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红楼大商人 第三十八章:终于明白

时间:2017-12-20作者:秦腔楚狂人

    谢思贤愣愣的不敢下定语,叶齐标却摇了摇头,说道:“学仁弟此言差矣,人过留名,雁过留声,这天下人哪有自己推却名声的,且他们那等禄蠹之家,最是好附庸风雅,万万不会有推脱名声的道理,所以说这词一定不是他写的!而且即使是他写的,他又矢口否认,黄口孺子,可见才不能继,也不足为虑。”

    听了,叶齐标一番分析,左攀斗微微一愣,思索了一下,点头道:“惟庸兄所言极是!”

    听此,谢思贤这才心中大定,向叶齐标拱了拱说,赞道:“惟庸兄心思缜密,道玄佩服呀!”

    就在此刻,话音刚落,就听门外传来钱海的低低的、却又焦虑的呼叫声:“少爷,少爷在吗?”

    钱海作为‘瑞丝祥’的掌柜一般不会到内府来,而且有客人在时这样呼叫就是失礼,钱海作为老张掌柜自然不会不会到这些规矩。

    所以听到钱海的叫声,谢思贤心里一惊,把头猛的一转,四方巾后面的两条长带都飘了起来,同时口中说道:“快进来!”

    钱海推门而入,见了叶齐标和左攀斗,知道他两人素来和谢思贤交好,因此只是微微一躬身,草草的行了个礼,便一边拿出贾环新印的《新都商报》,一边说道:“少爷,你看!”

    叶齐标和左攀斗本来是想告辞的,但见钱海只是拿出一张大纸,心里便感觉没什么,于是也凑了过去。

    这时谢思贤已经打开了报纸,《新都商报》四个大字赫然进入谢思贤的眼里。

    “咦,搞什么名堂,这商讯和商报有什么区别?”

    谢思贤看了愕然一愣,随即往下看去,只见第一页面正中央还是四个大字:头罗大陆。

    “这是怎么排版的,怎么把广告排在两侧了,真是轻重倒置!这斗罗大陆又是什么东西?”

    如此想着,谢思贤慢慢看起,叶齐标和左攀斗也是被这古怪名字引起了兴趣,然后里面稀奇的而设定立刻吸引了他们……

    待到该翻页时,谢思贤猛然惊醒:“这故事如此有趣,把我都能吸引……我今天印制的商讯和这商报一比,真是云泥之别!十五将去,有了它,谁还会理我那商讯!……我花了这么多钱,废了这么多心思,到头来竟是血本无归!我本以为他己穷极变化,哪知我却是徒留人笑话!”

    谢思贤平时自视甚高,又爱惜名声,想到这里顿时感到心里‘咯噔’一下,绞痛!

    “少爷,这报他们却是收费的,但只卖一文钱一张!现在很多人买……”钱海在旁边谨慎的儿说了句。

    “又卖文,又收商家费用,双赢呀!我还是没有想到……咳”

    听了钱海的话,谢思贤立刻感觉心上像被扎了一刀,忍不住咳了一声。

    而在这时,左攀斗却‘啧啧’了嘴巴,说道:“这故事真是奇思妙想,引人如胜啊!你们看完了没,翻下一页看看!”

    “等等”

    “他俩也被吸引了!这样吸引人,以后只怕越来越多人看……”

    谢思贤心胸本就有些狭窄,左攀斗和叶齐标的对话却像两记重锤狠狠的了他的胸膛,让他两眼发烟、气闷、心痛……

    钱海正战战兢兢的看着谢思贤,对刚才的行为他有些后怕。但早先贾环商报的出现就像一记猛棍敲得他心慌措乱。

    “这次少爷又没猜准!这招真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春!少爷这次真是栽到阴沟里去了……不知他盛怒之下会不会找我麻烦?他本就小心眼!”

    钱海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是注意谢思贤的一举一动……

    突然间他愣了一下,因为他看到谢思贤腰微微一弓,紧接着嘴角有红色的液体流出,随即红色的液体娟娟如溪流……

    “啊!不好了、不好了,少爷吐血了,快叫大夫!”

    钱海大惊失色,一边喊叫着,一边窜了过去。

    “道玄第!”“道玄兄!”

    “少爷、少爷……”两侧娇美的小婢也惊叫了起来。

    ……

    ‘天绫’记,原来的账房内,朱玉初一身雪白端坐在琴案旁边的书桌上,螓首蓬飞,美目低垂,桌子上铺开的正是《新都商报》。

    但看到最后一页时,朱玉初伸出玉手又继续往后翻,却露出了光亮的桌子面。

    “啊!没了!”

    朱玉初清秀而又飞扬的凤眉微微一蹙,晶莹玉洁的鹅蛋脸上露出了浓浓的失望。

    “郡主别急,明天还有,后面写着明天继续连载。”站在下方的张如松提醒了一句。

    “真是吊人胃口!”朱玉初撅着樱红小嘴嘟囔了句。

    “吊人胃口……”

    朱玉初又呢喃了一声,但随即她的眼睛像从乌云后跳出的太阳,一下子闪亮了起来,瞬间顾盼生辉,“好奸诈的小子呀!”

    至此她才从书中的情节里跳脱出来。

    “是呀!群主,小的刚才看时也是一下子就沉迷进去,还差点撞了人;呵呵,后来细细思索,贾少爷这招又是无中生有,真是神来之笔!另外这报纸还要钱,一文钱一张,虽然不贵,但买的人很多,加上广告钱,真是一箭双雕呀!如此奇思……”

    “什么?这报纸还要钱?”

    听此,朱玉初感觉天下便宜具备贾环占尽,惊愕之下,朱唇微微的张开了。

    “是的,郡主,不但这报纸要钱,而且版面还分等级收钱。”

    说着,张如松伸出枯瘦的手指,远远的侧着身子,在最后一个版面的边角处指了指,然后说道:“郡主你看,把我们的广告排这儿了!“

    朱玉初本意不在乎自家的广告位置,她在乎的两家如何相斗,以及贾环如何出招。此刻经张如松一提醒,这次发现自家的广告太泯然众人了!

    “怎么把我们的位置排的这么低?”

    朱玉初一边问着,一边翻看着故事两侧的广告,这是他才赫然发现每个版面的头版都是四王八公家的,还且还用了很大的字体,特别的显眼。

    “回郡主,这事我刚才跑去问韩山了,他说是他家少爷的意思,说什么好位置好价钱,郡主你看我们是不是……“

    “好混蛋!居然连我家也敢欺负!”说着,朱玉初凤眉一竖,‘啪’的一声拍了下桌子。

    张如松打了个哆嗦,他可是知道福王只这一个女儿,向来捧在手心里的,摘星星,要月亮都可以给的……

    半响,朱玉初才恨恨的说道:“要排在第一,按他的价给他!他长什么样呀,给我画出来!另外派个人监视他,哼哼!“

    “是是。“

    张如松一边回答着,一边替贾环悲哀——这小郡主可是出了名的任性霸道!
小说推荐