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五十四章:族学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所谓西席,顾名思义是在西边居一席之地,族学也就当然在荣国府的西边,和荣禧堂在一条线上。

    按规矩,上学即免了晨昏定省,贾环吃过早点之后,便到了二门外,不一会儿贾兰便过来了。

    由于紧靠着后花园,沿途花墙画壁,墙根总之一排排竹子,颇为清幽,只是竹叶上有一层厚厚的灰尘!

    族学时三间大房,可能是为了名声,琉璃明瓦,飞檐斗拱,建的异常壮观,里面则是一排排低矮的案子,每两人一案,案子旁则是两个小木凳。贾环的位置却在前排。

    刚到没多久,就见贾琮、贾蔷、贾芸、秦钟等陆陆续续的来了,都穿着崭新的袍子,还有其他贾家族中幼童,林林总总二十多人。相互间寒暄了一下,便各奔各位。

    不一会儿,贾环竟然看到宝玉一身锦绣的过来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和贾兰站起身,和宝玉打了个招呼,宝玉只是哼了一声,便过去了,到了后面,和秦钟坐在了一起,嘀嘀咕咕起来。

    对于贾宝玉,贾环心里认为他只不过是个叛逆的少年罢了,即使他摔了玉,对他有很大影响,贾环也嗯为他只不过是一个不知轻重的少年,所以对他刚才的冷漠,心里并不是在意。

    “大概是姐妹们都不理他,他才来的吧!“

    贾环心里正暗笑着,而在这时,只听门口一声轻咳,贾环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头戴白色四方巾、身穿半新的白色便袍、身材修长、神态潇洒的中年人走了过来。

    “这便是西席林先生吧!看这气度倒也不凡!只是他这等士子竟然来荣国府坐西席,看来家境不好!”贾环一边站了起来,行礼问好,一边若有所思。

    而林义荣也注视着贾环,他也听到过‘一剪梅’,十五也亲眼看到了贾环的‘青玉案?元夕’,以及贾环的表演。他也知道贾环以前的愚顽,对于贾环突然迸射出来的才华感到异常震惊。

    但现在看到贾环若有所思的眸子,心里却恍然大悟:“原来他已经开窍了,怪不得能写出那等文章,倒是可以重点培养一番。”

    心中想着,林义荣走到按之前坐下,然后轻轻敲了下木板,说道:“今天开学第一天,也不教你们新东西了,我只把《孟子》抽擦一下,不会背的罚写一遍……”

    活音刚落,后面便响起了一片哀嚎声。

    而在这时,贾环就听到林义荣,说道:“贾环,你把孟子告子下,背给我听!”

    “怎么先挑我,不像往常先挑宝玉、贾兰他们?”

    贾环一愣,随即明白自己这是已经引起了这位林先生的注意。

    口中轻轻的答了声:“是!”贾环开始背诵起来,“……故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

    其实四书五经里的东西,从小学到大学,在前世的教育体制下已经学了很多,只是零碎不成系统而已。而在这几天的温习中,贾环也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提高了,所以对于秋季的府试他有了些信心。

    贾环一口气朗诵完毕,林义荣满意的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同时心里想着:“他果然是开窍了!他虽天赋惊人,只是这府诗所考却是学问,必须一步步走下去,不是词赋这等天赋之才。但他天赋已现,也许三五年能中秀才!我先慢慢雕琢他,以后也是一段佳话!”

    想到这里,他再次说道:“放学后你留下。下一个,贾宝玉!”

    宝玉过年已经玩疯了,平时又对这些东西嗤之以鼻,站起来后,吭吭哧哧了半天,背不出来。林义荣见此,拿着戒尺走了过去。

    “伸出手来!“

    ‘啪啪啪‘三下之后,“两天内把孟子重写一遍!”林义荣淡淡的说着,神情也是波澜不惊,仿佛是我已经看穿了一切!

    “我的乖乖,这孟子将近四万字,两天啊!够他受得了!”

    不知为何,看着宝玉涨红的脸,银盆变成了红虾,贾环心里充满了莫名的喜悦。

    随后,林义荣又分别提问了贾兰、贾蔷等。

    “这林义荣倒挺进心的!”贾环心道。

    提问完之后,林义荣又翻开《孟子》,先读了一遍《孟子.尽心上》,然后又让众人跟读了一遍,也不解释意思,便让众人自己去读。

    众人摇头晃脑着,将近中午,才随手一挥,让众人散了,却对贾环说道:“你跟我来!”

    林义荣所居就在学堂东间,贾环进去一看,迎面便是一排书架,上面摆满了厚厚的线装书籍。

    而林义荣进去后,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说道:“我知你文采斐然,然你以后考试己不再考试贴诗,大小题还要从经义上去寻,所以这学问还是要老实去做,每次放学后,你可到我这里来,我给你讲解一下,你看可行!”

    “这是要给我开小社呀!”

    贾环听了心里猛的一喜,虽然也知道这府诗需要考两大一小三道题,也知道题目一般从四书五经上出,但却从来没实践过,更不知道这八股文怎么写!

    而从另一个角度讲,贾环随觉得自己对四书五经的理解高度颇高,但是贾环却觉得自己上世所学乃是从现代的角度去分析四书五经上的内容,零散不成系统不说,而且没从儒家的角度却学习,只怕写出去不和时规,或者高度太高让他们难以接受。比如说如果说论语也有很多糟粕就不好了,估计会被打死,因此他感觉需要系统的从儒家的观念学习一下。

    所以,听了林义荣的话,他急忙拱手行礼道:“多谢先生厚爱!小子求之不得!”

    “那好,你做,我把这孟子给你讲讲!”

    林义荣说着,随手往书桌边得一把椅子上指了指……

    贾兰在外面等候着,却不见贾环出来,不由得走到门前,顺着门缝往里瞧了瞧……

    到了中午,贾环才独自回去了,一边走在花墙下,一边思索着林义荣所讲的内容,他感觉从林义荣所讲来看,真正理解儒学的,反而不在乎儒学的框框。

    再次回到小屋,贾环刚掀开帘子,就见如意的跑了过来,拿过了他的书包;而屁股还没坐下,晴雯已递过一盏茶。

    “这上学到像有功似的!不过被人侍候的滋味不错,哎,我坠落了,坠落就坠落吧!”

    呷着茶,望着娇憨纯真的如意,亭亭玉立的晴雯,贾环舒服的伸了小腿,本以为她们中会有人帮忙捶两下,谁知却没人会伸腿意。

    饭毕,中午小睡了一会,醒后背了一会书,将近傍晚时,贾环突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公鸭的声音:“三爷可在,赖大求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