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十二章:影响与告诫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第二天早上,贾环晨练之后,回到屋里。晴雯见他来了,便急忙倒热水,洗刷完毕,如意和吉祥也抬来了食盒,如意的小脸笑嘻嘻的,贾环估计里面的饭菜肯定不错。

    “三爷,今天‘多浑虫’专门给你熬了碧粳粥呢,让我别告诉别人!”

    如意一边从食盒里拿着碗碟,一边兴奋的说着。

    “哦。”

    贾环随意答应了一声,心里却在感叹:“这单纯的丫头!”

    什么专门熬的,不过是讨好的话罢了,那‘多浑虫’怎敢单独给自己开先例,这碧粳粥只怕是荣国府上层都有,现在恢复了待遇罢了!

    这些贾环心里是明白的,不过贾环从中也看出了这些人对自己的恐惧,这样的效果贾环感觉还是不错的。

    早上却没有饮酒,吃过早点,晴雯便递过了书包,而这时门外也传来了贾兰的童音:“三叔、三叔!”

    “来了。”贾环回了一声,走了出去。

    阳光明媚,但却依然寒冷,贾环感觉这里的春天好像比上一世来的晚一些。

    沿着花墙走了一阵子,贾兰突然问道:“三叔,这两日林先生留下你,是不是单独给你讲经啊?”

    贾环微微一愣,说道:“是的!”

    “那他为啥不留下我呢?”贾兰清秀的小脸一脸郁闷。

    “妈的,这小子嫉妒了!”

    贾环心里暗笑,同时也了解李纨迫切的心情,迫切的想让贾兰执掌门户的心情,也明白李纨外弱内强的好胜之心,于是真诚的劝道:“你还小,欲速则不达!”

    “三叔你好像比我大不了多少吧!”

    贾环:“……”

    早上的课程还是如此,林义荣读了两遍昨天所学,又重新解释一遍生字,然后还是让这些人自己读,他本人却背负着双手优哉游哉的去了。

    林义荣去后,不一会儿众人便叽叽喳喳着,又乱作一团。

    到了下午时分,林义荣却又把贾环叫到了他的房里,待两人坐定后,林义荣从书桌上拿出一大张纸。贾环定睛一看,却是以前印的新都商报。

    “他拿这个干什么?”

    贾环正微感惊诧,而林义荣却捋了捋胡须,微笑着说道:“我昨日观你断句之术,似乎颇有章法,便学了学……”

    说着林义荣指了指报纸上的标点符号,继续说道:“此法若是大行,却是省了天下学子断句之苦。也省了不少先生的口舌。”

    林义荣说着点了点头,给了价换一个赞许的眼色。

    贾环却是一愣,他以前倒是没想到过这点!但经林义荣一提醒,他隐隐约约中感觉要是用标点符号印刷一批书籍,应当大卖。

    同时他心里更是警觉:毕竟是穿来的,不经意的一些小事或许已是与众不同!

    因此,他故作随意的说道:“这只是学生偶尔想到的偷懒的法子!”

    “呵呵,你这法子到真是不错!”

    林义荣又捋着胡须赞赏了句,随即从书桌上抽出一本线装书来,随手推向了贾环,然后说道:“这本《诗经》我已用你那断句之法断好了,我观你自学能力甚强,你可先拿去背诵,又不懂得字可以单独问我。”

    贾环反过来一看,那《诗经》果然已被标上了符号,见林义荣却是为自己费了一番苦心,贾环急忙起身,郑重的行了一礼,说道:多谢先生厚爱!”

    林义荣则随意的摆了摆手,又向椅子指了指,示意贾环坐下。

    待贾环坐定后,林义荣才继续说道:“我中午听说你昨晚在厨房里闹了一通……”

    贾环微微一愣,既没想到这是居然传的这么快,居然传到林义荣耳朵里去了,同时也不明白林义荣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略微一犹豫,贾环还是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先生,她们欺人太甚!”

    而贾环说完后,赫然发现林义荣居然点了点头,随即就见他微笑着说道:“以直报直,以怨报怨……如此做派,真令天下读书人蒙羞!“

    这两句并不相连,但贾环微微一思索即明白过来:前一句表明林义荣的态度,是赞赏他的做法的!也是教导他以后做事的态度;而后一句这是表明林义荣对王夫人禁止写文词这一事的态度,隐晦的表达出厌恶之意。而他之所以这么隐晦的说,可能还是因为身在荣国府的缘故。

    “王夫人如此做法,传出去之后,实际就是藐视天下读书人,林先生又身在荣国府,脸面上也不好看,怪不得他生气了!”

    贾环瞬间明白了其中的原委,同时心里也蓦地一喜:“看林先生的态度,这舆论应当不会小了,一些人快要有知觉了吧!”

    想到这里,贾环笑嘻嘻的说了声:“多谢先生教诲,学生明白。”

    见贾环瞬间即领悟自己话里的意思,林义荣又微笑这捋了捋胡须,点了点头,说道:“温润如玉,滴水不漏!”

    此时贾环已经跟上了林义荣说话的思路,但脸却微微一红,这温润如玉是说做事要不急不躁,要方方正正,显然是说他昨晚做事有失君子之风;而滴水不漏却是告诫他做事要圆满。

    “好像昨晚对来柱有些狠了!但这也没有法子,嘿嘿,这林先生要是知道我怎么在王熙凤那里耍无赖,会不会痛骂我一顿!”

    想到这里,贾环心里有些忏愧,也有些好笑,他在府里处于劣势,被压的狗屁尿骚,既然斗起来了,那里还要什么谦谦君子之风,从这一点上他感觉林义荣迂腐,但他还是感到林义荣的一片爱心,因此又急忙说了句:“多谢先生教导,学生明白了。”

    而林义荣见他一点就通,更是满意了,再次微笑着说道:“圣人之道,意在言外!”

    贾环听此一愣,但随即豁然开朗:“这林先生是用事实教我儒学之用呀!没想到儒学竟然也是一门斗争的学问!果然是圣人之道,意在言外!和儒家相比,我这样行事确实有些奇诡霸道,怪不他他告诫我!看来以后行事要注意在士子中的形象,不能乱来,看来这老师是必须的!”

    想到这里,贾环再次齐身,恭恭敬敬的说道;“以后还望先生多加教导!”这次贾环倒是真心的拜了下去。

    “你起来吧,这是为师之责也!”

    ……

    其后三天,贾环就这样度过:白天上上学,晚上三春来玩一会,其余时间则是背书。而贾环也没听到周瑞家的给赵姨娘道歉的消息。

    言而不行,不如不言!贾环暗自发狠出去后一定要到乡下去一趟!而在同时,见王夫人那边迟迟不见什么动静,贾环又有些怀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

    忐忑中,他对林义荣所说的‘滴水不漏’又有了一层了解,他感觉自己还是和上一世一样——做事赌的成分大,喜欢冒险!

    但他却不知舆论早已像泡沫般围在了王夫人、贾政、王子腾等人的周围,现在需要的只是轻轻一戳!即使是随意的一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