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六十章:逼她一丈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贾环并没有听王熙凤的话去做,在扫了一圈中堂后,他看了看身前端着茶盏的丰儿,以及王熙凤身后的平儿,说道:“这事儿有些私密。还请二嫂屏退左右。”

    “什么事啊?这么私密!”王熙凤的凤眼瞟了瞟,随即摆了摆手,说道:“丰儿,你进屋里去吧!”

    说完又瞟了瞟贾环,凤目白眼,别有一番冷艳!

    见平儿还在,长身玉立,端庄明媚,像个女神,想到下一步的动作,贾环心里感到微为窘迫。

    而这时王熙凤又冷冷的说了句:“现在可以说了吧!”她现在看着贾环就烦,恨不得他立刻滚蛋!

    “平儿还不走……这当众耍无赖挺不好意思的!”

    贾环一边想着,一边往屏风旁边的炭盆走去——他还是没有说话!

    “他这是要干什么?”王熙凤和平儿对视了一眼,美目中都涌出了浓浓你的疑惑。

    而在这时,就见贾环伸出了右手的袖子,随后左手一拉袖边,像扯不似得在火上考了起来……

    “他这是在搞什么鬼?”

    眼看那袖口的布片已经被烤的发黄,王熙凤和平儿再次对视了一眼,眼睛里的疑惑也多了几分。

    而在这时,她俩赫然看到贾环又把那布在地上蹭了蹭。

    “他这倒是是要干什么?”看到这里,王熙凤和平儿已是满头雾水。

    而在这时,贾环扯这衣袖来到了王熙凤的面前,笑嘻嘻的问道:“二嫂,你看这篇不是不是变旧了!”

    被火烤的部分经过地面的摩擦,已经毛边挂茬的发黄,自然显旧,王熙凤茫然的点了点头,却不知道贾环问这句是什么意思。

    看着王熙凤迷惘的眼神,贾环微微笑了笑说道:“二嫂子,周瑞家的是管内宅的胭脂布料发放的吧!我如果拿着这块布,说周瑞家的故意给我陈布,你说别人会不会相信!”

    王熙凤只是略微一沉思,便明白了贾环话里的意思:如果贾环在这么一闹,接下来不是和来柱一样了吗?敲打的是周瑞家的,实际上震伤的却是她,毕竟周瑞家的干这些活都是他安排的,而阖府上下又会怎么说。

    但如果这样一来,却和来柱又有所不同,毕竟来柱真的克扣了贾环的伙食。而这,这是无中生有,栽赃陷害!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

    想通了这个环节,王熙凤顿时像火烧了屁股似得,银牙紧咬,一下子从太师椅上弹起,前面顿时一片汹涌澎湃。

    而平儿也是一个兰质蕙心的女子,平时举止端庄,可这时花瓣似的红唇也微微的张开了,美丽的鹿眼也睁的圆圆的,同时心里好笑着:“这三爷也太无赖了吧!”

    对于王熙凤这幅恶罗刹的样子,贾环自然不会理会,也没在意平儿的惊诧,而是自顾自的说道:“这种方法我有很多!而且我在府中也没什么事!”

    贾环的言外之意是:我这里脏水不止一盆,还有很多,另外,我也很空闲,有的是泼脏水的时间。

    说完,贾环才抬腿往金丝楠木椅子上走去。

    “啊!这、这、这真是!混蛋呀!”

    第一次经历这样讹诈的场面,望着脸色平平淡淡的贾环,惊诧之余,平儿心里一阵无语!

    而王熙凤平日里都是她作威作福,何尝被人这样威胁过,脖子里‘嗝’了一声,气的差点仰了过去,随即全身哆嗦,花枝乱颤,纤细的兰花指偷成了一团幻影,同时尖声叫到:“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外表虽然像母老虎一般,气势汹汹,但心里已经是怕了。从刚才贾环的演示中,她明白,贾环应该做的到。但这一盆盆脏水泼下去,她怎么受得了!

    贾环前世久历人事,即看出了王熙凤的色厉内荏,也懂得她是虚张声势;他明白这时自己越是淡定,那么王熙凤就会越紧张,因此听了王熙凤的话后,他反而悠闲起来,先是抬了抬腿,然后又撸了撸袖口,扭身端起眼前的茶盏,呷了一口茶,这才慢悠悠的说道:“辱人母者人恒辱之!我姨娘虽然只是一个姨娘,却也不能随便给人穿小鞋,任人欺辱,这周瑞家的挑拨离间,她必须给我姨娘一个道歉!”

    贾环说道这里已是斩钉截铁。这些话他必须要说,以上的事他也必须要做,虽然有些无赖!这是因为他觉得王熙凤等人既然要为难他,下一步极有可能继续往他身边的人伸手。

    他要给王熙凤一个警戒线,给她一个警告!

    “这不可能!”

    王熙凤张口而出,赵姨娘挑三拣四,是周瑞家的告到她这里的,然后她又告到了王夫人那里,真说起来,她和周瑞家的都是挑拨离间,而周瑞家的又是她的人,让她去给赵姨娘道歉,间接上是向贾环低头,此时此刻,贾环这样指桑骂槐,王熙凤如何肯答应!

    “那就随二嫂子的便吧,我话就放这儿了!”

    贾环见王熙凤不同意,淡淡的说了句,然后起了身,正正经经的向王熙凤施了一礼,说道:“不打扰二嫂休息,小弟告辞,喔,对了,候宽说春天乡下很美,小弟出去后想到乡下一行,不知二嫂子有兴致否?”

    说完,贾环恭身一拜,转身而出,头也不回!

    “我有个屁的兴致!”王熙凤怒火如潮,袖子一扫,高几上的钧窑茶盏应声而落。

    她如何不明白贾环最后那就话的意思:我不禁在小事上可以折磨你,而且我手上还拽着你的小辫子,可以欺负你!周瑞家的道不道歉,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混蛋,还想出去!哼哼!”王熙凤气的在中堂里转起了圈子。

    而平儿则是大跌眼镜,她何尝见过王熙凤这样气急败坏的样子,直觉王熙凤遇到了对手。

    作为王熙凤的身边人,平儿也是知道王熙凤在乡下放印子钱的!过了半天,见王熙凤怒气稍减,平儿才忐忑的说道:“二奶奶,这可怎么没办,他要是上乡下……“

    “哼!我去和姑姑说说,先让他在府里呆个一年半载吧!”

    说完王熙凤心里又是一个膈应,又开始转起了圈子。她曾经答应王夫人收手的,这样去求,又是免不了一顿责骂!

    “哎!这家乱套了,这好好一个夜晚,这环三爷好混……“平儿向来温淑,那个‘蛋’字在心里一掠而过。

    而她俩不知道的是,在此时外面的舆论已经迫近了荣国府与王家的墙角,并且在王夫人苛待庶子、打压良才的舆论里加上了王熙凤,变成了姑侄二人合力苛待庶子,打压良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