫人虽是一内宅夫人,也不认识字,但毕竟是长在大户之家,周旋于名门勋贵之中,对于名声这个东西的作用还是有少许了解的:勋贵之家大都重视名声,毕竟勋贵之家的升迁往往是皇上的恩赐,名声的还坏直接影响着皇上的决定,也决定着一家子的富贵荣华。如果名声不好,即使皇上提拔,也要顾虑言官的弹劾!

    所以对于勋贵之家来讲,有时名声是重于生命的!

    王夫人万万没料到这样处置贾环,竟会带来如此恶名。听了贾政的话,她‘啊’的大叫了一声,瘫软在地上。

    而在门外,鸳鸯在门缝里也是轻轻‘啊’了一声,转身慌慌张张的往贾母的三间小厅处跑去。

    “无知愚妇!还不快把他给松了!”

    虽然王夫人瘫痪在地,但贾政还是意犹未尽,又狠狠的踢了王夫人一脚。

    其实这事贾政也有责任,他也考虑不周,没料到贾环关闭报纸所产生的推动力——其实报纸是新生事物,他也不会料到!

    同时他本性自私,此时为了前途名声,他是如何也不会承认的,只能往王夫人身上推。

    而王夫人在慌乱之中也没想起来,其实即使想起来,她也只能打落牙齿往肚里吞,毕竟夫为妻纲,她也不敢抬犟!

    而在这时,门外又想起了伴鹤的额声音:“回老爷夫人,门房来报,王家二舅爷要见夫人。”

    “他来干什么?他不会这么快就知道我打他妹子吧!”

    贾政心里一虚,急忙指着瘫在地上衣衫不整的王夫人,说道:“二内兄来了,还不快去换衣服!”

    说吧,袖子一甩,对着金钏儿,说道:“更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