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四十六章:一无所有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朱玉初虽然穿着男袍,但她毕竟是女孩子,声音清脆,瞬间贯穿了全场。听到她的叫声,所有人停止了议论,场面静了下来。但这时谁也不会细察她是男是女了。

    “他下句会是什么呢?”几乎所有人都这么想着。

    而在这时,却见贾环直愣愣的瞧着擂台上,红娟里凸出的人影,喃喃的说道:“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贾环读完,便蹒跚着向擂台爬去。

    而在他读完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愣了,场面一片死寂。

    这最后一句是升华,是历尽繁华后的升华!是在繁华中发现自己的初心!

    人谁没有个追求呢!特别是在场的,不是士子,就是达官显贵,他们更是有追求的,有的为名。有的为官,有的为国;虽然初心不同,但听后,都有一种醐醍灌顶的感觉,有的嗟叹岁月蹉跎;有的羞愧红尘忘我;有的愧叹自己意志不坚;而年轻点的却视这‘繁华’为磨难,认为只要不该初心,终将有成,心情立刻变得澎湃……

    良久,薄娟飘舞里,谢俊长叹一声,说道:“此词由繁而简,道出人生境界,元宵诗词虽多,但此词己占一席之地,这次诗会当以此词为首!”

    这话谢俊不得不说,其时,他与沈士周、周宾虽然贵为大学士,但此等场合要是不来,一来各派群龙无首;二来却也显得不礼贤下士,所以必须得来。

    但来了就要赏析一下,要不说中几点,众士子会以为你没能力!贾环己在谢思贤之上,这话由他来说最好,最能显他文才气度,好暗中扳回一点闽浙士子的颜面,虽然谢俊也明白自己儿子的心思,但此情此景,最好的办法就是亲自打脸了!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了呆,没想到谢俊会亲自认定贾环这首为第一,他可不仅仅是首席内阁大学士,更是闽浙一带士子的代表,谢思贤的爹爹!

    他这话是自认了闽浙才子不如勋贵世家,因此此话一出,水溶、王子腾、贾政等俱是喜笑颜开。

    而刘牧更是对贾政拱了拱手说道:“世兄竟有如此佳儿!三五年内一个生员是跑不了的!世兄真是诗书传家呀!”

    他和贾政交好,熟知荣宁二府情况,知道贾环尚是童生,虽然由此词可见贾环才情,但考秀才却和做学问一般,非短时可成,有人皓首白发尚考不中,贾政自身便不是,三五年实在是抬举贾环了!

    “世兄谬赞了,此子还需打磨几年!”贾政抚须而笑,心中却洋洋自得,至于刚才的那些怒气早跑到瓜洼国去了。

    而听了谢俊的话,人群又开始议论起来:“谢学士好气度,不愧是大学士”

    “不过这词写的也真好!”

    “嗯!这贾环好才情,醉中竟写出此等文章!”

    ……

    议论声里谢思贤感觉胸口像是被重锤砸了一下;宝玉是心如针扎;黛玉的目光却是幽明难测;而朱玉初听了却有些淡淡的惊喜——她没想到如此贾环平凡的而外表下,竟有如此惊人的才情,竟能得到谢俊的夸奖!

    当然惊喜的还有三春和孙四方,三春是真的为贾环高兴,而孙四方则是预感到了能得到美人招待。

    看着薄纱后的朦胧人影,孙四方逐渐热血澎湃,但突然间他‘咦’了一声,细细的眼睛扩大到了最大的限度——他赫然发现贾环正歪歪斜斜的往薄纱走去。

    “他是啥时上去的,他要干什么?”孙四方疑惑着。

    其实词不词的孙四方不懂,刚才他的精神全被薄纱后的人影吸引住了,根本没注意贾环;而其余人包括朱玉初都被那最后一句词所震惊,贾环十二岁的身体,又幼小,所以反倒没人注意。

    而在这时,贾环接下来的动作却让孙四方大吃了一惊,只见贾环来到薄纱前,对着薄纱里朦胧而又窈窕的身影,腰像折断似得,猛的一弯,同时双手伸出……

    “他怎么这样……麻烦了!”

    在贾环念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李诗诗也被震惊了,她嘴里念叨着‘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越是咀嚼,便越觉得余味隽永。

    当听到谢俊的称赞后,李诗诗真想立刻把它唱出来,当然这得得到贾环的同意,‘这人真是个才子!不如回头像他请教请教!“她心里想着,一双冷清的眼睛变得炽热,也抬了起来。

    而在这时,透过薄纱,她赫然发现贾环竟然走到了台中,而且眼睛直勾勾的望着她,蹒跚这额向她走来。

    “他怎么上来了?难道他认识我?我本来来想请他呢……只是这上来的不是时候!”第一次,李诗诗心里升起窃窃蜜意,万般温柔。

    谁知这时,她赫然发现贾环走到她跟前,竟然腰一弯,神这双手要来抱她。她本是青馆人,平时只是谈谈诗,唱唱曲之类的,何尝经过这种事情,当下‘啊’的大叫了一声,像灵兔一般跳脱了,同时心里惊骇着:这人如此才情,却如此轻狂!

    但更令她惊骇的却是,贾环别扭着身子,竟然甩开了薄纱,紧追而来,她的后面却是坐满了各楼各院的头牌,她只好向擂台中间跑去。

    而贾环醉醺醺的样子,立刻引起了各位头牌的尖叫……

    擂台下的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再次震撼,“如此才情,竟如此轻狂!”成了众人共同的心声;但随即众人就被贾环东一头、西一头、扑蝶似的醉态引得哄然大笑。黛玉更是掩唇窃笑,身体轻颤,万般轻怜摇落;而朱玉初在大笑之后,哼哼了两声。

    当然,还有一人始终没笑,那就是贾政,“这孽障,这孽障!,哼哼!”贾政气的语无伦次,但却不像刚才暴烈了。而他旁边的刘牧却笑着说道:“才子风流,只当如是!”

    贾政:“……”

    而在恍恍惚惚之中,贾环感觉眼前的女孩像是前女友盈盈,又好像不是;意识朦胧里,他听到了女孩的尖叫声,而红灯在风中摇曳着,在擂台上洒下流动的光影,犹如ktv房间里的闪光灯……

    狂歌劲舞!贾环感觉好像是又回到了从前,又身在其中。

    前世的失意,李诗诗的躲闪,女友的永不能相见,异世的孤寂、压抑,在这一刻爆发……

    “音乐、音乐!”贾环狂叫着,顺手夺过了一个歌女的琵琶……

    李思思已经躲到了东侧,她何尝这么狼狈过,眼中怒气炽燃,要是没有人,她此刻早已上前给贾环一顿真功夫!

    而这时贾环疯狂的喊叫却让她冷静了一下,“他喊音乐是什么意思……怎么夺了琵琶?”

    她正疑惑,而在下一刻,她就看到贾环斜抱着琵琶,身子往后一歪……

    “他要跌倒!”

    李诗诗微微一惊,谁知这时,贾环却肚子一挺,腰一弓,上身一探,整个身子像扭了十八个弯的树枝,却也站住了脚。

    同时又见他信手在琵琶上一弹,口中却大吼了一声:“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可你总是笑呀,一无所有……”

    “这是词吗?”李诗诗雪腮上升起一抹红晕,只觉此词形如白话,自由随意,却偏偏合着音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